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出魔窟的经历

【明慧网2006年2月2日】这一年来,我在正法修炼中有着深刻的教训、经验与正念正行的体悟。写出一点心得体会,也许能给同修们一点借鉴,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坚信大法去怕心

2004年农历新年前,由于我在证实法中的怕心、急心、不理智、执著自我等等,被邪恶钻了空子而被绑架。虽然之前师父看到我有漏而点化我,但我没悟到,结果给法、给救度众生带来了很大损失。

被抓后我头脑才清醒冷静下来。我不配合邪恶的任何命令指使,不报姓名住址,当天就开始绝食,并给派出所的警察讲真相,喊“法轮大法好”,炼功、发正念。

警察两天后在网上查找到我的住处,而后把我关到看守所。我还是不配合邪恶,不穿犯人马夹,不报数,不象犯人那样靠墙蹲,拉警报时不象犯人那样抱头。一次照像,犯人都要抱头排队走,我就不抱头,心里始终背着师父的法:“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正念正行》);“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一警察问:“你是法轮功?”我说“是!”他说:“你回去吧不用照像了。”

我在看守所因不穿犯人马夹被带三天手铐。我问普犯有没有大法弟子给她们讲真相?她们说没有,我就给她们讲真相。此号房20多人我挨个讲,同时也给我戴手铐的年轻警察讲。

第三天警察又把我调到另一牢房,此号房由一老警察管,这个警察没让我穿马夹,也没给我戴手铐。我开始每天背法、立掌发正念、炼五套功法,没人管我。此号房有30多人,我又挨个讲真相,我告诉她们出去后不要再干坏事,做好人,常念“法轮大法好”。号头跟我说:“等我出去后,我也看《转法轮》。”当时正赶上过年了,老警察让我给大家唱个歌,我就唱“法轮大法好”,老警察叫号头给我两个苹果。

犯人每天都背监规,值夜班,我不背,也不值夜班。我跟号头说我半夜12点要发正念,我没表希望值班的人能叫我,号头就告诉每个人晚上值班都要叫我。

因为看守所野蛮灌食我不配合,下管时使我鼻口流血,当时我背师父法,食管一下子从胃里出来跑到我嘴里。事后想来,那时如请师父加持,让身体状态加重,也就闯出去了。如果真能坦荡无畏的放下生死,真能修到那一境界是一定能闯出去的。可是当时我还是有点怕心。

这样,我在看守所呆了十几天后,他们又把我关到市教养院。

二、放下生死 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师父讲过这样一段法:“有个学员一路讲着大法真象、喊着“大法好”,不管带到哪儿,恶警说什么我都不听,你打我骂我再狠,我也就是这样。那个劳教所吓得赶快退回去:我们不要。因为它们想:我转化不了她,还影响一大片,(众笑)它们还拿不到奖金。(鼓掌)没有办法,那派出所那往哪儿留啊?没有办法,送回家去了。”(《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我下了决心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证实法的路我就这么走了。可来到教养院大门外,我心又有点害怕了,没敢喊就進了这个魔窟。我长这么大没来过这种地方,我今生有幸修大法做好人还要被关進这里,可想而知今天的这个邪党有多邪呀。

我几天没有讲话,那里的犹大假惺惺的送吃送东西。我看到教养院里的同修几乎全穿号服,我找不到我要找的往日的同修,我流泪了。这确实对我是个考验,压力很大。

就在那几天的晚上,师父连续开始点化我。我梦见许多人被土埋的只剩下头,有的没有了头只剩下露在土外边的双手,师父站在那泪流满面。紧接着我又看到一片大海一望无边,海边上放着一张桌子,桌子旁坐着师父,手拿着笔望着远方表情严肃的在等,我朝着师父走去,眼看就走到了师父身边,一电视机出现,忽的一下着了一把火就灭了,我没管就朝着师父走去。梦醒后我悟到师父在等我,在等所有的同修们,我真的是负有使命。

“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背着师父的法,我心一定,迈出了我应该做的第一步。

那天中午,同修们都去吃饭,因我不穿校服,恶警没让我去,大家回来时,操场上站着很多人,我猛的跑到窗边,拉开窗大声喊出心底的呼唤:“法轮大法好!师父在等我们,别错过这万古机缘!”一犹大把我连拖带拽拖到床边,上来打了我两拳,而后一男恶警一脚破门而入,抬手打了我一个耳光,但不太疼,我惊了一下,可我马上意识到我是正法弟子,是师父的弟子。

