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凌海市邪恶之徒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网2006年2月1日】

凌海市善良的人们:

您可知道,在中国的大陆,在您的身边,正在发生并已持续六年多的对法轮功的迫害有多么残酷、多么暴虐吗?

法轮功深受世人欢迎

法轮功是由李洪志老师于92年传出的气功修炼大法,以“真、 善、忍”宇宙最高法理为指导,修炼心性。修炼者必须重德、行善,做好人,言行必须符合“真、善、忍”法理标准。李老师传功时深受广大炼功者欢迎,各地气功协会纷纷邀请。李老师在全国各地公开办班传功。在92年北京东方健康博览会上,被誉为“明星功派”。全国上亿法轮功学员普遍道德回升,身体健康,对家庭、社会、国家和人民都百利而无一害。后来李老师被世界各国邀请传功,现在法轮功传遍世界70多个国家和地区,深受世界各国政府及人民的敬仰和赞誉。

邪恶迫害法轮功

这样一部深受民众敬仰的高德大法,却遭到了江泽民与中共的迫害、打压。99年4月天津电视台公开播放不符事实的诋毁法轮功的新闻,把李老师教人修心向善,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的大法歪曲为“歪理邪说”,欺骗广大世人。各地派出所警察到学员家骚扰。为此法轮功学员在99年4月25日和平上访中央政府。上访的学员静静的站在路边,没有口号,没有标语,没有伤害一草一木,北京市一切秩序井然。学员们的目的是想用实际行动告诉自己的政府:法轮功好!我们都是亲身受益的。请允许我们炼功。当时的国务院朱总理接待了法轮功学员代表,给了合理的答复。结果总理的批复被江泽民、罗干扣压,电视台又把学员的和平上访说成是“冲击政府”。

7月20日开始全面迫害,江泽民说“要在三个月消灭法轮功”,要把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从此全国各地开始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各地派出所到学员家中搜书、毁书,强迫学员人人表态放弃修炼。如不放弃信仰坚持炼功,就开除公职、刑事迫害。

面对无理而非法的迫害,法轮功学员依照宪法赋予公民的信仰自由的权利、向政府和有关部门申诉、上访的权利,纷纷走出家门,向各级政府部门上访,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而法轮功学员得到的答复就是非法抓捕和暴力迫害。

辽宁凌海市部份迫害案例

2000年农历新年期间,辽宁省凌海市拘留所非法关押了几十名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不放弃修炼坚持炼功。

一天早晨,学员们开始炼功,恶警所长王洪余手拿专门用于打人的黑胶棒子,闯进屋里猛打学员,学员们被打倒在地板上,双腿至臀部被打的青紫、肿胀。满凤军、费木珍被打的一个多月不能正常行走。张玉霞腿肿的毛裤紧紧箍在腿上脱不下来。吴艳秋被王洪余叫到值班室毒打,腿瘸了好长时间。

一天晚上学员们炼功,恶警王洪余不让学员们穿鞋,站在外面冻着一层冰雪的大煤堆上好长时间。学员们的袜子都冻在了冰上,腿都冻僵了,不会走路了。一天半夜里,学员们炼功,恶警王洪余逼着学员们在外面冰冻的地上坐到天亮。

恶警王洪余每天都挨个指着学员问“你炼功吗”,学员只要说“炼”,他就用各种手段折磨。当时被关在5号牢房里的几位学员都说炼,王洪余5天5夜不让他们睡觉,长时间逼他们坐在外面冰冷的地上、水泥台上,有时还逼着站在院子里背阴处寒冷的地方。

有一天,恶警王洪余他让学员们在院子里排队站着,命一个年轻的警察棒打5号牢房里的学员,每人5胶棒。这个年轻的警察打了几个人后,王洪余说打的不够狠,他夺过胶棒拼命的打,十七位学员都挨了他的毒打。

还有一次,姓杜的警察问2号牢房里的学员炼功吗?6人说:炼。他就不让他们穿棉衣服,只穿着单薄的内衣整整在外面冻了一夜。开始时,脱了鞋坐在冰地上,过一段时间出来问:炼不炼了?没人说不炼。这6位学员一直被冻到天亮。

有两位建业乡的女学员打坐炼功被发现,王洪余让她们大字形站立,并用一根方木棱狠打她们。木棱打折了,就找来一根胶皮铁芯电缆线继续打,打累了就坐在地板上喘气,喊来普通拘留人员帮着打。等王缓过劲来继续抽打,他们打学员的后背、肩和胳膊。直到两位学员被打倒在地起不来。其中一位被打得大口呕吐。王又用穿皮鞋的脚使劲的踩学员已被打伤的腿。

11月份的一天,一位被非法拘留的叫景岗山男学员,因说“法轮大法好”,被王洪余用木棍打倒在地后,继续毒打。把木棍打折了几节。然后又把他拉倒外面去冻着,这位法轮功学员身上没穿棉衣在寒冷的天气里直到冻僵倒在地上。

凌海市法轮功学员孙继平与丈夫周永林一起于2000年2月12日去北京上访,被劫持到天安门派出所。那里的警察抡着拳头狠打周的头和脸,打倒在地后又用皮鞋狠踢。孙继平和另一外地男学员被警察把左臂从肩头上,右臂从腋下拧到背后用手铐把两腕紧紧铐在一起,双手都变成了紫色,双臂失去了知觉。被送到凌海拘留所时,大有乡派出所马学东抓起放在桌上的胶棒抡起来抽打周永林的后背,边打边骂,打累了才扔下胶棒走了。王洪余抓起胶棒接着毒打周永林的后背、臂和腿,然后又抡着胶棒毒打孙继平。这两位学员被打的遍体鳞伤,不能走路。

2000年9月30日晚8点多,大凌河公安分局副局长张波带着派出所的三个片警和一个司机闯进周永林、孙继平夫妇的家非法搜查,抄走了大法书、录音带、录像带,两位学员与他们理论,不让他们带走大法书籍,恶警司机用拳头打孙继平的上胸肋骨,然后两个警察把她拖上警车。恶警张波用拳头打周永林,周永林说,“警察怎么打人?”张说“打你咋的?”

