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学法 走正路


【明慧网2006年2月2日】我是1998 年10月得法的,到现在已经7年了。得法后,我一遍一遍的读《转法轮》,学习师父的所有讲法、经文。不知不觉自己身上大大小小的病全都不翼而飞了。特别是2000年4月25日晚9时至26日早6时的9个小时,连续液化气泄漏,我们全家人安然无恙,令人感动、称奇(这件事2004年10月明慧已报道过)。

2000年6月我因与同修到街心公园炼功,被公安非法抓捕,被送進洗脑班,被强化洗脑一个多月。大法书被搜走、被无理罚款、开除恶党党籍、降工资等等。几乎3年多的时间,我只是炼功,根本不知道“三件事”,没有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伟大慈悲的师父不想丢下一个弟子,2003年10月的一天,一个同修找到我,给了我一本崭新的《精進要旨(二)》,他说是专门为我留的。“你好好看看,就明白了”。看完《精進要旨(二)》,我真着急,我竟然掉队这么久了啊,我赶紧请到了《转法轮》及其他大法书,学会了发正念。我又从新走入了修炼行列。

下面我就从“三件事”上,向师父、同修汇报。

(一)学法炼功

在同修的帮助下,我找到所有的大法书,天天学法。以《转法轮》为主,这是每天的必修课,就象每天必须吃饭一样。对于师父的其他讲法、经文,我整体上按其时间顺序学。我认为师父在99年7.20以前的讲法一定要多看,我落后了,所以一定要把个人修炼时期落下的课补上,在师父的指导下,一步一步跟上正法進程。

为了学好法,我从睡眠时间挤。我房间的灯是节能灯,通宵开着灯,什么时候醒了什么时候看书、背法。《明慧周刊》经常有一些交流背法经验的文章,里边的故事都很感人。特别是一篇文章介绍一位60多岁的老太太,没文化,眼睛又有病,还得伺候得脑血栓的丈夫,每天站在灯底下边学字边学法,在一年之内背下了《转法轮》。

我也开始背法,我利用早、午时间集中背法,早上上班之前背几段,中午背几段,然后在上班的路上反复背,20多分钟的路上能背好几遍。到单位,再找时间默写一遍巩固一下,以便查找遗漏。新经文也背,哪怕背完忘了,也背,反复背自然能记住。师父说:“人就象一个容器,装進去什么就是什么。”(《溶于法中》)当全身心背法的时候,真是感到身心纯净,非常美妙,别有一番天地的感觉,通过背法弄明白了许多读书时没注意到的问题(读书的时候,我是出声念,叫我空间场内一切生命都听着,这样也净化了空间场,也避免了学法时犯困的毛病)。

通过学法,我从中体悟到了师父的慈悲、佛法的博大、高深。不论你有多么幼稚、肤浅的问题,还是多么高深尖端的问题,只要你学法,一定能找到答案。《在休斯顿法会上的讲法》中,有个学员问师父:“我的先生去世了,我太想他了,我怎么才能放下这个心?”因我也有同感,我就把师父针对这一问题讲的那段法抄在小本子上,这个心一起我就念这段法,渐渐的,我的心静了,淡了。

新宇宙是什么样的呢?师父讲了“各层都有《转法轮》,每一层的理不同,里边的字看上去不同,都是新宇宙不同层次的真理,很多生命他们都在看,而且主动的在同化,因为这是万古以来宇宙开天辟地都没有过的,对众生来讲都是从来没有谁敢想过的,能够跨越这么大的历史,因为这个历史不属于现在的整个宇宙生命的。”(《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通过学法我明白了为什么师父几乎每次讲法都要我们“大家要多学法,多看书”。并鼓励我们背法。师父的法理是圆容的,法学多了,溶于一言一行,一思一念中,一点一点我们同化于大法了,自然就進入了新宇宙。

通过学法,我的执著心去了很多,杂念越来越少了,心态越来越稳了。我姐姐因修大法,多次被非法抓捕,非法拘留、劳教、罚款。开始时我的心态不稳……着急,害怕,随着学法的深入,我的心越来越静了,师父讲了“在亲朋好友遭受痛苦时,你动不动心,你怎么样去衡量,作为一个炼功人就这么难!”(《转法轮》)我们是师父的弟子,心中装的是所有众生,所以该做什么还做什么,“三件事”照做不误。

