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父慈悲呵护下走过的修炼之路


【明慧网2006年2月16日】在我修炼的7年里,尤其在近6年的狂风暴雨中,每走一步都能感觉到师父就在身边,每一次遇到坎坷都有师父的慈悲呵护,就这样跟随师父走到了今天。回头看看,尽管历经坎坷,但在生活中我并没有失去什么,反而得到无价之宝——“真、善、忍”。

*苦难之中得大法、获新生

我是98年7月得大法的,当时身患多种疾病,最严重的是肾炎和鼻炎。肾炎最严重时尿脓血,一小时上七八次厕所,腿肿、脚肿、脸也肿、尿脓血、身体总觉的没劲儿。鼻炎使我不能呼吸只能用嘴代替呼吸,每当睡醒觉,舌头干的象块木头,真是苦不堪言。

一次偶然的机会,朋友介绍给我一本《转法轮》,说好好看看可以教人做好人也能治我的坏脾气。我这人性子比较急,再加上长期病痛的折磨使我的脾气变得很坏,对此我自己也无可奈何,总觉的控制不住自己。对于朋友的建议,开始我不以为然,碍于朋友的面子翻开了书。谁知刚看完《论语》,我就被深深的吸引,心中充满对真、善、忍的无限向往。从此我坚持每天看书。看呀,看呀,越看越是不愿放手。就这样不知不觉十几天过去了。一天早起穿鞋时,突然发现我的脚不肿了。那时我对法轮功的认识处在入门状态,还没学炼功,就是觉的神奇。后来通过看书以及和老学员交流,我知道了法轮功是性命双修的功法,学法再加上炼功身体会变化更快。于是我开始学法炼功,神奇的事情接二连三发生了,我的身体很快达到一身轻的状态。不但肾炎好了,多年的鼻炎也好了。简直让人不可思议!可这一切确实在我身上发生了。
  
病痛的消除让我重获健康的身体,脾气的改变、心性的提高更让我在精神上获得了新生。学法前,我的精神状态一直不好。丈夫去世后,我由双职工变成了单身女工,单位福利分房没有我的份儿,这让我一直忿忿不平。为了多赚点钱补贴家用,我迷上了炒股票、做买卖,结果又赔了个底朝天。再加上孩子要上大学需要大量用钱。那时我的心情差到了极点,总感觉老天对我不公,人活着有什么意思呢?可自从遇到大法后,一切都发生了改变。通过学法我知道了任何事情发生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所受痛苦是因为身上业力所致,对于名、利、情的执著追逐更增加了身上的业力。而修炼法轮功就是通过在常人社会中去各种执著心、显示心、妒忌心等,使自己看淡名、利、情,不断提高心性,当法理弄清后,我的心豁然开朗。自此以后,我在处理事情、遇到矛盾时总感觉师父就在身边时刻提醒我放下执著心,用一颗善心对待每个人、每一件事情。尽管有时候内心会放不下一些东西,但当师父苦口婆心的教导响在耳边时,内心就会平静下来。

一旦我克服了执著,跨过了一个坎,心情会无比的舒畅。慢慢的我学会了做事先为别人着想,对名、利、情的执著也逐渐看淡。大法让我知道了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只有返本归真才是正途。一切放下后,我欣喜的发现我的生活也发生了变化。当一直对分房耿耿于怀的我终于可以放下对利的执著时,我发现自己已经拥有了好几套住房;当一直为儿子学习、工作发愁的我,终于能够放下对情的执著时,儿子已大学毕业,并顺利找到了一份让人羡慕的工作。所有的一切都显示出法无处不在,生活中每一件小事都体现了“无求而自得”的法理。

*在我身边发生的奇迹

对于法轮功带给自己身体上的巨大变化和心性的提高,我无比愉悦。同时我也迫不及待的想要把这消息告诉一直关心我的父母和仍生活在贫穷和病痛中的乡亲们。如果能让他们也象我一样幸运的得到大法,那将是件多么幸福的事呀!

