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就电视插播安全问题与同修切磋》有感


【明慧网2006年2月24日】今天,当我阅读完了明慧网2006年2月21日的一篇学员文章《就电视插播安全问题与同修切磋》后,对插播问题有了新的认识,旧有的观念也开始破除。

正如文章中所说,很多同修对“插播”这一词组都非常敏感,心里的压力就更不必说了,所以长久以来,很少有同修能够真正的在法上用正念来探讨插播这种救度世人的一个非常好的方式。以前我对插播也很敏感,甚至说是畏惧。长春插播事件后的邪恶疯狂已经让我们不自觉的形成了固有的变异观念,插播是邪恶最害怕的,插播的同修受到的迫害也是最严重的。“一个人想不要紧,两个人想也不要紧,那是个人修炼问题。大家都这样想,在整个大法弟子的群体中,这是个什么现象啊?一个强大的波动,一个强大的执著。”“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正因为我们都这样想,使邪恶抓到了以此迫害我们的最大借口。

就拿此次海城成功插播《九评》一事来说,我听到后的第一念是惊叹、兴奋,佩服插播同修的勇气与正念,但同时不好的一念也随之上来:海城的同修恐怕要受到骚扰,会不会出现大搜捕?不由得心里开始为海城同修的安全担心,甚至打电话询问那里同修的近况。细想想,多么不好的思想念头,完全是在承认旧势力的迫害。虽说一直在为此事发正念解体邪恶,不允许邪恶考验我们,但总感觉力度不够大。究竟我们的问题出在哪呢?

在阅读完这篇文章后,我觉得问题就出现在我们没有真正的从理性上认识插播。自7.20以来,为了救度众生,大法弟子采取了各种各样的方式,发传单哪,挂条幅,贴标语,播放真相小喇叭……当然也包括个别的电视插播。由于插播的震撼力大些,我们从思想上就将其与其它讲真相方式区别看待,可以说看得也比较重,而没有用平行的眼光,把它当成很普通的救人方式。试问,如果在讲真相中,我们只搞电视插播行不行?答案是不行。既然它不能成为讲真相的唯一方式,那它也就和其它方式是并列的关系,没有什么特殊。我们为什么又偏偏如此看重它呢?是技术上的难度吗?难道它还会比一个没有文化的农民学电脑难吗?不是!是邪恶对插播同修迫害太严重,造成我们心理上有恐惧感,才看重它吗?也许有同修说,可能是。那么我想反过来问一句,是不是我们首先面对迫害没有从正面认识,加重了怕心,让邪恶因而抓住了我们有漏之心,才在插播上疯狂的迫害大法弟子呢?

记得迫害刚开始时,有大法弟子提出发传单讲真相的建议,由于认识上的差距,一些同修开始反对,认为这样做会加重修炼环境的艰难,会加重邪恶对我们的迫害。后来大家及时在法上沟通交流,认为发传单没有错,我们做的是最正的事情,为什么要怕呢?当大法弟子提高认识后第一次发传单时,即使个别的同修家里有警察上门骚扰调查,也能堂堂正正的面对,不怕他们,最后邪恶只有逃跑的份儿,再也不用调查资料是谁发的来吓唬我们了。从此,派发资料自然的成了大法弟子一种最平常、广泛的讲真相方式,没有谁觉得这是一件什么特殊的事情。尤其正法形势发展到今天,很多环境正的好的地区,警察对大法弟子发真相资料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怎么管。试想,这发生的一切一切不都是我们的心态影响着周围的环境吗?那么此时再想想插播后带来的严峻性,是不是我们的心不正招来的呢?如果我们都不把插播看重,把它和发传单摆到一个位置上,勇于推广插播,不承认插播会有什么迫害,再来看看形势会什么样?还会像现在这么严峻吗?

同修们,在插播问题上,真到了我们应该改变旧有观念的时候了,如果我们都能做到时刻用正念看问题,邪恶就会自灭。以上是我看完同修文章后的一点认识,不当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共同提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