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中国公民上访的苦难历程

【明慧网2006年2月20日】吉林白山市法轮功学员迟民祥,多次进京为法轮功讨公道,坚持修炼真善忍并坚持向民众讲法轮功的真相,长期来遭受恶党的残酷迫害。

迟民祥原为白山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一名职工。87年毕业于白求恩医科大学卫生专业。迟民祥是在1997年8月开始修炼大法的。通过学法轮功,迟民祥十多年来的跟随他的神经衰弱、萎缩性胃炎、鼻窦炎、口腔溃疡等病痛和苦恼消失了,心胸敞亮了。大法要求炼功人遇事向内找,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无怨无恨,与人为善;说真话,办真事,做真人,返本归真,在单位、社会、家庭都要做个好人。迟民祥业余时间经常带着妻子、孩子学法炼功,家庭和睦幸福,全家受益。他工作任劳任怨,业务精益求精,业绩突出,在单位有目共睹。他感到活得非常快乐,有意义。

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法轮功在东方健康博览会上荣获“边缘科学进步奖”,“明星功派”,公安部给大法师父颁发“见义勇为基金会奖状”。这么好的功法,全国近亿人修炼。可是99年7月20日法轮功被邪恶的江××强行取缔了。面对着突如其来的形势,迟民祥心里受到极大冲击,觉得简直太不可思议了。这么好的功法,一切都是光明正大的,大门是敞开的。师父希望的是知道法轮大法的人越多越好,没有怕人的,更没有见不得人的,希望人们更多了解。好东西,正法怎么会怕人知道。好人才认得和珍惜好东西;害怕善良的就一定是邪恶的。假的、坏的才怕真的、好的。所以,江××才害怕法轮功,拼命打压、封杀、掩盖真相,制造谎言,诬陷大法,不让人们了解真相,侵犯公民的知情权。迟民祥一再的问自己:难道这世上没有公理?难道江××就可以无法无天?这个中共政府不讲理,可作为是一个公民,每个人都有说话的权利。宪法是根本大法,与之相抵触的法律、文件和决定都是错误的,违法的。江××、共产恶党,也得遵守宪法,不能凌驾于宪法、国家之上。

宪法写明公民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有维护自己利益不受侵犯的权利、有上访的权利,所以1999年7月20日迫害法轮功开始后,迟民祥就想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实践,向国家反映真实情况,替法轮功说句公道话、真话,江××取缔法轮功是错误的,倾尽国力来迫害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修心向善、身心健康受益的上亿人民,太坏了。他只有上访这条路了。

第一次去国家信访局上访,门外很多人,都是各地截访的公安人员,比上访的人还多。有一个人看他们十来个人像上访的,过来连拉带叫引导他们进了信访办。没想到接待他们的是公安人员--公安已经占领了信访办,根本没有见到国家信访办的人员。结果迟民祥被白山驻京办的公安带回,一路上被手铐铐着。

回到白山,迟民祥面临的是监狱,刑拘,剃光头,在监狱强迫劳动。有个姓姜的管教用铁钥匙链对他连打带骂。市主管副书记、公安 、副局长、管教等的所谓“关心”“帮助”,只是要告诉迟民祥,放弃“真、善、忍”就可获自由。迟民祥觉得逼他穿囚服、戴手铐和脚镣见他的老母亲是最残忍的。同时她的大姐、儿子、单位领导等一起上阵,使用各种办法对他进行精神折磨,想使他放弃修炼。上访怎么有罪呢?怎么能被非法关押呢?把人关起来却说你不孝敬老人,不管儿子,是“闹事”;坚持修炼就劳教,写个不進京上访的保证就放人,不劳教,不拘押。这是哪国的法律?后来邪恶的压力下他无奈而违心的写了不進京上访的保证回了家。

迟民祥第二次上访是99年12月29日,这天,天昏地暗,大雪飞扬。他坐车刚到梅河,就被单位开车拦截回去。这次迟民祥非法劳教两年。

在白山市劳教所,迟民祥被分到二大队。因他坚持炼功遭到一个张姓恶队长对他的一顿电炮、打骂,并停止接见等一系列处罚,并强迫他超负荷劳动,拆楼房,修公路等。每天在失去自由,腰酸腿疼中度日。望着铁栏的窗外,寒冬大雪中,迟民祥看到王队长对不转化的石斌,王明之等学员使用电棍电,关铁笼子施暴、酷刑。真是无法无天!

为了替法轮功鸣冤,为严正声明坚信“真、善、忍”做好人无罪,在上访无门的情况下迟民祥只好再去北京天安门,为的是喊出积压在心里的正义之声--法轮大法好!为此迟民祥于2002年4月14日被北京站前派出所非法抓捕,在阴暗、潮湿、恶臭的关押室水泥地上每天以3个小馒头度过了37个日日夜夜。之后他又被非法关押在白山看守所37 天。迟民祥绝食抗议,被非法灌食两次。他不听恶警的指使,不抱头,被管教安排刑事犯殴打。

与迟民祥同期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中有一位名叫刘昭建。刘昭建每天都被非法灌食,灌盐水。管教让犯人打他、骂他,把他折磨的骨瘦如柴,到生命垂危时不但不放他,还非法对他判刑四年,对他继续更残酷的迫害。另一名叫滕伟强的,被非法灌食造成肺被呛出了血,竟还被非法判刑十年,送吉林监狱。迟民祥还看见七、八个法轮功女学员,被非法关押强迫劳动。恶党说国民党渣子洞是魔窟,渣滓洞和这个恶党的监狱比可真是小巫见大巫了。每个被关押过的法轮功学员都亲身尝试到了。