集体学法炼功,是师父一再提倡的。我们也建立了学法小组,因为每个人工作性质不同,上班的时间不一样,我们不定期在一起学法炼功、交流,互相配合发真相资料。随着学法的深入,对修炼中出现的一些问题,能从法理上认识了。针对自己修炼及本地区修炼出现的一些情况,我写了几篇稿子,都被明慧采纳发表;有的作为真相资料,有的刊载在《明慧周刊》上。我知道这是师父和同修对我的鼓励和支持。

(二)改字

师父关于《修改》的经文发表以后,我根据改字的要求,认认真真的把自己的大法书该改的字都改了,还帮助其他没时间改字或老年大法弟子改字。我觉得这是大法弟子的殊荣,这项工作非常神圣,这是师父正法的一部份,如果不是师父慈悲要求,谁敢动大法一笔呢?我们太荣幸了。通过改字,我又多学了好几遍师父讲法,受益非浅。

(三)发正念

发正念是清理自己空间场和与之相关的空间场的邪恶。法学的多了,杂念少了,自身纯正,自然会更有效的清理另外空间场的邪恶。学完法,发正念,真的感到正念很强,身体明显的感觉能量很强。如果法学的少,与常人接触多了,发正念时杂念就多,与常人交往时的情景就往外返。但是大法弟子得讲真相,证实法呀,不可能不与常人接触,因为我们就是这种修炼形式,要抑制这些还得多学法,用正念控制一切。另外,发正念密度要大,时间要长,不仅仅限于全球4个整点及本地区约定的每晚4个整点,有时间就发,走哪发哪,实在没时间,就念两句正法口诀,时时保持强大的正念。除了讲真相之外,不是背法,就是发正念,让脑子没有想杂念的空。

(四)讲真相

讲真相是救度众生的金钥匙。记得我第一次单独发真相资料时,原打算和一个同修一起去,可等到天黑她也没来,冬天的天黑得早,不到7点就已经完全黑了。我想修炼的路得自己走,一人一条道啊。

7点发完正念以后,我装上资料到离家不远的一个小村庄去发,但中间要经过一条沟,一条河,一片漫地,几块坟地。如果不修炼,打死我也不敢去。我推着自行车走出不远,一看前面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回头一瞅自己住的小镇灯火通明。我心一横,说什么今天我自己也要去,我一定要走出这第一步。我一路求师父的加持和看护,终于到了小村庄,把真相资料逐一发完。回来的乡村小路上,静静的,白白的一条路呈现在我眼前,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给我照亮了回家的路。我真的很感动。

目前,《九评》是解体共产恶党的利剑,老天要灭它,我们顺应天象向世人推《九评》,我们自己首先要看《九评》,要多看、多记、多体会,把里边的内容、道理溶于讲真相当中。我经常看《九评》光盘,根本不看共产恶党的电视节目。推《九评》目地一个就是为了除恶,让世人尽快明白大法真相,从而得到救度。我自己努力做到针对不同人物讲《九评》,针对不同人物邮寄《九评》小册子。有时间多讲,没时间就给他背一遍《九评》标题。就目前网上公布的“三退”数字与本地“三退”情况看,个人认为仍不理想,距师父对我们的要求还差得很远。虽然我们本着慈悲善念去做不求结果,“做而不求”,但如果世人真能明白真相了,他一定会退,早退,多退。这说明我们的工作还有漏洞,我们的任务还很艰巨。我们多救一个人,就可能免除一个宇宙被销毁,就会有无量众生被救度。那么要做好这些工作,归根到底,还是要多学法。因为师父的法正一切,我们是师父的弟子,如果我们不懈怠,不消沉,一思一念在法上,我们讲真相时发出的强大的正念、能量,就会解体一切不正的因素,人们明白的一面,正的一面一定会起作用,接受大法真相,从而抛弃恶党,得到救度。

说来说去,还是象师父讲的那样:“你们在救度众生的时候啊,不要忘了修自己。三件事都要做。”(《2005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而要修好自己,只有多学法,让自己的一思一念都在法上,这是做好三件事的根本保证。

回顾自己7年来的修炼历程,掉过队,落过后,坎坎绊绊,跟头把式的,是伟大慈悲的师父不嫌弃我,一步一步把我拽到现在。我万分感谢师父,弟子无以回报师父这浩荡佛恩,唯有在今后的修炼路上走好每一步,“走正路”,不消沉,“越最后越精進”,珍惜这万古机缘,完成我们助师正法的史前大愿,圆满随师还。

我的认识是很肤浅的,三件事做得不够。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