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坚信法 堂堂正正救世人


【明慧网2006年2月20日】近日与一老年同修交流,该同修说你应该把讲真相的事写出来与大家交流。我说也没什么可写的。该同修说写出来与大家交流,共同提高,不是为了证实自己。其实,你不写谁高兴,邪恶高兴,这不是走旧势力安排的路了吗?咱要走师父安排的路,写出来师父高兴。修炼的路上没有偶然的事情,想到这,我提笔就写。

师父说:“摔倒了再爬起来,别趴着”。我曾经因放不下人心摔倒过。我1997年11月7日得法,得法前身患十多种病,修炼后,都不治而愈。7.20后邪恶不断骚扰,因怕心,怕失去现有利益的心写了不修炼的保证,渐渐的脱离了修炼。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后来悟到,师父说的都是有地放矢,法轮功是真正的佛法修炼。从2001年末,我又从新走入正法修炼,发表严正声明。从那一刻起,我总想着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一句话:“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我告诉自己,已经站起来了,今后无论遇到任何魔难都不能再趴下。我要跟师父回家。

2003年7月,我被调到十八里外的一所村小学教学,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我严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每天骑着自行车几乎是第一个踏进校园。来到班级扒灰、生炉子、打水、扫地、擦桌子。认真上好每一节课,用真心对待每一个学生。由于自己辛勤的工作,严格按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赢得了全校师生、家长、村民的信任。为讲真相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每天在完成教学工作之余,利用一切机会向师生讲真相。我经常带一些光碟、护身符发给学生。(我是这样做的,先发给每班性格外向的学生、回去一宣传其他学生就纷纷朝我要,这样几十张光碟、几十个护身符一会就要光了)。同时告诉学生要珍惜、千万不要毁了。在这期间,经常有村民、青年来学校要真相光盘、护身符。我都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阅后传给亲朋好友。2003年12月,我向来校的两个青年讲真相、并送给两张光碟。被校长发现要了回来,并当着我的面要放到炉子里烧了。我想过去阻止已来不及了,就大声喝道:要烧你先把我烧了。他吓的浑身一震,笑着说:我能烧吗?顺手放到兜里。我要,他不给,我怕他毁了,就拿了回来。事后,被他举报到中心校、当地政府。单位领导让妹妹做我的工作。我丝毫不为所动,加强学法发正念。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解体了邪恶的迫害

2003年12月的一天中午,我把身上的6张真相资料发给本班的学生,让学生拿回去给家长看。途中被村长、书记发现了。举报到在该村工作的政府工作组那里,工作组及村长、书记到本班学生家中把六份资料全部没收,并举报到镇政府书记、镇长那里。妹妹来电话说:武装部长要给你送走,并说了许多生我气的话。当时我想:任何邪恶的安排我都不要,谁也不配来迫害我,我的事我师父说了算。我和同修取得联系,针对此事发正念、形成一个整体。最后,镇里决定下学期把我调回中心小学。本学期的最后一天,我跟校长进行了一次长谈。我说:下学期我可能要调走了,不能再和你一起工作了。本学期工作上如有不足之处、还望谅解。他说:你的工作百里挑一,没人可比。接着我就把讲真相被他举报的事说了一遍,他一开始不承认,后来看我说的有理有据就不再争辩。我讲了中国历次运动中参与整人者的下场,讲了法轮佛法洪传世界、江氏集团在国外被多国起诉,讲了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遭恶报的事例。平时你总说我这人是好人,好人你都参与迫害,你的同学、朋友会怎么看你?谁还敢跟你做朋友?你知道有的同事在说你什么吗?等到法轮功平反时,你的家人都会因你而抬不起头来。其实这件事我早就知道了。我依然一如既往的对你,甚至比以前更好,你知道为什么吗?俺师父说:“别人可以对我们不好,我们不能对别人不好,我们不能把人当成敌人”(《我的一点声明》),在真正修炼人的心里只有慈悲,没有怨、没有恨。他听后感动的说:对不起,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这么做了,假如下学期你还在这工作,你想怎么讲就怎么讲。当时就说“法轮大法好”,整个下午他说了十几遍。

2004年春季开学,我被调回所在地中心小学。目地是看着我。上班第一天,校长找我谈话,要我写保证,放弃修炼。我一边发正念,一边向其讲真相。(以前讲过、不听)坚决不配合邪恶。因怕我讲真相,不给我安排课,让我烧炉子、当保管(负责十几把锹镐)、打扫各室卫生、负责十几个班级的桌椅板凳、门窗维修。