那是98年的11月,我约了另一位学员背上录像机和法轮功讲法教动带,精力充沛的上路了。到农村后和大队干部取得联系,利用广播通知了全村人。到了晚上来了很多人看师父讲法录像,十点钟教功。就这样9天班下来屋子里的人天天爆满。我的母亲也这样得法了。

我母亲七十多岁了,没上过学,连自己的名字也不认识。学法、读书成了大问题,这时大法的超常再次显现。仅仅教她读了两遍《转法轮》后,母亲竟能流利的读书了,《转法轮》成了她每天的必修课。现在她每天干完家务活就抓紧时间一遍又一遍的读《转法轮》,乡亲们看见了,开玩笑的说:你戴着眼镜,看着书,真象个离休老干部。母亲的事让人编成了顺口溜:“七旬老人神奇大,目不识丁读大法。”

炼功后的母亲红光满面,不但能做家务还能下地干活呢。还有两位爱偷东西、爱打架出了名的人。其中一位看讲法录像后不但不偷了,有一次捡到三百多元钱,她如数还给了失主。另一位也不再打架,乡亲们说:她们俩儿真叫法轮功给变好了。

看着父母和乡亲们相继得法,成为师父的弟子后,我感到无比高兴。那一张张充满幸福的笑脸让我更加坚定了继续洪法的信心。可就在这时,99年7月,邪恶中共对大法和大法弟子开始疯狂的迫害。报纸、电台、电视台每天对大法对师尊诬蔑诽谤,我心如刀绞。

*信师信法,向遇到的所有人讲真相

开始,单纯的我还心想,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许炼呢?一定是他们不了解大法。于是我逢人就讲:法轮功好。在随后的日子里我多次到北京上访,希望他们能还法轮功一个清白。可邪恶之徒哪有一点点善念。本是按国家制度進行的上访,我却一次次被戴上手铐、关進铁笼子、遭到毒打。这让我彻底看清他们的嘴脸,此时我的心中没有怕,只是更加坚定了我讲真相的心。

那是02年的一天,在送资料途中我被一群公安绑架了。当时的心情出奇的平静,并没有害怕,我的第一念就是他们该了解真相了。在派出所里我发现这里的公安绝大多数对法轮功真相根本不了解,提起法轮功,总是恶狠狠的,不过他们对于我为什么有这么大毅力坚持修炼感到好奇。于是我就利用这一点开始给他们讲真相,从大法弟子做好人讲到天安门伪案,从唐僧取经讲到法轮功修炼,从社会腐败讲到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通过讲真相,他们对我的看法渐渐改变了,不再敌视。有的人甚至开始叫我阿姨、大姐。由于我没报姓名他们不断的猜测,说我一定是大学生,有的说是大专,有的说一定是大本。我心里想,我一个初中的文化水平怎么能说出这么高深的理呢?这都是伟大的师父在教我这样做,在救度这些身在迷中的人们呀!

当人们的观念逐渐转变后,我意识到自己该回家了。我求师父加持,这时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在進看守所的体检中,一向血压正常的我测血压时,高压210,低压130,由于血压太高,看守所不收。这时我心里非常明白,这是师父在帮我呢。由于血压太高不符合接收规定,恶人又对我重新复查并做了“血压正常”的假证明把我强行送進了看守所。我躺在床上不吃不喝配合“高血压”。同时强烈要求放人。一周以后看守所再次对我進行检查,结果我的血压还是210一130,经过半个月强行治疗,血压就是不降。恶人怕出人命,不许我动。一次晚饭时无意之中打翻了碗,晚饭全部洒在地上,我的心一动,意识到这里的饭不能再吃了。在绝食绝水的6天中形形色色的各级人物来找我谈话。那些日子里,我的心情轻松愉快。心想以前多少次要求和他们谈话碰不上面,现在都找上门来了,这不是洪法讲真相的好机会吗?

在师父的帮助下,我正念正行全盘否定邪恶迫害,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很快闯出来了,而且就是在恶党十六大将要开的前几天回到家中。

回想起这几年的经历,我深深的感谢师父对我的救度、帮助。每每想起这些,眼泪总是不自觉涌出眼眶。我该如何报答师父的大恩大德呢?想来只有用心做好师父教给我们的三件事——炼功学法、发正念、讲真相。

以上就是我在大法修炼中的一些体会,如有不符合大法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