第一次上外屯发放真相资料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九日】那年春天,我干活回来,同修给我送来真相资料。我家里还存点,共计一百多份,我叠完传单,晚上十一点半,我对丈夫说:“我到甲村撒资料。”他说:“你一个人行吗?”我说:“行!有师在,有法在,怕啥,都干活挺累的,我不招呼同修了。”这是第一次我自己上外屯发放真相资料。

我走在一个村的水泥路上,边走边发着正念,心里不由得有一种很坦然,很自豪,很悠然的感觉,觉的师父一直在我的身边,而且还看七八位护法神跟我一起走。我看看月牙在云彩里时隐时现,听见树叶“沙沙”的响,我发着正念,我是大法弟子,去做最神圣的事情,救度众生,你们不管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都不要干扰我做证实大法的事情。有师父和我在一起,我是最安全,最幸福的人。我的身体越走越轻,好象真的要飘起来。心里美滋滋的,感觉自己真的是走在神的路上,有一种玄妙的感觉,从来没有过。

这些天接连不断的下雨,乡村没有铺沙石的道路,特别泥泞,好在今天没有下,还有点道眼。進了村,边发正念,边发放真相资料,才做三四家,看见路边有个小房打着灯,在炕上合衣躺着一男一女。门没关严。我给他家大门上也放了一份。刚到下家,听见大路上摩托车声,而且是往这面来的。我又马上发正念,但还是藏在了暗处。就听有人说:“我们一直等着你,咋才回来。”他们边说话边开大门,还有向这边走路说话声。我的心有点跳,声音越来越近,我的心跳得越来越快。心想不能是这家的人,但还是在东房山挪到了车的那面。我蹲在那里,脑子里立即想起了师父,有师父法身保护我,怕什么,大法弟子蹲在这算什么,我是神,谁也看不见我,我得做我该做的事情。走出来,大路上的人走没影了,那家一个女人正在关大门,然后进屋去了。这个村就一个队,还有一半资料,我又继续向前走,去了另外一个村。

在快发完资料时心想,这道路不好,有的地方还有水洼,我这鞋都没踩進泥里。正想着,一家打着灯,我往他家大门上放传单时,脚往西一挪。好!一个脚進泥里去了。我立刻悟到,我刚才不是起了欢喜心了吗?什么心也不能有啊!有,旧势力就钻你的空子。这个屯走了好象一半,资料发完了。

发完了资料,我双手合十,对尊敬的师父说:“谢谢师父!是您给帮我把资料发完了,谢谢!伟大慈悲的师尊!”

小的时候在地里铲地时,我曾问过我自己,我是谁?我为何来到这个世界?来到这里?看看天地,又看看四周村庄的人,我和他们一样吗?是伟大慈悲的师尊和这部神奇的大法解开了我几十年来这心底谁也解不开的迷。一九九七年新年,是我人生中最值得庆幸,最难忘的日子,就是这一天使我走上了返本归真修炼大法的金光大道。我一接触《转法轮》这部著作,“真、善、忍”这几个字,深深的吸引了我。炼功的第三天师父打出法轮给我调整身体,胳膊肘子往出冒凉风,使我久治不愈的产后风等疾病半个月一扫而光。二零零一年正月初十上北京证实法,村上缴了我家分的五亩半责任田,被卖出去十年。还非法判我劳动教养二年。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在劳教所里,我被邪恶洗脑邪悟了,并出现精神病态。回家后,在慈悲的师父呵护和同修的帮助下,我清醒了,从新走上了修炼正法之路。

同年秋天,一次上街办事,对道路不熟悉,我没有坐班车,我想,边走路边让有缘人退出邪党组织。走着打听道,帮助一位大姐退了团。又往前走了一段,看见一位小兄弟独自走,我对他边发着正念边问路,他说也不熟悉这条道。我看见那面有一帮人,我说:上那边问问吧。问明了路回来往前走,听见后边有人说:“打听着没有?”我回头一看,这真是有缘人,还是那位小兄弟。我指着那个方向,放慢了脚步,对他发着正念。我们讲了一些,现实生活被邪党迫害的事情之后,我又告诉了他三退,给他起了化名,他同意退了,又说出了自己的真名字。临别时,我又送给他一个护身符说:“祝你幸福,走好运!他高兴地接过护身符说:“谢谢!谢谢大姐,同祝!同祝!”

一天,同修给了我一支水笔,告诉我往电线杆上写字。这太好了!第三天晚上十一点多,我看月亮很亮,道路也很好。我丈夫睡觉呢,我给他写了留言条,自己在本村电线杆上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灭中共,快退党团队保平安!”写的心里真是爽快。前两年,我就有这样的愿望想往学校的墙上写“法轮大法好”,今天终于实现了。唉,没等去学校笔水用完了,我回家又打了浆糊,把家里十多张“三退”和“曝光”的标语又贴了出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