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就在我们身边


【明慧网2006年2月11日】昨夜拜读师父《2005年旧金山讲法》时,看到有人提到大陆有些学员被邪恶夺走了生命,认为没有得到大法和师父的保护,大有埋怨之意时,我为师父心疼得落泪了。度人真难啊!几年来,我一直为没有胆量去天安门替师父和大法说一句公道话而自卑、自责,现在,我要努力把我所得到的师恩陆续写出来,以正视听。

师父在《走向圆满》中讲道:“目前旧的恶势力对大法迫害的最大借口之一就是说你们的根本执著在掩盖着,从而加大此难,要把这些人找出来。”我就是属于要找出来的人。

我是96年得法的。如果不是师父从地狱将我捞出来,我不知死过几次了。我当时身患糖尿病二十多年,还有过敏性紫癜、高血脂、脑动脉硬化、三叉神经痛、眼底微血管瘤、脂肪肝、窦性心律、喘息性支气管炎、双臂肩周炎、神经性腹泻、多发性子宫肌瘤等妇科病、头顶长包(鹅蛋大)、双脚底水泡转为脓泡,手指、脚趾先后发黑、化脓、结痂(猪蹄一样),左踝长疽、迸发三次、肢冷,还有许多零星的病太多了。是师父慈悲呵护,我才有了今天。

尽管我得法较早,但是做的不好,走走停停、停停想想再走。炼功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学法走马观花,只记老师讲的法,具体用时却找不到出处。虽然如此,师父仍没有放弃我。因篇幅有限,此次只举一例。

2004年上半年,周围的同修中出现了几例突然去世的现象,我也几次出现脑动脉突然胀痛、血流加速、心脏不适的状况。但我立即想到师父说:“只要你修炼,我就在你身边。只要你修炼,我就能够对你负责到底”(《在美国讲法》),“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法轮佛法(在悉尼讲法)》)我立掌发正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

正念一起,那个状态很快就消失了。就是几分钟,甚至是几秒钟的时间。由此,我明白了,那些突然离去的同修可能遇见了类似的情况,来不及或者没有想到自己是炼功人喊师父保护他们时就被邪恶夺去了生命,造成了负面影响和遗憾。

2004年9月初,由于炼功,我身上的病都好了,人也变的年轻、漂亮,大家说我“是一个心头充满阳光的人”,没有了苦难的痕迹,每天快快乐乐做着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欢喜心、显示心也悄悄的萌芽了。左膝髌骨处长了一个鸽蛋大的紫色水泡,接着流紫色血水并开始溃烂。在亲属和单位领导的双重压力下,我怕心起来了,住進了医院。化验结果是血糖16.84,餐后糖27.87,酮体4+,糖尿病科拒收,无奈住進了骨科。我整整发烧了两天两夜。周一上班会诊时,腿肿的很粗,伤口有小碟口那么大,里面是高粱米汤样的脓水,中间有鸡蛋大面积的肌肉坏死,长满了黑茸茸的毛,小腿、脸上泛着黑气。主治大夫35岁左右,浓眉大眼,1米80个头,不给我打止痛针,也不给我吃止痛药,用约八寸长、二厘米宽的大镊子使全力挤压伤口。当时疼的我“哎呀”直叫,二姐叫我注意形像。我一下想到被迫害的同修遭恶警酷刑的情况。

谁知念头刚一出,一个脸盆大的法轮显现在病床上方的东北角处,转脸再一看,四个同样大的法轮在东南角很深的空间旋转着(现在才悟到那是个更大的法轮啊!)我一下清醒了:我是大法弟子,我是炼功人啊!接着想到一篇经文中讲到的一个受到迫害的大法学员只知喊妈不知喊师父的事,心中马上喊道:“师父救我!加持我!法正乾坤,邪恶全灭!”

这次住院,教训是深刻的。同修帮助我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炼功是为了治病,戒药是为了省钱,我并不是一个真修者。那么,什么是真修呢?能不能真修呢?我第一次认真思考这个问题。写到这儿,我悟到:师父真的就在我们身边。即使是闭着修的学员,只要改变一下自己的观念,细细体悟,就能发现这点。遇到魔难的时候要想到自己是炼功人,李洪志大师是我的师父,谁就不敢伤害你。那种不好意思惊动、劳驾师父的观念正好是旧势力的东西。

“万古艰辛只为这一回”,师父为了救度我们已辛苦看护千万年了。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是师父身上的一个细胞,是师父生命的一部份。每个大法弟子都能功成圆满,是师父最大的心愿。不要用人的观念去看待师父啊!

农历新年到了,请允许我向尊敬的师父道一声:师父!您辛苦了!家乡的弟子们想念您!我一定坚修到底,金刚不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