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上法庭的经历:给法官讲真相


【明慧网2006年2月22日】前段时间义务送大法弟子为讲真相而办的报纸,常常遇到一些干扰和考验。有一天深夜开车送报纸,走在半路上才意识到忘记带钱包和驾照了,但回去拿已经来不及了。心想:真糟糕,为何忘记了带驾照!路上可要小心,切莫违规。

回家的路上,顺着车流向前开。突然我看到在后面几辆车后有一辆警车闪着红灯,心想可能是我后面的车违规了,因为我自己一直在限速之内。没想到,警车绕过后面的车,尾随着我。我没有理睬,它鸣起了警笛。我只好停下来。

警察来到我车前,要我出示驾照。我回答说忘记带了。警察立即很严肃的要求我下车,马上搜查我全身,另一名警察搜查车子。警察又发现我驾的车的牌照过期了。警察命令我坐在警车的后座上。我意识到问题很严重,马上开始发正念。我向警察解释,我是驾朋友的车做义务送报,不知道车牌过期了。警察问了我的姓名,出生日期和住址。他通过电话,查到我的驾照是有效的。然后给我一张要上法庭的罚单,说可以走了。我松了一口气,开着车回家了。

按照常理,这次警察随机查车,我随着车流过去几分钟了,不应该再追上来单单查我驾驶的车。我平时特别注意,出门总是带上驾照。而同修把这辆车捐献出来拉报纸,她从外州搬迁来,平时她也不开,也忘记了按时更新牌照。我想是旧势力看到了我们的疏忽,指使警察来找麻烦,浪费我们的时间和金钱,干扰我们救度众生。

提供车子的同修安,听后向我道歉,并马上和车辆管理部门联系,要求更新牌照。由于搬家好几次,车辆管理部门没法把更新的注册资料寄到新地址。开庭的前一天,我们还没有收到更新资料。同修请相关的部门出了一个证明,表明已经申请更新了。安很细心,表示要和我一同上法庭。我想不用她再耽误大半天时间了。她说是她的疏忽造成的,她还是请了假,和我一同去法庭。

这是一个城外郊区的法院,法庭内有二位法警,要求出庭的人坐好。开庭前,法官的二位助手开始忙碌着。当法官到来时,全体起立。等法官坐定,我们才坐下。一看除了我们二人外,其他人都是当地的白人和黑人居民。通常一个法官一上午要审理好几十号人,每个案子最多一二分钟。

一般法官都会比警察友好,不会感到紧张。在我们前面的案子,看起来都是一些民事诉讼案件。一般都有律师陪同,有的涉及到政府的福利,还有市议员出庭作证。我们发了好几次正念,否定旧势力的迫害。

终于等到法官念我的名字了,我来到法官面前。我看到法官脸上稍微有些困惑,我便向法官介绍,和我一同出庭的安是车主。法官开始向安问话,我原来准备的一套说辞,也用不上了。安向法官解释了因为外州搬迁过来,地址变更了几次,耽误了更新车牌。法官十分讲理,了解了情况后,问安是否可以把那封证明她正在申请的信件留下,安交给了法官。法官宣布决定免于任何处罚,罚单作废。我一听判决结果,比我预期的还好。我赶紧谢了一句:尊敬的法官,谢谢你!我想快步离开这戒备森严的法庭。

安不慌不忙的对法官说:“谢谢美国公正的司法体系,让我们有机会在法庭做申辩。法官能够站在公正的立场上判决。”我又补了一句谢谢法官,准备离开。安问法官:“我可以向您介绍一桩中国的司法案子吗?”法官显得很友好的回答:“你可以说!”

安对法官诉说:“在美国的土地上,法律赋予了保护美国人的权利,我感到欣慰。您知道,我出生在中国大陆,我要告诉您一件令人伤心事情。我一群在中国大陆的同胞,他们仅仅为了祛病健身,提高道德,炼一种叫法轮功的功法。中共不经过任何司法程序,把这种健身的活动定为非法。在过去的7年里,已经有几千人被警察和政府官员迫害致死,数十万人被非法关进监狱。这场迫害还在持续着。”

法官表示她听到这种事感到很惊讶,对这些受害者表示同情。法官说每年中国都会派律师团来他们法院见习一些时间,那些律师很年轻,有些人才35岁。安继续说:“我手头的这份报纸,报导了一位叫李祥春的美国公民,是一位法轮功学员。去中国探亲时被抓,被判了3年监狱。”法官对安说:“我能看看这个报导吗?”安把报纸递给了法官。我一看是一份英文大纪元,一份有相当比重报导中国真相的报纸。当天的报纸还有一篇关于中共利用文化交流,向美国渗透暴力和仇恨,有关“同一首歌”的报道。

法官审理我们的案子,大约只花了5分钟。她用10多分钟,认真听安讲述法轮功在中国大陆受迫害、没有任何司法保护的状况,台下等候审理的人也一同安静的听着。因为下面还有在法庭上等候审理的案子,安只好结束她的演讲。法官非常感谢安提供的情况,她表示当天晚上就会好好研究。法官继续她的案子审理,我再次对法官说谢谢,便离开了法庭。

在回来的路上,我感触很深。原来心里一直在责怪旧势力给我制造麻烦,浪费我的时间金钱。同修安的正念正行,让我看到了自己修炼中的不足。同时让我看到不管旧势力如何捣乱,只要我们有正念,它是干扰不了我们讲真相和救度众生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