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治天治——写给从事中共特务职业者


【明慧网2006年2月13日】人不治天治。这是《转法轮》里的话,是真正的天理、天规。

中共这个邪魔,为了在人间行邪作恶,批判有神论,批判“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编造无神论的歪理邪说,蒙骗其党徒与“信众”,使之不相信“三尺头上有神灵”,不相信“苍天有眼”,诱骗其“天不怕,地不怕”,“党叫干啥就干啥”。结果,有些人就被驯化成了无恶不作的爪牙。在这方面,中共的特务是最突出、最隐蔽、最卑鄙、最可怜的典型。

继2004年6月28日曾庆红出访南非雇凶枪击法轮功学员梁大卫恶性案件之后,不到20个月,2006年2月8日中午,中共特务又在美国亚特兰大制造了大白天入室袭击法轮功学员李渊、抢劫电脑的恶性流血事件,将其国家恐怖主义的极端流氓本性发挥和暴露的一丝不挂。

针对这个事件,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于次日发表新经文《除恶》指出:“从现在起,我与众神完全撤掉人类这种职业的前程,撤掉在99年‘7.20’之后所有中共恶党制造出的流氓特务的人生福份,叫他们在自己造下的罪恶偿还中走完极短的人生。特别是所有参与和策划亚特兰大事件的人,他们的人生福份将全部被撤掉;从现在开始,他们将会在还恶业中生不如死,而且会很快的一个个的死去后下地狱。如不悔改,所有海内外的中共特务都将面临同样下场。我是在救度一切众生,不想有未来的也不能叫其毁掉众生得度的机会。”

那些小黑爪牙们自以为干的很隐秘,好象真的“神不知、鬼不觉似的”,其实,那帮东西(真的已经不配再被称作人了!)哪里想的到,邪灵用无神论挖掉的是你的良心,蒙蔽的是你的耳目,给你换上的是狼心狗肺,使你完全变成了便于其随意驱使的鹰犬。有些从事特务职业的人说,“我是吃这碗饭的,没办法”。但这话出于不同的人之口,意思是不一样的。有的是无奈,有的是搪塞,有的是推脱,有的是“卖乖”。在这儿,对于拿这种话“卖乖”的,不想说什么了;只想对别的人说,大家都应该理解天理!

哪一碗饭,人也都有不同的端法和吃法,但并不是什么端法和吃法都符合天理,违背天理的端法和吃法是吃不开的!

妇孺皆知的《铡美案》里的韩祺,在接到陈驸马的暗杀令,个人良心与饭碗、职业道德与所谓岗位职责(这种事其实并非真正是应有的职责)发生冲突的时候,他没有昧着良心拿职业道德就着人血当饭吃掉,所以他的选择就成了千古佳话。

中共邪教一开始就是通过蛊惑人们与中华优良传统彻底决裂而在缝隙中立足的,一直以来不容人自己独立选择,只是一味的教人“把一切献给党”(用“舍己为人”的词儿,最终也是归结为“舍己为党”),从不教人“杀身成仁”、“舍生取义”(反而经常通过“大批判”和文艺形式嘲笑这些)。对于其特务们,它只有诱逼愚忠的紧箍咒式的“忠诚教育”。但是无论如何,为了保自己的饭碗就去砸别人的饭碗,甚至去害别人的性命,天理不容啊。

李洪志大师告诉大家,特务“这些人在神的眼里是最下贱有罪的人、是撒谎者、是破坏人类道德者,人格表现是卑鄙和无羞耻的,行为是有罪的。”而“那些文学与艺术作品中把这种职业的人描绘成英雄,那是政治需要,那是民族主义的需要,那是权力的需要,那是人说的英雄。”(《除恶》)事实上,如果为了饭碗和钱“党叫干啥就干啥”的愚昧莽撞之举,与动物为混口饭吃就顺着拿食物作诱饵的驯兽者的指挥棒跳障碍、钻火圈的情形,除去包装和花言,有多大区别呢?其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人是根本不可能逍遥于天法之外的。有的人干了坏事没被人抓着,纪律没碰着,法律没捆着,可他可能遇到别的灾难了,可能出现别的横祸了,也可能得了绝症了,或者殃及家人、亲属了。本来,这都是天法在世间惩治、警示人的具体形式,过去人们也都知道这是老天的报应。可是,由于中共恶党多年来一直不间断的大肆灌输无神论,很多人不知道、不相信这些了,但上天所定的报应律却没有因此改变。

现在,以身试天法的亚特兰大事件参与者和策划者,正在并将继续从反面给人们尤其是给从事中共特务职业者和无神论者提供一个理解天法的机会。如果你们不信李洪志大师说的,那就请你们翻着日历瞪起眼来等着,看其到底是落个什么样下场。

同时,也看看你们身边那种人。并请你们最好记住李洪志大师下面的话:“那些还在迫害大法弟子的人,我希望你们真正了解一下法轮功是什么、恶党为什么迫害大法弟子,更希望你们有好的未来。”(《除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