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文化透视:“理性”包裹下的“非理性”


【明慧网2006年2月2日】我们中国人哪,特别是知识份子,在经历了共产党的各种政治运动的盲从之后,现在普遍自我感觉比较“理性”、“成熟”了。

这反映到对于社会问题的认识上,就使人们产生出一种似乎看起来很“冷静”的情绪:一是认为共产党是强权,惹它不起,说了也没用;二是容忍于以国情、民情的“特殊性”,来为不合情理的现实,甚至严重的人权侵犯作解释、找理由。

于是,感觉“理性”的人们变得比较“无奈”了,关注更多的是自己眼前的利益,对于社会不公、腐败问题、人权问题、言论信仰自由等敏感问题,人们只是满足于私下里发发牢骚,不愿去想太多未来的问题,就算想,也用“慢慢来,情况会越来越好”的幻想来说服和宽慰自己。

这种“无奈”真的是理性吗?

一般说来,理性来自于自己的独立思考。大家也看到,那些国情、民情之类的借口,基本上同中共的宣传说辞一模一样,很难说那是自己独立思考的结果。

说到国情,“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哪个国家都有自己的优势和劣势。资源匮乏、种族冲突、文化差异、恐怖主义等等,看看世界上多少国家的总统不是弄得焦头烂额?但别人并没有用“国情”来限制自己人民的诉求,让人民“不作为”,只让统治者自己“作为”。中共强调所谓的“国情”不过是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和集团利益找借口。举个简单的例子,中共说百姓的文化素质不高,所以不能搞选举。可是,香港人的文化素质应该够高了吧,为什么还要一再推迟香港搞普选呢?我们这里先不讨论选举好不好,就是说“国情”不过是被中共搓捏的道具而已。

所以,人们在党文化的教育下形成了自觉的“理性”思考,其实并不真正理性。其中不理性的最大表现就是,看似面对中共强权显得“无奈”,但却又在日常生活中不知不觉的要去为中共的恶行败迹辩护。

比如,你说中共的人权记录不好,有人就会理直气壮的说美国也有人权不好的时候,凭什么说中共不好呢?

听起来是不是好象很“理性”?不过大家仔细想想:

1.中国人权的改善是对谁有好处?当然是我们老百姓自己了。

2.这种所谓的“理性”有助于中共改善人权吗?我们知道,只有批评中共,才能促使它改进。如果用鸡蛋里挑骨头的办法去找别人的不是,抓住一点不放,然后来为恶名远扬的中共开脱,中共还需改进吗?

3.这种用类比来找理由的做法最受用的是谁?当然是中共了。我们老百姓为什么要鼓励中共继续作恶来压制我们老百姓自己呢?

可见,本来一个再简单不过的有利于老百姓的事情,在党文化的氛围中却不知不觉在所谓“理性”“成熟”的幌子下变得有利于中共继续欺压人民了。“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怎么能还说是“理性”呢?

党文化中的“非理性”成份比较容易辨别,而这种被所谓的“理性”包裹起来的“非理性”,反而很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