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修炼小故事


【明慧网2006年2月24日】

1、下车间

99年7.20后由于得法晚,对法的理解没有那么深,单位因为我炼功,把我下放到车间劳动,我认为是对我的考验,没能走出来证实大法,但我时刻以修炼人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半年之中,有好多人劝我不要再上班,去外挣钱更好。(因为我是医生,当时开诊所很赚钱。)我放下了为名为利的心,当时想,我在这儿来是修炼来了,不是挣钱来的,在车间里吃了很多苦,因为当时环境很恶劣,人们看我的眼光都不正常,我不在乎,不与别人争,我抢着干脏活累活,别人不干的活我干,后来车间主任把我提名为“先進模范”。我把车间当作我的修炼好环境,有法在心中,心里总是乐哈哈的,半年后,单位裁员,三十多人下车间,唯有我被从车间提了上来,我当时悟到是师父安排的。

2、开创学法环境,讲真相

从车间出来,没有回到我原来的医务室,而是又兼化验员,那行我根本不懂,当时只想让干就干。时间不算很长,我就想,开创学法环境,因为我得法后一直在单位学法,当时我一直没有走出来,是因为我看到学员被抓進劳教所,学不了法,炼不了功,我就认为不对头。认为师父给安排的修炼道路不应该是这样的。刚开始到化验室,我有时闲着没事就翻常人杂志,但看了就头晕眼花,我悟到要学法。于是我就拿书到单位,开始着看,你藏着,那就有人来翻,因为我用单位化验表盖着,人们来了有意无意的就给我翻出来了,谁都有些不好意思。后来我的同事体检时查出有瘤子,看我身体好,7.20以前又听我说起过法轮功,就想到了炼功,我就给了她书。这时师父新讲法出来了,我非常震惊,发现自己没有按师父说的做。去北京,当时没有那个胆量,就先在单位讲吧,我看书,后来就有意的让那些爱传闲话的人看到,一夜之间传遍了全厂,(其实我是故意让她看到,因为我想直接跟全厂人说我炼功,怕不被人接受,总不能见人就说,人家也不理解,再说我神经病。)后几天,关系不错的人直接找到我跟我闹,担心我出事,我笑着说:我注意点。

后来,我想到要跟单位领导讲,比被坏人打小报告好,总有一天我炼功要让他们知道,我就采用了书信方式,因为要用智慧,合理恰当的做到别人能接受, 我选在快下班的下午时间,因为那时领导处理问题在上午,下午安静,人也少。第一次真是在放下生死,因为那时610抓人办、洗脑班很猖狂,(我记住了师父要的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我修炼做好人要堂堂正正。)再就是我根据此人的脾气喜好,我简明扼要的写了开场白,用了半篇的文字告诉对方我为什么对法轮功坚定。抄写了几篇师父经文,“做人”“富而有德”“境界”“何为迷信”等,让他自己看了就明白。就拿这封信,我送了五天(五次),开始打算从门缝放,随着每天我的怕心渐放,直到放稳,心不稳我还回来,第五次我敲开门,面带微笑的给了领导,那天他下班时还没走,因为我当时狠下心,什么都不管了,心想事后爱怎样就怎样,开除、抓、劳教都无所谓了,我都要按师父讲的做,可是从那以后领导对再来找我麻烦的公安有意的敷衍了,过了几天我发现自己没事,那时在法上又明白了一层理:当你把心放下之后,你发现什么都不会失去。

后来我在学法时,不再用别的东西盖上,人们去了之后只是远远的看看,再后来我就堂堂正正的学法了,这段时间持续了几个月,直到现在,人们看到我学法,好象很正常,后来我在单位 直接发真相光盘、传单,全厂人都知道我学法轮功。

3、用智慧反迫害,拒写保证

2001年五一,市纪委向单位施压,让我写保证,不去北京不集会,单位工会负责人直接给我说:“你炼在家炼,但是得签个字。”我就开始跟他讲理,他被我说住了就转了话题,我们科经理也在场,我跟他们理论了一上午,他说你下午还来,中午找同修切磋,同修说看你心里哪有漏,我发现怕公婆知道担心,我就回家直接告诉老人他们找我麻烦呢,下午去那儿我又拿着师父手抄经文,去了之后只有其中一个人,那里有办公桌,一边一个老板椅,门口有两个会客用小沙发,我上午在沙发上坐着。下午晚就坐在了桌子对面的老板椅上,我觉着那儿才是我应该坐的地方,我开始给他看,讲真相,后来另一位领导進来我没给他让座,就他坐在小沙发上,他说不过我拍桌子走了,另一位被我质问人道主义哪里去了,我受那么重的伤,让我下车间,干重体力活,没人关心我,我信师父,因为炼功身体好了,工作坚持下来了。我说以前我没说过,现在你们找我说那我就好好说说,后来他让我回去,我不走,继续说,说得他眼圈都红了,说了三次让我下去,后来我见他语气软了,我才走。就这样,再也没找过我写保证。

4、正念正行,不让邪恶任何目地得逞

自从7.20后,我很少看电视,所以内心干净,很少有杂念,也不知道邪恶迫害的程度,连天安门自焚伪案也是后来在真相光盘中看到的。

可能是一个它们所谓的敏感日,记不太清了。我们单位有很长的时间不让休假,那次休假两天,忽然通知我上班,说有工作要干,那我就去了,可是到那儿问了别人说没事,他们不敢直接对我说限制我自由,使了个圈套,我直接回家,在家里(当时也激动了)给单位打电话找领导理论,告诉他们我去了,以为有工作,我可以任劳任怨,但发现被骗了,主管部门经理说,你必须来。我告诉他,我的休息日是我的权利,你爱怎么办怎么办,我又没犯法。他说你炼法轮功就犯法,我问他我犯了什么法。他说你有活动,我说那你就派下人来跟着我,(邪恶是怕曝光的)他说我闲着没事干了。就放了电话,过后据在场目击人说,三个厂领导都在场,好象有什么大事一样。

后来我该上班就上班,该休息就休息,不让他们的目地得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