师父说:“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大法弟子们真的是在从常人中走出来。”(《也三言两语》)当我在一分钟内背完师父的话,一切都平静了,恶警看着我,一转身走了。

又一次,一群恶警和犹大想要迫害我,我心里背着师父的这段法,平静的看着他们,恶警问犹大:“是她喊的吗?”犹大说是,一男恶警打了我一下,他们就都走了。从这以后,我更加坚信师父了,我看到了大法的庄严、神圣及师父的伟大,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师徒恩》),这次他们给我加期半年,我不在乎。

从此以后,我就天天喊“法轮大法好”支持同修,不允许他们迫害大法弟子。教养院的一切规章制度我都不承认,不遵守,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当那个打大法弟子 、电大法弟子恶名远扬的恶警让我穿号服时,我告诉他:“我是我师父的弟子,师父咋说我咋做。”恶警想让我上楼同普犯干活,可又怕让我影响没“转化”的大法学员,害怕我们形成整体窒息邪恶,我天天喊他们已经吃不住了。

那时师父已给我演化下肢浮肿,我是医生,常人中看下肢浮肿是心脏病变,而我没有心脏病,我就顺水推舟开始表现出上不来气、喘,所以他们又不敢堵我的嘴,他们没招了,就把我同另两名同修共三人,三个月后转到省教养院。

三、正念正行闯出魔窟

在路上我就同车里的警察讲真相,包括那个恶名远扬的恶警,告诉他们要善待大法弟子,为自己的将来着想不要做破坏大法的事。

到省教养院我没進大门就开喊“法轮大法好”,从大门口一直到住处喊了一道。一恶警大队长和两犹大来接,恶警说“来者不善”。

为了不影响其他人下午睡觉,我在每天早、中、晚饭前后朝着站队的人喊“法轮大法好”,我在同修被迫害灌食时喊,恶警迫害同修时喊,放广播迫害大法喊,我给刚進教养院门新来的同修喊。每天喊少则十几次,多则几十次。

我感到我喊“法轮大法好”就象一串串炸雷,炸的邪恶魂飞丧胆。恶警想堵我的嘴,我告诉她们:“你们不可能二十四小时堵着我的嘴,我只要有一分钟就够用。你们今天所干的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瞬间全世界、全中国的人民都知道,这里800多大法学员会为我做证。”这正念真能窒息邪恶,再加上师父的演化和呵护恶警一直没敢堵我的嘴。

冬天,他们把我关進小号坐铁椅冷冻。小号在四楼,三楼是招待所及办公室,是邪恶转化同修的地方,一楼是食堂。他们以为把我一人关進小号远离同修就能制止住我喊“法轮大法好”,可他们真是打错了算盘,我会喊上一百遍,嗓子越喊越亮、越高。说也奇怪,我的声音会传出很远。我发正念让小号挡不住我的声音。一警察说:“你的喊声我在食堂都能听见。”

我还给同修唱《得度》、《为你而来》。我天天背法,每小时整点发正念,从没间断过。它们不铐我时我就炼功或立掌发正念。它们想迫害我,有师父在,它们什么也办不到。

恶警长时间不让我上厕所,逼我们吃老鼠爬过的饭、剩几天的窝窝头一小块,不给水,干吃。恶警把交通台放成超大音量,再放成快转震耳的磨铁轨的噪声。夏天关门关窗,再给我扣上一个同头大小的“头人”,想杀人害命,我不怕,我背师父的法发正念,并喊师父救我,它们马上就把“头人”拿掉。

一次因长时间不让我上厕所,我肚子疼,我就高喊上厕所,恶警不让我上,我就想:让肚子疼转换到此恶警身上。过一会我又喊上厕所,恶警赶快打开门让我上,我说叫恶警找个椅子坐着等。恶警说:“我坐不了,我肚子疼。”

9个月后,在师父的呵护和演化下,我经医院检查血压为210以上,严重心脏病,所有的指标都超出正常很高,可我自身没有感觉。

一天有一同修跟我说:“大姐,你应该请师父加持出去了,我们共同加持你。”在同修们的正念加持下,在伟大的师尊慈悲苦度与呵护下,我终于正念闯出了魔窟。

回想这一年来的正法之路我走的每一步都包含着师父的心血、承受,无量的慈悲苦度,真是步步呵护和点化。在摔打中走过了这一年的正法历程,我无以回报,只有谨遵师尊教诲,做好三件事。

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严格要求自己,理智的走正走好最后正法之路!也望还没走出来和没做好的同修,不要怕,尽快跟上正法進程,师父在等我们别错过这万古机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