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同修间馈赠的切磋


【明慧网2006年2月10日】关于馈赠,作为一个大法修炼者该如何面对?谈谈自己的点滴认识,和同修们切磋、共勉。

记得被关在看守所时遇到一位同修,不足一米五的个头,稍胖,白白净净的,她的一举一动令我难忘。她進京证实法被抓,七八个同修关在一起,大家想:我们是大法弟子,决不配合邪恶,让锁打开。奇迹出现了,那锁发出清脆而轻微的声音,真的开了。同修们开门时想:大门啊,你别出声。结果门一点声响都没有的开了一个容一人出去的空,同修们立刻离开现场。这位同修和另一位同修抄小路走脱了。(后来听说顺大路跑的同修又被抓回去了)就这样两位同修开始了流离失所的修炼历程。

在流离失所过程中,她也接受过同修的馈赠,但极少。她说她们去了山东一带,一路打工,省吃俭用,更多的钱用来做资料去散发,讲着真相,救度着众生。她还说,有时也有人心返出来。比如,在某市委住宅楼区送水时,一瓶瓶的纯净水扛着送往各家,时不时碰到居家过日子的人们,说说笑笑,三三两两,出出進進,猛然间也想起自己的丈夫、儿子……不由自主的掉眼泪。但一想起自己是大法弟子,心中的苦就没了,力气也大了,大瓶的水却很轻松的扛上了5楼。

一年多以后,她回到了家。她的做法一直令我感动,我真的为她那么小小的身躯竟能承受那么大的苦难而赞叹。

身边还有一位全家流离失所来本地的同修,她几经打工,刷过碗,洗过衣,看过自行车,开过小卖店。有时候找两份活,一份月薪400元,但占用时间太长,影响学法炼功,做真相,就辞了一份。一家人住在廉价地下室,冬天还好过点,夏天阳气上升,地缝渗出的都是水,那个潮啊可想而知。一家人吃的苦在旁人看着都惊叹。然而她走过来了,现在开了小吃部,效益不错,交了房租,还了欠款,供两个孩子读完了书,又学了技能找到了适当的工作。还把公爹接来而且照顾得很周到的。借同修的钱,同修怎么说不要了,可她还是坚持还了,她说她是修炼人。

邪恶的迫害已经过去六年多了,风风雨雨中同修们都经历了许多,法都在天天学。关于馈赠是怎么对待的呢?是不是都像前面说的同修那样?

有一种情况,咱俩坐车,你正好没零钱,我替你买了一张票,一元钱。回头非还我不可;到你家去,你扒了一个香蕉给我,说什么也不吃;或者坐车故意抢着买票,生怕别人为自己花钱。我觉得这太谨小慎微了。常人就说这修炼人怪怪的。

另一种情况就是流离失所的个别人,完全靠同修帮助,吃、穿、用无一不是如此,几年来一直是这样,好象流离失所就是接受馈赠的理由,同修给找了活都不去干。

从法中我这么悟,同修真有困难不帮不行,被帮者完全依赖就不对了。一个大男人住在同修家里,就是常人也得不好意思,可这同修却不以为然,还在那儿哭穷说什么家里没钱,孩子怎么瘦。这么说吧,如果这孩子是孤儿,年龄又小,同修们把他们的费用全包了都行,可他们自己也不小了,父母岁数也不大,完全可以挣钱养活自己,又都是修炼人。

师父可从来没说过放下人心,放下情,就不尽家庭责任啊,更何况靠工资生活的同修也是省吃俭用的在为法付出,你三百、他五百的送去做资料在救人呢,大家真是源源不断的在送。给流离失所的同修送吃的,穿的也是源源不断,没有时现买也给。

几年过去了,回头想想,这么做对吗?弄得流离失所的个别人成了习惯,成了理所当然。如果个别人完全依赖是个执著,那么源源不断供给的同修就是在纵容,甚至在放大他的执著。不是吗?长期以来,我也真的送了不少,一直觉得不妥,就是没好意思说出来,等着他们自己悟到、做到,可一直到现在还在条件那么不妥的同修家住着,难道这种做法非要持续到法正人间不成?师父可是叫咱们边工作边证实法呀。

我们都在天天学法,可修炼过程中如果不能不断的去掉自己的执著心,那就不是修炼人。虽然也做一些大法的事,是不是有条件在做呢?修炼人的流离失所可不是常人的避难啊!

更何况我们都懂得不失不得的法理,欠修炼人太多也不是好事啊!师父在法中多次讲到花钱和色心不去的问题,而且讲的那么严肃、严重、严厉,难道几年了都警醒不了个别人吗?学法不修心等于白学,天天学法,照样我行我素,这怎么能行呢?说实在话,我真的为这一类同修难过,因为到现在仍然一如既往,毫无愧色。这种源源不断的给予,我是不做了(不包括为法的付出)。

我真诚的希望馈赠的同修和接受馈赠的同修,都考虑一下该如何面对,用法衡量吧。同修之间该帮的一定要帮,别走极端啊!让我们都做的更好,好吗?

我知道自己也有许多人心没去,悟的不一定对,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