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大法弟子姜兆东经历的迫害


【明慧网2006年2月20日】姜兆东所经历的迫害虽然已过去几年了,而且它无疑只是这场邪恶迫害中的沧海一粟、冰山一角,将它揭露出来,目的不为别的,就是要让善良人们能真正的看清中共恶党的法西斯邪恶本质,不要被它的虚假表象所欺骗。

姜兆东,今年33岁,是长春铁路系统的职工,96年毕业于石家庄铁道学院。姜兆东从98年2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至今已有八个年头,和千百万修炼者一样,姜兆东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努力的做好人,同时也得到了身心的受益,人也变的能为他人着想,能宽容别人。就是这样好的功法,却在99年7.20后受到江氏集团的残酷迫害。99年7 月22日姜兆东也因为坚持信仰被单位软禁在办公室三天,又有原段长朱平、书记杨长军、原长铁分局政法委书记和公安处政保科王××、赵向春找姜兆东谈话,此后的几年中姜兆东多次受到王、赵二人的骚扰、迫害。

2000年 姜兆东進京上访中途被劫回,东广派出所,一名年轻恶警给姜兆东戴上手铐并使劲勒,手铐嵌到肉里,疼痛难忍,并在站台上无故将姜兆东打的嘴角流血,嘴唇肿起老高,姜兆东被非法拘留15天,出来后单位罚下岗一年,并让家人带回老家看管。2001年2月份姜兆东回长春办事,单位得知后将姜兆东带到公主岭分段软禁起来,在分段姜兆东因撕掉食堂墙上诽谤大法的宣传画而遭到支部书记李雷的殴打和多次辱骂。2001年4月份,单位将姜兆东派往农安工地工作(原本在段技术科工作),每月只有一百多元工资,扣掉公积金及养老金几乎没有收入。

2001年7月6日,姜兆东到天安门打横幅,并喊出了心声“法轮大法好”,被几个凶恶的便衣扑倒在地,一顿拳打脚踢后推進警车,关押在东城区看守所。由于拒报姓名、地址,恶警高云鹏将姜兆东带到刑讯室,还未進去就已听到被上刑的大法弟子的惨叫声。几个武警将姜兆东按倒在一张小床上,手脚按住,一个负责迫害大法弟子的狱医用连着电线的钢针扎入姜兆东的血管,电线另一端连在能放出高压电的刑具上,随着电压升高,姜兆东顿时感到几股电流在血管冲撞,那种感觉痛彻肺腑。后来一个警察做笔录,非法判姜兆东刑拘一个月。回长春后朱平、杨长军为了迫害姜兆东,派人去北京将未移交的笔录材料及刑拘票子取了回来,非法判姜兆东劳教一年,先送入齐齐哈尔铁路劳教所,后转到长春苇子沟劳教所。

在劳教所,由于姜兆东未写“五书”被分到环境最恶劣的二大队迫害。该队的车间专门生产捷亚床垫,劳教人员经常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完不成生产任务还要挨打。由于长时间超负荷劳动,很多劳教人员几乎没有时间洗衣服,不少人生了虱子,再加上接触剧毒物氰化钾炷火的弹簧和营养不良,很多人出现浮肿,有的人得了肺结核。就是病危劳教所也不放人,不准保外就医,快咽气才通知家属接人。吃的发糕有时全是发黄的碱块,有时发粘,都是用比玉米面还便宜的陈化粮做出来的。喝的汤也可以说是盐水,里面漂着几根萝卜条和海带丝。开始姜兆东也被强迫劳动并受到劳教人员的呵斥辱骂。后来姜兆东受到大法弟子魏修山(魏修山由于参加3.05有线电视插播被邪恶迫害致死)的鼓励帮助,不再干活,不再接受劳教所奴役。恶警队长赵卫东指使吸毒犯人毛广奇、大宏打姜兆东。大宏将姜兆东嘴唇打肿,下门牙根被打折,魏修山也被赵卫东殴打。

2002年1月赵卫东将姜兆东和两个不干活的劳教人员转到三队。在三队几个月,每天要坐十几个小时的小板凳,叫“坐板”,除吃饭、上厕所外都要坐在上面。姜兆东曾坐的臀部长疮化脓,也不让下来。2002 年4月因擦地板的事,小偷劳教人员班杰用拳猛击姜兆东的胸部、胃部,打的姜兆东喘不上气来。事后班杰将此事上报队长韩某,韩不但没有惩罚它,还为其撑腰,并告知下次要狠打。韩某又将此事上报所长清格勒(此人曾将学员王明立打的昏死过去)。4月11日他们将姜兆东转回二队迫害。