恶警把两位学员非法劫持到公安分局关在两个屋子里,张波抡起双掌狠打孙继平的嘴巴,不知打了多少下,打累了又狠狠的踢了一脚。他们又逼孙继平大字形站立。那个司机找来一根比手指粗的铁棍抽打孙继平的后背和肩胛骨,孙继平的脸被打肿,腿被踢破,后背留下了道道紫色棍痕。同时在另一个屋里的周永林受到同样的毒打。毒打后恶警又把这两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到拘留所,后又非法劳教。

马三家迫害法轮功学员恶行

六年来,马三家教养院先后非法关押了4000多名法轮功学员,他们强迫学员“转化”、放弃对“真、 善、忍”的信仰,利用各种残忍手段折磨学员,有的几天几夜不让睡觉,有的被逼长时间蹲着。

2002年10月,法轮功学员孙素清被恶警用手铐双手举过头顶铐在暖气管子上多天。

2005年3 月底,劳教所把坚定信仰的学员都集中到二楼“咽管”。法轮功学员们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拒不穿劳教服,恶人就打他们。沟帮子法轮功学员孟桂秋被恶警所长苏静和几个警察用手铐铐起来,打嘴巴,揪头发往铁床上撞。苏静恶狠狠地说:今天我就拿你开刀。

葫芦岛法轮功学员陈立光不穿劳教服,被恶警郭文秀打嘴巴,踢腿。站在旁边的学员王曼丽说:打人犯法。恶警刘春杰过来打王曼丽一拳,又打了几个耳光,踢了两脚。他们把陈立光拖出去又是一阵拳打脚踢。

因多名法轮功学员不穿劳教服被毒打,有几十名法轮功学员绝食抵制迫害。几天后,恶警开始灌食迫害。一群恶警把法轮功学员按倒在地,有的拽头发,有的按前额,有的用脚踩胳膊,有的坐在肚子上,有的坐在腿上。劳教所恶警大夫曹玉杰拿着一根铁钳式的东西(开口器)撬开法轮功学员的牙,把开口器使劲插进学员的嘴里,把舌头、上腭都戳烂了,然后把学员的嘴撑开到最大限度,拿勺往嘴里灌玉米糊,灌一勺,紧紧捏住鼻子,法轮功学员被窒息的挣扎,玉米糊弄的脸上、脖领上、身上和地上都是。

一天,警察们拿来饮料瓶嘴插进学员嘴里,往瓶里灌,同时用毛巾紧紧捂住学员的鼻子。学员的头、身体和四肢都被按的死死的,动不了,喊不出,嘴里满瓶的糊糊,无法呼吸,一吸气,面糊就会呛进气管,呼气又呼不出来。恶警解成栋恶毒的说:这个办法好,象漏斗式的多做几个。还有一个警察阴险地说:下鼻管太舒服了。

盘锦法轮功学员李宝杰被憋的停止呼吸,恶警把他面朝地往外控嘴里的面糊,后送进沈阳医大,抢救无效,李宝杰被迫害致死。还有王曼丽、王金凤、孙继平都被迫害致窒息状态,极其危险。

每当警察来灌食时,法轮功学员们一起喊“法轮大法好”!一天上午灌食后,恶警对孙继平说:就你喊的声大,是不是想换个地方?随后把他拖到值班室,用手铐把她铐在暖气管上。下午灌食时,孙继平又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张环左右抽打她的嘴巴,直到她大喊“警察打人了”,才住了手。又一次灌食,孙继平照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崔红恶狠狠说:今天你敢喊,你喊一声,我就打你一个嘴巴。孙继平说:不许打人,迫害大法弟子有罪。然后高喊:“法轮大法好!”,结果喊了几声,就被恶警打了几个嘴巴子。孙继平还在喊,又上来几个警察,把她拖到值班室放在地上,崔红拿出电棍打开啪啪放光,电孙继平的嘴,电完,又用布堵住孙继平的嘴,用手铐把他铐在暖气管上,当时的孙继平已十分虚弱,走路扶着墙都走不稳。

有一次灌食时,法轮功学员们齐声高喊“法轮大法好!”警察把孟桂秋拖出屋去,给她铐上手铐,抬进小号,拿来录音机播放诽谤大法的录音,逼法轮功学员听。到下午又继续播放,法轮功学员张佩英高喊“法轮大法好!”,接着法轮功学员姜桂云、董敬雅和孙继平都喊“法轮大法好!”。恶警谢家全把张佩英拖出去,董敬雅关了前面的录音机,孙继平关了另一个录音机,谢家全踢她的小臂。第二天又踢她的小臂,她第三次关掉了录音机。随后,姜桂云和董敬雅被手铐铐在床头,孙继平被几个恶警拖走,和张佩英一起被铐在三角库的铁架上,恶警谢家全边拖边踢孙继平的腿,然后又拿来录音机放在两位学员的面前让她们听诽谤大法的录音。她们高喊“法轮大法好!直喊到晚上。

法轮功学员张佩英被关进小号;孙继平处于半昏迷状态,当时孙严重贫血,坐都坐不住,直到7月27日劳教所才把生命垂危的孙继平交给了她的儿子。

以上所述事例只是6年多来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冰山一角。这是江泽民和中共犯下的弥天大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