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共的“杰出卫士”看邪党的罪恶本质


【明慧网2006年2月21日】锦州日报2005年12 月8 日A2版刊登了第三届锦州市“杰出青年卫士”评选的消息,其中锦州市劳动教养管理所二大队副大队长张春风榜上有名。事迹介绍中说他“…在转化‘法轮功’类劳教人员的工作中,有招法,有能力,有水平……6年来,他先后撰写了揭批‘法轮功’的宣传材料4万多字。”

让我们揭开这位“杰出青年卫士”的画皮,看一看他在所谓的“工作中”如何“有招法,有能力,有水平”的?6年来,张春风不停地对坚定修炼的大法弟子进行暴力洗脑和酷刑“转化”,他是锦州劳教所最凶残的恶警之一。由于他在迫害中表现“突出”,2002年被提拔为二大队(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严管队”)副大队长。以下是他的部份犯罪事实。

2000年9月13日,大法弟子史宝东因拒绝转化被逼坐凳,从早6:00至晚10:00,长达16个小时。由于长时间坐凳,他的腰部疼痛难忍,屁股都起了包,几分钟就得蹭一下。1周后他脱掉马夹并拒绝坐凳,后他被吊铐在关犯人的铁笼子门上。第3天中午张春风等恶警带着犯人焦宝民(焦手持电棍),进来后就问他穿不穿马夹,史回答不穿,张春风便狠狠地打了他几个嘴巴,又指使犯人焦宝民用电棍电他的脸、颈部、前胸、腋下,一直电到电棍没电才罢手。

2002年4月,张春风开始暗地里向法轮功学员卖期,1500元1个月,可见他不但心黑手辣,还贪婪无比。8月,张春风等人将大法弟子李中杰用各种姿势吊在铁凳子上,每天从早上5点吊到晚上9点,夜晚铐在床上。李中杰吊着坐了6个月之久,屁股都坐烂了,流脓淌血。还有一次李中杰被连续折磨5天4夜不让睡觉。

9月份开始,只要是坚定的大法弟子,就被张春风等恶警挨个带入楼北侧阴暗的房间进行暴力“洗脑”。暴力“洗脑”有两种形式:

1、先把大法弟子用手铐背铐上,再戴上硬塑安全帽,个别的要戴嘴撑子,将大办公桌斜放着,把人堵在墙角站着,不准闭眼。2名警察与1名劳教犯人为1班,每天24个小时3班倒。恶人们对大法弟子轮番问话,满嘴都是诬蔑之辞,还被逼观看诽谤录像。大法弟子被24小时罚站,到48小时,再到72小时……高压电棍随时配合使用,由1根增加到4根同时电。

2、对于不配合第1种折磨的大法弟子就让其坐大铁椅子,手脚全铐上,电棍用的就更多了,还采用往座下加垫酷刑。在此过程中,恶警李松涛面授毒计,由张春风等人具体实施。大法弟子王玉泉被张春风等人如此迫害后导致胃出血,从此落下了胃出血的毛病。大法弟子王舟山被折磨两昼夜,从大铁椅上下来时两腿变成罗圈形,下肢是紫色的,精神恍惚。

大法弟子胡凤奎(今年64岁),修炼前身患多种疾病:糖尿病(4个加号)、低血钾、皮肤癣等。从修炼大法的第三天起没吃过一粒药,所有顽疾很快痊愈,为国家和个人节省了大量的医疗费。迫害发生后,身心受益的老人因进京上访被绑架到劳教所。2002年秋,他因拒绝转化被送到二大队。张春风并没有因为他年纪大而减轻对胡凤奎的迫害。他与数名恶警一起把老人用手铐铐在暖气管子上,使人站不起来,蹲不下去,不让睡觉,轮番折磨。

12月30日上午大法弟子王贵令被从新收大队提到二大队,张春风等恶人立即将他双手背扣上,戴上头盔,用大桌子把他挤到墙角,采用暴力洗脑的第1种方式对其进行折磨。十几个小时后,王仍拒绝转化。当晚9点多钟张春风与李松涛等恶警气急败坏,他们叫来一名姓安的刑事犯一齐动手,将王贵令双手用手铐背扣上,将他两腿双盘上,用力向后拽拉至极限,然后用绳子捆绑上,摁坐在瓷砖地上。半小时后,见王仍不妥协,就又把王摁倒,扒去上衣,扒掉袜子,用多根电棍电,都是几万伏高压新电棍,不停地电王的前心后心,双腿、脚心。在遭电刑中因剧痛王贵令两次将捆绑他的绳子挣断,可见他被折磨得有多么痛苦。

