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生命为证实大法而存在


【明慧网2006年2月13日】2002年底,而立之年的我患了淋巴癌,原发病灶长在胃上。胃切除2/3并做了术后化疗。即使这样,到2003年6月仍然发生了转移。医生说多则半年少则三个月……,保险公司还赔了10万元钱。当时的我真是惨不忍睹:体重从120多斤降到100斤;头发全部掉光;手上、脸上长了好多黑斑;不能吃、不能喝,每天靠米汤维持,在死亡线上苦苦挣扎着。

就在这生死关头我幸运地遇到了法轮大法

我娘家有一个邻居是修大法的。有一天她来跟我妈说,看我太年轻,怪可惜的,想救我。我妈就告诉我说炼功能救我的命。我就问:“是不是法轮功啊?”我妈说:“是。”我说:“不学。”我妈说:“人家好心说救你,我怎么跟人家说呀?”我说:“您就说我练××功呢。” 其实我什么功都没练。

当天晚上,我脖子上长出两个拇指大的硬疙瘩,吓得我哭了起来。因为我曾听病友说过,脖子、腋下等处是淋巴集中的地方,一旦长出体外就活不了几天。我对妈妈说:“这回我活不了啦,都长出来了。”我妈听完立即从沙发上站起来出门走了。等她回来时手上拿着一本《转法轮》。她告诉我人家说看这本书能救你的命。

我本来不相信一本书能救我,但我又怕死,心想:甭管他,是根稻草也先抓住试试。抱着这种心态我开始看《转法轮》,而且当天就看完了第一讲。第二天早上头一件事就是摸脖子上的包。多大的执著心呀!没想到包居然缩小了许多。我高兴坏了,心想:“嘿,还真管用。”赶紧接着看书。第三天脖子上的包就没有了。这时我有点儿相信了,但还没认识到“法”是什么。

晚上妈妈带着我去了给书的同修家。通过同修的引导,我总算对法有了初步的认识,但仍然在吃着中药。第七天装药的瓶子突然无缘无故裂了,我心里动了一下:“是不该吃药了吧?”可还是吃了当天的药。隔了半小时又吃了点儿饭。这时忽然恶心呕吐起来。我看到吐出的全是药汤。太令人不可思议了,先吃的药后吃的饭,可吐出的全是药没有饭。这时我才明白是师父在点化我:我不应该吃药了。从此我对法又加深了认识,开始有点儿用心了。

看完一遍《转法轮》时,从以前吃点儿流食都难受到能随便吃了,前后总共才十天的时间,我就能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了。这对我来说太幸福了。仅过了一个月,光秃秃的脑袋上就长出了一层黑黑的头发,人也开始长肉了,身体不断的好转。这進一步加深了我对法的信和更深的认识。这时,我开始走入真正的修炼

师父在法中说:“这里可不治病,我们是清理身体,名词也不叫治病,我们就叫清理身体,为真正修炼的人清理身体。”师父还说:“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转法轮》)我明白了,师父不给常人治病,只给真修弟子净化身体。我身体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化,慈悲的师父已经把我当成弟子了。可我是真修吗?当时我并不知道什么是修炼,我只知道按着书上的要求做,身体就好受。所以当时许多关我都是强忍着过的,因为我不敢不按法的要求做,我曾经太痛苦了。

每天我都去同修家叙述一天发生的事情,自己在法上是怎么想的,在行为上是怎么做的。同修引导着我在法上认识问题,生活中的每件事怎么结合着法去悟,按法的要求去做。其实就是引导着我逐渐的走入实修。但当时我并不知道这就是实修了。就这样我迷迷瞪瞪的“修”了过来。直到身体完全达到正常人的状态。这时我才知道为什么我能幸遇大法。

可当需要我证实法时就出现问题了。由于大陆的环境不好,大法遭到邪恶的严重迫害,加上邪灵的恐怖,我的怕心、私心等各种执著心全反映出来了。刚开始我只敢和自己家人说, 可由于我的实际情况经常有人问我:“你现在好啦?”“真”、“善”、“忍”三个字,头一个就是“真”。就算我只从表面理解,只从做人的良心出发,我也得说一句实话:“学法轮功好的。”就这样,我只是凭着自己的良心迈出了证实法的第一步。

其实当时我并不知道这就是证实法。大法弟子必须得证实法。后来,通过学法我才认识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与任务。我在学法中不断的提高,在同修的帮助下开始由被动变主动,从刚开始一个人在做证实法的事,到现在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证实法、救度众生是我的责任与任务。师父在法中说:“大法弟子的责任哪,不是为了个人圆满,而是在证实法中救度众生,那才是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北美巡回讲法》)。

由于我的特殊情况,在做救人的工作时比较顺利。所以证实法的效果比较好。可我认识不到这其实是同修引导我走入实修身体发生变化本身的作用,只要我说一句实话就能证实法救人,而不是我自己有多大的能力。这是法本身的威力所在。由于认识不清,自己的欢喜心、显示心不断膨胀,开始产生了自满的心,甚至看不起周围的同修。这时我婆婆突发脑淤血导致偏瘫。看到她太痛苦,我也想让她入门学法。我简单的认为同修能引导我走入实修而达到身体的变化,我同样也能帮助我婆婆。然而在实践中,我发现自己学法学得太少了,根本就不能在法上帮助我婆婆,我个人修炼是多么的不扎实,所理解的法很多都不是我自己悟到的,大部份都是感性认识。只通过身体的变化能证实点儿法,这还是因为我有便利条件,而这个条件还是同修帮助创造的。同修能帮我是因为他在个人修炼阶段、洪法时期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他已经从师父的法中得到了能帮我解决问题的法,而我只不过是在正法时期,当我身体出现接近死亡的状态时周围有修得不错的同修,有好的修炼环境,才在师父的安排下幸运的被选中,成为证实法的一份子。

大法给了我新生,师父救了我的命。师父在法中说:“但是有一个标准,超出你的天定、原来的生命進程,以后延续来的生命,完全是给你炼功用的”(《转法轮》)。而现在是正法时期,我延长来的命必须都用来做师父要求的三件事。然而要想跟上正法的進程,真正做好三件事,只有多学法,掌握更多的法才能有智慧去讲清真相、揭露邪恶。后来,在同修的引导下看师父不同时期的讲法,在同修的帮助下,慢慢的我也能讲真相了,逐渐的真能做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了,而且越来越完善。

在这个过程中我明白了,只有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才能更好的理解法;只有多学法才能真正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像我这样靠大法延长来的生命,更应该清醒的认识到自己“为什么而存在”,答案只有一个:为了证实大法,救度更多的众生。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