这次迟民祥以所谓扰乱社会秩序罪被非法秘密的送往长春朝阳沟劳教所劳教两年半。恶警是用铁链子、手铐把他送去的。

迟民祥去后就被劳教犯剃头,用冷水浇身,让他蹲着体罚。吃晚饭前,姓姜管教和班长打他骂他让他转化。朝阳沟劳教所这地方更邪恶,为了强迫转化,五大队的虞队长,姜管教,何管教,三个人一起打他,持续打了半个多小时,打一会就叫一声迟民祥的名字,看昏没昏过去,接着用电棍,软塑料实心管把迟民祥的双手铐上打,用拳掌打头、脸,穿皮鞋用后跟踩脚趾头,踢腿,把他的手打的像馒头,脸、头都肿了,拿筷子、吃饭都费劲。在三大队进行所谓的第二次“攻坚战”(即强制酷刑转化)时,七、八个恶管教用皮鞭、槁把、电棍、凉水、手铐等等,一起铺天盖地毒打法轮功学员。带头的是陈立会队长,骨干有张伟、王全民、李军、范盛禄、彭子龙等恶人,对不转化强迫坐板一宿不让睡觉,用刑事犯包夹看管法轮功学员,不让法轮功学员自由活动,不准上厕所,天天除了坐板就是干强劳动,不让说话,盘腿坐着都不行。所方强迫法轮功学员超负荷查纸,做鸟,完不成做鸟任务就得干到后半夜,没有劳动保护,更没有工资。迟民祥患严重痔疮,腿麻木,心脏不好,胃不能吃饭(有包块),整个人骨瘦如柴。他没有钱检查,所里既不管他可又不放人,还强迫他劳动。劳教所不管法轮功学员的死活,将肺结核的患者和其他人安排在一个走廊一起生活,不予隔离,结果导致十多人被传染肺病。三大队队长陈立会,公开在大会上说他就是法律,他想收拾谁就收拾谁。

迟民祥被非法超期关押25天。中国人在中国的电影、电视剧里看到描写法西斯纳粹集中营的残暴,可今天迟民祥亲身都体验到了,看到了共产恶党的劳教营,简直是人间地狱,比法西斯还邪恶。仅迟民祥在自己在劳改营接触过的就有十个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白山有三十多位法轮功学员被市政法委、610范常武督办非法劳教,其中4人被迫害致死(江源县张全福、张启发父子俩,通化矿务局丁运德,松树镇高成吉),另有两人被打断腰腿瘫痪,生活不能自理,仍被非法关押不放。

2004年11月迟民祥从劳教所出来后处境更是悲惨。妻子和他离婚了,孩子的心灵受到了很大的伤害,他自己身体受到了极大的摧残,饭量很小,非常瘦弱。

到单位上班第二天,“610”范长武又叫迟民祥去“610”,迟民祥不配合邪恶,他说自己没有罪,是被迫害、被冤枉的,凭什么去?他还没找到个说理的地方呢!2005年农历新年前,“610”办洗脑班,强迫迟民祥去,迟民祥又没去。单位有个有正义感的领导说:“共产恶党就这点事儿,没完没了了。”2005年5月25日,在市“610”和市公安局的阴谋策划下,红旗分局四名警察(刘局长带队)到单位,在工作岗位上就把迟民祥绑架走非法送往公安干校洗脑班。

因发放揭露迫害法轮功的真相资料,被非法抄家。在拘留期间,迟民祥的体检结果有严重肺结核,才被放回。回家后公安局在家附近蹲坑骚扰,使他不得安宁,原本受到摧残的身体,加上惊吓状况越来越不好。他无法在家调养,被迫离家出走。公安把迟民祥又绑架了。这次公安没有把他送回他的工作单位。单位没有见到,也不去公安局要人,却研究了开除他的工职一事,并报到市局。在“610”高压下,市卫生局决定将迟民祥开除了。

迟民祥质问单位领导:我犯了什么法,凭什么开除我?法轮功是被迫害冤枉的。江××用假自焚与谎言栽赃陷害法轮功,自己信仰“真、善、忍”做好人何罪之有?恶党让我“转化”,往哪转化,转化成假恶暴的坏人吗?迟民祥告诉单位领导,他现在身体被迫害成这样,家里有80岁老母亲和16岁的儿子怎么生活?单位、卫生局不主持公道,保护职工的合法权益,却把他开除了,于心何忍?天理何在?这不是落井下石助纣为虐吗?领导却说:“即使你没犯法,是冤枉的、受迫害的,公安执法犯法,我们也得开除你,因为我们折腾不起,不开除你我们的乌纱帽不保。”

迟民祥质问警察:你们凭什么抓我,按“真、善、忍”做好人错在哪儿,犯什么法?警察说:没有什么条件、理由就是强制转化不去不行。我们也不愿意这么干,上面强压,没办法,不然我们就下岗,个人利益受损失。

这就是中共恶党所谓的“全心全意为人们服务”和“人民公仆”的含义;人们警察就这样“维护人民的合法权益”、“依法治国”的;这就是共产恶党的“先進性”、“人权最好的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