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我的母亲吴玉娴(图)


吴玉娴

【明慧网2006年2月23日】元宵刚过愁肠已断,我的母亲法轮大法弟子吴玉娴已于2006年2月9日被中共邪恶政权迫害离世。回想母亲曲折经历的一生感触颇多。

*辛劳一生,晚年有幸得大法修炼

母亲于1956年考入广州中山医科大学医疗系本科,毕业后在“文革”浩劫期间曾下放农村。先后在广东湛江医学院儿科教研组,佛山地区第一人民医院内科,开平县月山公社卫生院,开平中医院工作过;1976年“文革”结束调回广州越秀区中医杂病医院,曾任副院长直至退休。

母亲在几十年所工作的医疗单位,尤其是下放农村时期医疗条件所限,当遇到危重病人时母亲总是首当其冲的积极参与抢救,(如出血性钩端螺旋体病,重症伤寒等。)使许多危重病人转危为安,并培训了不少赤脚医生,使之成为当地的队医、厂医付出自己的一份力量,为此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

回广州医院工作期间,因照顾年老患病的外婆,1994年母亲提前离开工作单位;日夜操劳料理外婆因卧床引起的大面积褥疮深可见骨的伤口,最终用了五年时间精心护理而治愈创出了奇迹。

母亲多年的辛劳使自己心脏(甲亢)等毛病时有出现,1995年底一个偶然机会母亲到广州越秀公园开始学炼法轮功,并在很短的时间内使疾病康复,在几十年从医实践当中及所受现代科学教育的认识。使母亲更坚信法轮大法博大精深是真正的科学,为此在97年广州雕塑公园新建炼功点并义务当辅导员,使更多的人能了解法轮功并加入法轮功的修炼。

*坚持信仰 屡遭迫害含冤辞世

99年在江氏与中共打压法轮功时母亲于2000年2月到北京上访后,被非法抓捕送回广州越秀区看守所关押15天,

2002年1月1日母亲与哥哥吴志均因不放弃法轮功信仰,同时在广西梧州被捕,分别被非法判刑七年、八年,送广西南宁女子监狱和广西桂林监狱。在此之前2001年12月3日我的太太朱洛新(原广州市荔湾区辅导站副站长)也同样因不放弃法轮功信仰被非法抓捕判刑十年,送广州市郊广东省女子监狱。而我本人也于2001年5月28日被捕后送广州市第一劳教所劳教两年,期间从2002年1月25日至2002年6月8日被吊铐在劳教所五大队操场曝晒。我母亲的妹妹吴玉韫也因不放弃法轮功信仰于2004年9月被迫害致死,其它迫害细节暂不赘述。

2004年6月,母亲在广西南宁女子监狱被迫害得了乳腺癌,而且是晚期,才获准保外就医一年。在将近期满一年时即2005年4月,广州女子监狱派员曾先后三次胁迫我母亲放弃信仰法轮功,否则不续办保外就医并送回广州监狱,母亲不从只得离家出走。2005年7月11日上午10点左右,母亲被郑州国安抓捕,并通知广州女子监狱人员飞抵郑州去认人。持续两天两夜审讯,母亲在第三天(即7月13日)上午8点突然大出血,有关人员拿来许多毛巾止血仍无济于事,直到怕出人命担责任时才放人,母亲独自艰难的忍着伤痛从郑州坐火车回到广州的家中后,持续发高烧二十多天身体状况急转直下,广州女子监狱及街道有关人员才匆忙补办了保外就医手续,临时把母亲的关系推到社区每月只给300元的救济金了事,以掩盖其迫害的罪行。(有当时的证明为证)

单位在610的指使下已在多年前扣发了母亲的退休养老金,母亲在严重缺乏生活费、医疗费的双重压力下艰难的度日,每天都要承受着身体的剧痛最终含冤离世。

母亲去世的当天中午2点,需家人到派出所开证明,由于是被非法判刑并注销户口,广州三元里派出所及广州华乐街派出所及东山区公安分局三方互相推诿,拒开证明。拖延至深夜12时才勉强开证明,家人为开张证明跑了近十个小时才办完,随后两天简单的告别仪式上,610有关人员不准家人读悼词,家人只能到户外去草草宣读。母亲后事所需费用要家人承担,若单位支付需另请上级批准才能答复。

通过这些事,让我们看到江氏与中共打压法轮功的残酷。人都被迫害死了还要继续迫害。而且在中国还有无数个家庭正在遭受同样的迫害。呼吁全世界的善良及正义之士都来关注中国大陆对法轮功的迫害,迫害必须立即停止。

广州越秀区中医杂病医院电话:广州区号 :020
医院总机 :81889971
院长电话 :总机转8222
书记电话 :总机转8666
中药房 :总机转8204
西药方 :总机转8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