每天五点左右,我就来到学校。生七个炉子、打扫七个屋子的卫生、烧壶开水。负责开前后门、教室门。中午值班(十一点到一点),晚上六点交接班。工作看起来繁杂、琐碎,但我心里高兴、因为每天可以接触更多的人、向更多的人讲真相。每天中午发完正念,我就开门把学生让到屋里讲真相。时间长了,学生就主动来听真相,同时每天利用早、午、晚家长接送孩子的机会,不失时机的向学生家长讲真相,发资料、光盘。

有一次,校领导让我给学前班代二节课。(当时心里还不高兴,工作这么忙还让我代课)当我看到天真无邪的孩子们,我心里一震,这不是师父安排的让我救度这些孩子吗?怎么讲呢?脑中一下浮现出师父的讲法“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我一边讲故事,一边想怎样把真相告诉孩子们。这时,一男孩站起来说:老师,后面的同学打我。机会来了,我把打人的孩子叫到前面,对着孩子们说:你们说老师该怎么办呢?有的说批评,有的说罚站,有的说揍他。我说批评可以,但不能揍他,你们知道老师为什么不能揍他吗?老师是炼法轮功的,修“真善忍”的。师父告诉我们,炼功人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转法轮》)。师父告诉我们不打人,你们说法轮功好不好?好!同学们齐声说。那老师就告诉大家一句话,“法轮大法好”。谁记住了说给我听听,学生就抢着回答。同时简单告诉孩子电视上演的自焚自杀都是假的。

2004年秋季新学期开始了,校长找我谈话:真舍不得你走,但你原工作过村的村支书、家长代表上政府要你,回他们村教书,镇政府已同意了,明日就去报到。我知道这是师父的安排,那里的众生需要我,为的是不失时机的讲真相、救众生。我经常随身携带真相资料、护身符、光碟、条幅、不干胶,随机在上班所经过路途的树上挂条幅,在电线杆上贴标语。在村口、桥头撒上真相资料。有时路过村屯也进去撒一圈。晚上下班,时间充足,就一边撒,一边向过往路人、学生讲真相、时间长了,村民都知道是我做的,此事传进亲人的耳朵里,亲人们都纷纷打电话:你倒注意点呀!政府领导、派出所都知道是你做的,你现在是重点,一有风吹草动、第一个就抓你。我听了不为所动,请师父加持,并发出强大的一念:大法弟子做的事是天地间万古以来最纯、最正的事,谁也不配迫害。并请当地同修正念支持,形成一个整体。此事后来不了了之。

2005年,正法进入新的阶段,讲三退。讲三退不象讲真相那么顺利,刚开始给本校老师讲过多次也不退(都知道大法好),给九评也不看(说反党反政府),我知道是共产邪灵在做怪,就加强学法、发正念,解体全校师生背后的共产邪灵。现在六名教师退了四个,全校有二十多名学生退了队。为了让所在地村民及时了解大法信息,经常利用中午放学时间到村里送资料、九评书碟。现在本村举报过我的村长、书记也都知道大法好,本村已有二三十个村民进行了三退。为了让更多的人早日三退,在所经过的桥栏、砖垛、石礅、铁道口都放上九评书碟,在路上与有缘人讲三退。

几年来,无论环境宽松、紧张,我都一如既往的撒着、讲着、贴着、挂着;只要有同修找我做真相,无论环境、宽松、险恶、路途遥远、不以任何借口推托,身上经常带着真相资料。走到那里做到那里,让更多的人,早日了解大法真相多一份被救度的机会。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跌跌撞撞走到今天,这期间曾经被停止过工作(2个半月),被当地派出所扣押过(5小时),妻子与我离婚过(没离成),被政府副书记威胁过(送劳教),被市、区本地恶警搜查过,恶警到家抓人师父点化提前走脱过,讲真相被手持菜刀的村民追赶过,被跟踪举报过。但无论怎样我都做着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每一次都在师父的呵护下,顺利的做完所要做的事情。

最后,让我们牢记师父的话:“修炼功法的本身并不难,提高层次的本身并没有什么难的,就是人的心放不下,他才说是难的。”(《转法轮》)让我们放下人心,放下最后的执著,勇猛精進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