二队当时的队长是朝阳沟来的恶警杨金成,此人非常邪恶。姜兆东到二队当天,他便命令劳教恶人刘理门、柴福对姜兆东进行毒打,杨在旁问话,每问一句便命打手打一通,专往面部打。姜兆东被打的鲜血从嘴里、鼻子里淌到地上,并溅到两个恶人身上,面部变形肿的象倭瓜,眼部肿的几乎遮住了眼睛。后来姜兆东想应该窒息邪恶,便高喊:“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杨又用电棍电姜兆东,扒下裤子,用警棍打腿,打的腿部青紫,不能坐下。它打累了又让恶警侯凯打。当晚杨在给劳教人员开会时让他们喊“打倒××功”那些不明真相的劳教人员便跟着喊起来。姜兆东当时高喊“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杨金成命令劳教人员用马夹和袜子堵姜兆东的嘴。此后一个多月中姜兆东被多次用袜子堵嘴。

第二天恶警所长清格勒在喝完酒后领着几个恶警用电棍电了姜兆东一个来小时。清格勒多次将电棍插入姜兆东口中,还电鼻子、面部、颈部(过后姜兆东嘴唇、嘴里全是水泡,舌头肿胀麻木,不能吞咽,说话困难),屋内充满电棍电到身体而发出的刺鼻的焦糊味。听到电棍的噼啪声,电棍电到身上象被毒蛇噬咬般难受,心跳加速,浑身痉挛。后来他们又将姜兆东手背到后面用手铐铐上,推坐在地上继续电姜兆东。

姜兆东绝食十天。恶警队长杨金成多次灌浓盐水和玉米面,渴的姜兆东嘴里、嘴唇干的起皮。灌食中杨还故意将导管插入再拔出,以此折磨姜兆东(连与其一丘之貉的黄姓狱医都说他太狠了),杨还指使劳教犯人折磨姜兆东。陈大可用烟头烫手背,手上至今还留有一块伤疤,姜兆东感觉几乎每分钟都在受着痛苦的煎熬。大约半个月后,姜兆东下楼吃饭时有三队管教调侃说:瞧,兆东还活着呢?可见劳教所迫害死大法弟子就当作家常便饭。

恶警杨金成还曾宣扬他在朝阳沟迫害“法轮功”的“丰富经验”,要对苇子沟的大法弟子挨个“转化”,先“转化”完姜兆东再整别人。后来杨在车间的管教室让劳教人员将姜兆东头按在桌子上,两个人按住胳膊,扒下裤子用警棍使劲打腿部、臀部,打的小腿肿起老粗,瘸了一个多月,很长时间也未恢复正常。过后又让劳教人员将姜兆东绑在床上,强行输液,以此迫害修炼者的正信,达到转化的目的。他们还将嘴用袜子、泥块堵上,让劳教恶人周学伟、刘云念诽谤大法的书、报纸。在臀部疼痛难忍的情况下,姜兆东还被逼昼夜坐在小硬板凳上,由劳教人员看管。有十几天每晚只许睡两、三个小时,折磨的姜兆东身体极度虚弱,曾两次昏死过去。杨还多次指使劳教人员迫害姜兆东。小偷劳教人员李丰用铁丝做的衣服挂猛打姜兆东手指,打的鲜血直流,手上一片青紫,钻心的痛。新疆小偷阿迪力将姜兆东打的眼冒金星,眼睛、鼻孔、喉咙全是淤血。那段时间几乎每天都受到恶警和恶人的毒打迫害。六月份在腿伤未愈,身体虚弱的情况下又强迫姜兆东到车间干活。后来家人看望姜兆东时发现腿瘸,杨欺骗家人说是长疥,并将家人给存的200元钱揣入腰包,只买了两双鞋和洗漱用品给姜兆东。

由于未转化,姜兆东被苇子沟超期关押了十天,出来后又被单位领导配合6.10送至兴隆山洗脑班继续迫害。保卫科张敏将三千元钱交给洗脑班作为一个月的伙食费。单位领导用职工的血汗钱迫害职工,真是邪恶至极。

希望大陆所有遭受过迫害的大法弟子们能把自己所经历的、看到的、听到的迫害,冲过重重阻力详细的揭露出来。让人们能真正的看清中共恶党的邪恶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