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潭明湖水--忆师父台湾讲法的点滴(图)


【明慧网2006年2月20日】1997年11月,慈悲伟大的师父驾临台湾,台湾大法弟子有幸聆听师父分别在台北三星国小及台中雾峰农工的两场讲法。当时台湾的大法弟子约有二千人,经过九年的洪传,目前据保守估计已有四、五十万人修炼法轮功,有很多人是在那两场师父讲法中得法的。现在回忆起当时的点点片断,更能体会师父为众生无私的付出与苦心的安排。


师尊在台北三兴国小讲法


师尊在台中雾峰农工讲法

1997年11月17日师尊与台北学员合影

师父凡事都很低调,那时有些亚太地区的学员都很想知道师父的行踪,以便能跟随师父听法,有个香港同修说他梦见有很多祥云、神仙都往台湾去,所以就打电话来问,师父是不是到台湾了?记得师父是周五晚上抵达台湾,为了不想影响学员,所以很少人知道师父到了。师父抵台后马上就为一些老学员讲法,师父以会议厅的窗帘为例上下比划,说明正法的意义,那是我们第一次听到师父说他是来正法的。

隔天师父要在三星国小讲法,因为是临时决定的,所以大家回去连夜打了一整晚的电话一个个通知学员,就这样你通知几个,我通知几个,那天会场约有二千人到场聆听讲法。讲完法师父从讲台上走下来,跟学员一一握手。因为有很多学员没被通知到,所以应大家的要求师父在台中雾峰农工又增加了一场讲法,第二场在台中的讲法有七、八百人参加。有个学员回忆说,当时她一身是病,是帮她治疗的气功师带她去听师父讲法,师父两次经过她身边,她都跑去握师父的手问:师父,我这样的身体,可以修炼吗?两次师父都很慈祥的回答说,可以呀!就这样她一路坚定的修炼下来,老早就无病一身轻了。

当时有许多人是刚得法的,也有的人是还没接触过大法的,所以对法的理解都还是非常懵懂的,有的还提问如何生活的自在,怎样事事如意之类的问题,师父虽然笑着说,这些问题很俗,但还是把所有的提问解答了。师父很会讲故事,总是用很浅白的话讲解很深的法理,因为师父讲的太精彩了,所以几个小时下来学员都聚精会神的听着。那时在台湾有一个警方动员许多警力都无法缉拿到案、奸杀多名妇女的十恶之徒,那两天终于落网,学员问是不是因为师父来台湾的关系?师父很平静的回答:“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第三天请师父到故宫博物院参观,为了想让师父不虚此行,所以学员跑去安排解说员,耽误点时间,师父向来是快动作的人,不浪费时间,没等解说员来,师父就带着学员入内参观,一路师父对每件文物了若指掌的为学员讲解它们的由来、当初制造的作用及如何欣赏等等,学员听的津津有味,好象第一次参观故宫,才看出里面展出文物的门道。记得里面有一只连故宫的专家都不知道是什么的金黄色骨头,师父说那是龙骨,并教学员们用天目看它微观粒子就是那个形象。在还没出故宫的时候,师父跟我们说很多现代画是变异的,出了门才知道原来故宫的另一边正在展示现代画作品。最后我们才悟到,师父知道一切,对天地间事物的来龙去脉谁都没象师父那么清楚。

师父一下飞机就说要到日月潭及台湾各地看看,我们都以为师父要来观光,后来才明白师父当时用心良苦为台湾所做的一切。当时我们是从台北绕东部、南部再到台中日月潭。当我们出宜兰时油箱的汽油只剩下一半,因错估以为沿途会有加油站所以没在宜兰把油加满,因为车身较重又走山路所以很耗油,当油表快见底时终于看到一座村庄,但是整个村庄绕遍了,居然没见着一个加油站,师父只说了一句,石油公司怎么不多设些加油站?这时遇到一位村民,就问他这里最近的加油站在哪里,他说走这条路的人通常会在宜兰加满油就可以一路开到花莲,所以沿路都没有加油站。正在懊恼因为一时疏忽害的师父要被困在山里时,只见师父闭目,一会儿,当我们再回头,突然看到见底的油表指针又跑到加满油的位置。

师父什么都知道,但却不显示,沿途遇到路不知怎么走的时候,师父总在紧要关头告诉我们走哪条路。我们本来把车上的天窗开着,很多天上、海上的佛道神都出现,师父很低调的要我们把天窗关上。赶到日月潭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天色很暗当然是什么风景都看不到,我们打算明早带着师父到附近的名胜走走,于是就到饭店办理住宿登记,因为一路上停车、吃饭都是由师父付的帐,所以学员很自然的拿出信用卡要帮师父付住宿费,没想到才把信用卡拿给柜台,后面一个高大的身影越过学员,师父已把信用卡拿在手上,他笑着说,这先保管在我这儿,明天再还给你。

第二天早上,我们要请师父去游日月潭,去参观文武庙,去看邵族,师父都不要,我们说不然开车绕湖一周也好,师父也说不要,说,我们走!我们都有点纳闷,这么千里迢迢的赶到这里,不就是要欣赏风景吗?昨晚那么晚到,为什么住了一晚,今早就匆匆的要走?因为师父说了,我们只好照办。在准备离去时,我太太站在外面等候,师父递给她一张纸条看,上面写着:“一潭明湖水,烟霞映几辉,身在乱世中,难得独自美。”当时对这首描写日月潭的诗的后半段不甚理解。

三年后台湾发生921大地震,第二天我打电话给全台湾的大法弟子,大家都平安无事,才回想起要从日月潭离开的那天早上师父对我们说的话,他说,日月潭里边的这个神,本来不错,但是因为这里开发过度,惊动到了他。师父并没有说三年后会发生大地震或他做了什么事。原来师父这么风尘仆仆的绕台湾一大圈赶到日月潭来,并不是来观光的,是为了要清台湾的场。师父曾提过日月潭是牵扯台湾的命脉,万一崩溃对台湾整个生态、食物链会造成非常严重的影响。

师父在台湾停留一个礼拜,我们有幸陪同师父绕台湾一周,一路上我们见证了许多师父展示的神通。师父来的时候没人知道,走的时候也没让学员知道,所展现的处处为人着想的一面,是给我们最好的身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