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着电棍的马三家恶警对着受难者狂笑


【明慧网2006年2月11日】我是一名刚从马三家出来的大法弟子。提起马三家,许多大法弟子和世人都知道它是邪恶势力的黑窝,那里的恶警干尽了迫害大法和大法徒的事,真是十恶不赦罄竹难书。

我因拒绝洗脑“转化”,被恶警使用了电棍、上大挂、吊、绑、打嘴巴、加期及实施一系列酷刑,我也和许多坚定的大法弟子用长期绝食的方法反迫害,使邪恶的目的不能得逞。

2002年12月,经过几个月的绝食后,我被恶警张春光强制罚蹲十天,后又被绑吊在办公室2夜,上大挂(即用手铐把双手吊铐在暖气管子上,双脚离地悬起)。在楼道里被强行绑腰数小时,又被双手铐背后,双腿被绑成双盘的姿势几个小时进行折磨,时间一长,真是筋骨欲断,痛不欲生,我疼痛的惨叫,过后我昏了过去,又被恶警张春光用电棍把我电的心抽、腿颤、天旋地转,痛的撕心裂肺,可恶警却丧心病狂的笑。

几年来,马三家劳教所为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使尽了招数。它们不但从肉体上摧残大法弟子,还从精神上威逼、恐吓,折磨大法弟子,天天播放杀人、自杀、自焚等栽赃造假的电视片,逼人写感受、批判文章,用被强迫转化的人包夹围攻坚定的大法弟子。有的人受不住精神折磨被迫害的精神失常。它们还不断的变换招数进行迫害。

2003年末,恶警让大法弟子去炼什么八段锦功、太极拳等,就是不许炼法轮功,不服就罚你。大法弟子张春梅因坚持要炼法轮功,被绑在椅子上不许睡觉,几个人看着,有时厕所都不让去。

2003年11月份,我因不练太极拳,被恶警张春光罚一个月不让睡觉,由十几名被转化的人轮流看管,一会也不许合眼,直到被迫害的得了眩晕症,整天头晕呕吐不止,头发一把一把往下掉,脸瘦的剩一小条,身体极度虚弱,体重只有几十斤时,才被关回牢房。

2003年12月,由大连、沈阳、锦州,葫芦岛等地警察组成的“帮教”团,对大法弟子进行了又一轮的迫害。光天化日下,它们大打出手,使用电棍、绑腿、打耳光、用书砍脑袋罚长时间蹲着不让动等,在恶警们轮番用书砍大法弟子头部几个小时后,弟子们的头上全是血口子和肿起的包。

酷刑根本动摇不了正信正念的大法弟子,迫害的结果只能更加坚定他们走正修炼的路。2004年,马三家大批坚定的大法弟子纷纷以法律手段维护自身的权益。写信直接揭露恶警执法犯法的罪行,反迫害。恶警费尽心机将100多名大法弟子严管,不让家属接见在监管中用虐待方法对待,让长期坐小板凳,不准说话,吃粗粮,关小号等,使这些坚定的大法弟子身体越来越差,有许多人血压低压只有30到40毫米汞柱高,低于正常值许多,经常眩晕。这样不得不一次次的送医院,每次检查再花上200~300元(强迫大法弟子出钱),达到它们加重迫害的目的。

为了反迫害,许多大法弟子绝食抗议,有的绝食长达8个多月,恶警不让家人接见,又用欺骗手段向家属勒索钱财,有的被勒索3000元等数目不等,家属也不知花的是什么钱。

马三家恶警对绝食大法弟子暴力灌食手段极残忍,场面惨不忍睹。恶警还找来外单位男恶警帮助行凶,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有的被打嘴巴将耳朵都打聋了,有的被送小号关押,有的被强行灌食迫害致死。

2005年4月7日,有20多名恶警参与对大法弟子李宝杰暴力灌食,有的坐在李宝杰的胸部,有的坐在腿上,有的压着胳膊,还有的摁头、揪头发的,恶医曹玉杰拿着大叉子,把李宝杰的嘴摁住,李宝杰喘不上气来,当场窒息,4月8日死亡。

恶警一大队队长李明玉、副大队长谢成栋对50多岁的大法弟子许青燕拳打脚踢,许青燕脸肿的变了型,牙全被打活动了,不能吃饭,它们还不让她上厕所,许青燕患有子宫瘤,被打的胸闷,喘气急促,还遭辱骂,直到病危,才被放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