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庆阳市大法弟子刘志荣被害后 恶警掩盖罪恶

【明慧网2006年2月26日】2005年元月11日下午,甘肃天水监狱狱警在西峰区派出所领导的陪同下开着两辆警车去了刘志荣的家中,欺骗其妻说刘志荣昨晚(元月10日)自杀未遂,因及时发现,抢救有效,本人拒绝用药治疗,一切费用均由监狱承担。其妻当场质问刘是否已被害,在场警察都避而不答,并督促家属连夜赶往天水医院说服配合治疗,前去的还有西峰区寨子乡司法所二人。

去天水的路上,同车的警察对刘妻说:“刘志荣用刀片割断脖子上的动脉血管。”晚上2点钟抵达天水,还未进入市区,众恶警开着警车早已在半道上等候,拉刘志荣家属的警车开进天水长开招待所时,院内停着许多警车,楼上楼下早已被众恶警把守,两个女警殷勤的上前嘘寒问暖,一位便衣胖子跟上来向刘妻打问其家庭状况。刘妻责问丈夫究竟怎样,他们异口同声地说:“我们平时呆在机关,监区的事一点都不知道。”便衣胖子安然地说:“刘志荣自己弄自己哩!与任何人没有关系。”当追问用什么凶器时,一女警说:“可能是刀片吧!”刘妻说:“刘志荣这些年转了几个监狱,每个监狱我都去探望过,剃须刀根本就带不进去,哪来的刀片?”他们一个个支支吾吾地说不出什么来。

14日早8点钟,天水市法院来了一帮人,说要带刘志荣的家属们去见刘的遗体,其中一位领导再次说刘志荣是自杀的,刘妻再次追问:“刀片从何而来?就算是自杀,为什么要自杀?为什么转到天水监狱二十来天就没命了,那你们为什么不自杀,刘志荣“自杀”的后面一定有你们不可告人的原因!”他胸有成竹地回答:“我们一定会给你一个圆满的答复。”大客车把亲属们拉到火葬场时,人是从冷冻室推出来的,只穿了一件红裤头,端端正正地躺在一张活动床上,从头到脚蜡黄蜡黄的,嘴唇半张好象要说什么一样,两手成半握拳姿势,两小臂及两手上血迹斑斑,腹部下凹,看样子已经有好多天没吃东西了,刘妻本能的哭喊着:“他不是自杀的,他不是自杀的,他是你们害死的,他是你们害死的‥‥‥只要还有一口气,我一定要查出害死他的凶手。”她距离丈夫的遗体只有三、四尺远,本想扑上前去仔细的查看一番,被两个女警死死的掐住胳膊,前后的男警连推带搡,架出了火葬室,亲属们和法院几个提着文件夹的人留在里面,门外黑压压地站着一大帮警察,封锁着刘志荣“自杀”的内幕。

回到招待所时,亲属们都说右脖颈上有二、三寸长的口子,肉向外翻着,还有割了三下的刀痕,两个动脉血管被割断,全身上下除了右手腕上有一点细绳勒过的痕迹外,其余一点伤痕也没有,而且面容慈善、安详。法院人拿出从不同角度拍的照片上看,左手搭在右脖颈上,右手臂搭右肩上,大拇指、食指、中指捏在一起,右肩下面一暖水瓶内胆碎片用卫生纸包着按在血痕里。仔细想想,暖水瓶碎片用劲大了可粉碎,那么长那么深的伤口,没有坚硬的利器怎么割下。一监区中队长一再说号室一姓黄的犯人说元月九日晚1点钟还起来上厕所,第二天早晨6点钟同室的9个人都起床了,惟独刘志荣用被子蒙着头不动弹,床底下还有鲜血。当时连床一起抬在室外拍摄现场照片,手腕是伤痕是用铁丝向下拉小臂是留下的。其实那个痕迹很可能是临死之前手铐的痕迹。当天下午邪恶带了两个法医陪同众亲属假惺惺地验尸,每个部位都拍了照片,因全身的血已流干,伤痕根本就验不出来,大冬天还要放在冷冻室里,不难想象,这不就是怕有伤的地方腐烂吗?在清理遗物时,发现被褥不是家属亲自送的,而是一套全新的军用被褥,邪恶之徒说这是转来天水时他们给刘志荣送了一套新的。这根本就不可能,说明人根本就没有死在号室。

因刘妻是法轮功学员,深知监狱残害大法弟子的阴毒手段。而且悉知丈夫一身正气,怎么可能自杀呢。或许是注射了什么药物后邪恶割断他的血管,或许是吃了什么,而后作了假现场,其余的亲属均被假象迷惑。邪恶乘机要挟,并列举了五条,大概是 :一、“罪犯”刘志荣属自杀;二、当地火化;三、鉴于家庭困难,给予体恤费6000千元(这还是众亲属力争的,否则决不会主动给予,他们说按监狱规定,自杀的一律不给家属赔偿费);四、不许家属诋毁本监狱名誉,不得找后帐;五、日后刘志荣的财产问题不许找监狱算账。刘妻气愤难平,勾掉了罪犯二字,因找不到刘志荣“自杀”的证据,纠缠几小时后,在众亲属的劝说下,刘妻只好违心的签了字,再继续僵持,惧怕连骨灰都拿不回去。

元月14日晚10点左右刘志荣的遗体火化于天水火葬场,年仅43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26/1216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