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修炼显神奇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九日】

(一)

我是山东诸城女大法弟子,从小体弱多病,听母亲说,我几岁时,得过一场麻疹,差点送了命。当时几家邻居的孩子也得这个病,没治好死了,我当时症状也很重,持续高烧,昏迷不醒,别人都说我不会醒过来了。母亲舍不得扔我,抱着一线希望找一老中医开了一付药。母亲将煎好的药一点点喂到我嘴里,就这样我奇迹般的活过来了。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依旧体弱多病,顽固性头痛,小腹时常剧痛,贫血等多种疾病,折磨的我整日无精打采,接着又患了心力衰竭。为治病,去过上海第二军医大学,去济南各大医院找过名医、名教授,他们都说这些慢性病,不好调治,只能针药配合,慢慢调养。

1994年我有幸修炼法轮大法,并幸运的参加了师父在济南办的第二次讲法班,在九天的讲课当中,师父亲自给我净化了身体,我当时就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同时也坚定了我修炼大法的决心。师恩难忘,我经常回忆师尊讲法的日子,泪流满面。

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下,我一步步走到今天,虽然有过坎坷,有过惊险,但都平安的走了过来。2004年7月中旬的一天上午,我骑自行车赶农集,走在公路上,突然一辆轿车正对着我开过来,眼看就要和我相撞的时候,我大脑中想起了法轮大法好,瞬间我的自行车紧挨着轿车错开,避免了一场车祸,我知道这是慈悲的师父保护了我。

以后的日子里,我经常给人讲我亲身经历的事,讲大法的美好,讲恶党迫害大法的罪孽,告诉人们天要灭中共,退党保平安。今后我要更好的做好三件事,不负师尊慈悲救度。

(二)

我是山东诸城大法弟子,女,今年62岁。我原来是一个多病的人,心脏病,动脉硬化,每天都吃很多药。修炼大法以后,我全身疾病皆无。由于我文化低,很想写我的心得交流,可拿起笔不知怎么写,这次我下决心一定要写,虽然理性的东西我不会写,我就写我修炼过程中的一些感受及遇到的神奇事。

1997年春节,我和老伴正下水饺,突然墙上贴的大福字飘進了锅里,把水和水饺都染红了。我和老伴都说今年说不定会有什么大福呢。就在正月初二那天,邻居大嫂告诉我说正月初五要举办法轮大法学习班,并说炼法轮功对身体非常好,我当时很高兴,就抱着治一身病的想法参加学习。结果,初五这天没能学成,邻居大嫂说来我家没找到我,其实这天我和老伴就在家里等着。后来我就参加了村里的学法小组,从此走進了大法修炼。

通过学法以后,我对大法有了新的认识,思想境界随之升华,知道了大法不止是去病健身,觉的大法的内涵博大精深,因此我对大法有了离不开的感觉,有空就想学,就想炼。

2000年春节期间,师父给我消了一次大业,我持续发烧一个多月,每天排尿二十多次,尿色又白又浓,家里人很担心,别人也说我是不是得了尿毒症。当时我连说话的气力都没有,但我心里很明白,我相信师父说的:炼功人没有病。我知道是师父在给我消业,由于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没有去医院也没有吃药,我的身体竟奇迹般的好了,连邻居们都说法轮大法确实神奇。

现在我和同修骑车外出讲真相,有时来回一百多里都感觉不到累,我知道我的这一切来之不易,师父为我付出了很多很多。我时刻感觉师父就在我身边,看护着我,每当想起师父为我承受的一切,我就感动的泪流满面,内心对师父的感激无法用语言表达。

99年邪党不断的播放污蔑大法的电视,我村大队的人将我们炼法轮功的全部都叫去,让我们看污蔑大法的电视,然后让我们每个人说自己的看法。大队副书记让我先说,我就说电视播的全是一派胡言,我不信,法轮大法教人做好人,并且做一个超常的好人,我原先一身病,炼了法轮功后全好了。听我这么一说,大队副书记没达到目的,很生气。

法轮大法这么好,却遭到这样的迫害,大家都觉着不公平,同修们就打算去北京信访办讨说法,可是由于多方面的原因,准备了四次都没去成。后来大家一致决定就在本地讲真相,我和同修讲了三十多个村庄。现在我们不仅讲真相,还劝三退。有一次我和同修到一个村去发资料,走到公路上我们在电线杆子上贴不干胶,被恶警发现,开着车追我,我骑上车就跑,心里想师父加持我,同时发出一念:叫邪恶定住,不要追了。回头一看,那车果然就停住了,但是当时还是有怕心,骑车不停的跑了五六里路,到了一个村庄才停下来。这时才发现我的自行车不知什么时候就没气了,当时没觉出来,骑的还飞快。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加持着我,保护着我。还有很多奇事,就不一一表述了。

我认为自己做的还很不够,比起精進的同修还差的很远,离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要求还有一定的距离,今后我要更好的做好三件事,决不辜负师尊对我的慈悲苦度,在最后的路上走好每一步。

(三)

我是山东诸城女大法弟子,1997年2月开始修炼大法,没得法之前我有很多种病,高血压,头痛,头晕,胃痛,腰痛,腿痛等,不知吃了多少药。一天,我的一个邻居到我家介绍法轮功,说她的一身病就是炼了法轮功好的,让我也去炼。

我一炼功就感到了大法的神奇,由于我动作不准确,当时能感受到师父的法身给我调整动作。几天后,我睡觉时就听到炼功的音乐声,十多天后,我炼头顶抱轮时,全身出凉汗,先吐酸水,接着呕吐,我坚持着炼完功,从此以后我全身的病都好了,真是舒服极了。

下面,我把我过的生死关向师父和同修汇报一下。我有两次骑三轮车被摩托车撞了,但我却平安无事,第二次撞得很厉害,三轮车和摩托车都压在了我身上。骑摩托车的人赶紧问我:大娘,撞着你哪里了?我起来对他说:没事,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

再一次是2001年12月1日晚上,我煤气中毒12个小时,醒来后啥事没有。还有一次我正走着路,突然晕的站不住了,就倒在了地上。当时我头脑很清醒,心想:我是炼功人,这样对大法影响不好。我就喊师父,叫了两声很快就好了,回家后才发现我的衣服都被磕破了。

这几次遇险,都是师父保护着才安然无恙。正如师父在《转法轮》里说的“以后你们会明白,我都给了大家一些什么东西。”我真正体会到我的一切都是师父给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