张春风不但丧失人性地迫害本地大法弟子,还积极参与异地迫害。2002年12月至2003年1月,各地区恶警汇集沈阳马三家劳教所,张春风伙同另外4名恶警前去参与那里的酷刑“转化”,20天后才返回锦州。2003年12月5日,张春风又与劳教所恶警李松涛、李厚玉、周金跃、韩建军一行5人,带着自己在锦州迫害大法弟子时常用的刑具(手铐、电棍、安全头套),与本溪、阜新劳教所所谓的专项教育大队的恶警一起,对那里70多名坚定的女大法弟子进行了长达21天的迫害。12月26日才各自返回当地。这5名恶警每人因此得到了司法部颁发的奖金300元。

2003年3月的一天,大法弟子霍银山因不转化被带到一楼,张春风等数名恶警先用绳子将他捆上,吊起来。而后张春风又亲自在霍银山的腿上使劲乱踩,使他几次疼昏过去。

2004年夏,大法弟子刘万胜因长期绝食后身体虚弱,入睡困难。有一天晚上刘万胜没睡着,张春风便同恶警李松涛对其拳打脚踢。8月12日,大法弟子王林被送入劳教所,不久又被送到二大队。张春风和恶警李松涛把他单独提到一个房间。王林抵制强制“洗脑”,高喊“法轮大法好!”他一喊,张春风和李松涛立即指挥“四防”犯人,用床单绑紧他的双腿,3个小时后才给松开,然后再绑。在王林被绑腿的过程中,张春风指使“四防”犯人张铁军穿着皮鞋往他的大腿上使劲儿踩,还踩着拧他的腿,导致王林三个月不能走路,直到现在他的膝盖骨还疼痛。9月,锦州劳教所的恶警们对坚定的大法弟子进行突击酷刑“转化”,为此恶警们全都吃住在劳教所。在后半夜1、2点钟楼下的大法弟子经常听到楼上毒打大法弟子的恐怖声音和大法弟子痛苦的喊叫声。据调查这次也是张春风等人亲自动手实施酷刑,手段极其残忍。

2005年,大法弟子柴连宝、焦林和闫柏受到严重迫害。张春风亲自动手给柴连宝绑腿,昼夜不让他睡觉,还指使“四防”犯人冯英、潘雪海、张铁军对柴连宝进行暴打,暴打之后又对其进行强制“洗脑”。同年8月,义县大法弟子刘成已经被迫害得身体虚弱,双耳被打聋。一天刑事犯潘雪海早晨叫刘成起床时,因刘听力差,动作慢了一点,就被犯人潘雪海和蒋辉暴打一顿,打得刘成脸部变形,嘴口流血,鼻梁打折。事后潘、蒋二人受到张春风等恶警的不断夸奖,二犯也因此而更加嚣张。2005年12月,锦州劳教所对不放弃信仰的大法弟子再次进行疯狂迫害,张春风最为猖狂。他继续指使“四防”犯人潘雪海、蒋辉等人毒打大法弟子。

中共邪党恶警张春风就是如此“有招法,有能力,有水平,”地暴力“转化”大法弟子的!在这种暗无天日、昼夜酷刑的摧残下,有的学员承受不住,违心地妥协了,这就是所谓的90%的“转化率”的由来。这也是官方媒体所宣称的“春风化雨般的转化”。张春风的“业绩”得到了他的上司张海平等人的赏识,他便洋洋自得,开始撰写文章诽谤法轮大法,并用谎言掩盖他的暴行。

张春风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罪行累累,铁证如山。他的上述行为已经触犯了中国《刑法》第251条、248条和399条的规定,构成非法剥夺公民信仰自由罪、虐待被监管人员罪和徇私枉法罪;触犯了《警察法》,构成刑讯逼供罪和渎职罪,也违反了《国际反酷刑条约》,理应受到法律的制裁。然而,这个暴徒不但逍遥法外,锦州市司法局还把他推为“锦州市杰出青年卫士”,而市有关部门竟然批准了这一推荐。

表面看,锦州司法局把这个双手沾满法轮功学员血迹的恶警评为“先进”让人不可思议,这显然是对社会公德与公民权利的挑战;是对善良人性的蔑视与摧残,但从更深一层看,这也是必然。这是由中共恶党本质决定的。恶党靠什么起家?崇尚的是什么?是邪恶,是暴力,正如《九评》中所指出的,中共恶党的本性使它惧怕真善忍,仇视法轮功,这就使它与江××互相勾结进行这场邪恶的迫害成为必然。

经过法轮功学员不断地向民众讲述真相,越来越多的锦州人民明白了大法的美好,越来越多的世人站到了正义一边,目前法轮大法已在全球越来越广泛的洪传,江泽民、罗干、刘京、周永康等迫害大法的邪恶高官已经在海外多个国家遭到起诉,审判他们的日子已为时不远。在这种正义之声遍及全球,中共恶党即将解体之际,锦州市的恶党迫不及待的把张春风这种邪恶之人树为恶党的“卫士”,不过是在为这些对大法犯下大罪的恶人撑腰壮胆,同时也是在垂死关头诱骗张春风这样的罪恶之人死心塌地的作邪党的“卫士”最后与邪党一起下无生之门,为邪党殉葬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