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大法弟子宁军遭迫害致死事件补充(图)


【明慧网2006年2月27日】宁军,男,五十多岁,家住牡丹江市西安区西二条路。宁军坚信大法,多次被非法劳教,屡遭非人折磨。2002年9月9日,在遭到非法通缉半年后,宁军在牡丹江市红旗医院讲真相,被告发,被绑架到牡丹江市爱民公安分局受尽酷刑,迫害得生命垂危。2003年年末,看守所曾向办案单位爱民公安分局开了二次病危通知书,都被不法人员借口不予办理,同时将他非法判刑五年。2004年农历新年前,宁军被劫持至牡丹江监狱继续迫害。2004年9月,监狱诊断病危,宁军于2005年8月12日被迫害致死。

* 进京上访遭非法劳教

1999年9月,宁军和同修一道进京上访,被非法劫持至牡丹江第二看守所,年底被强制进洗脑班(遣送站院内)迫害。宁军坚信大法,2000年元月2日,又被不法人员押回看守所、非法劳教二年。

2000年7月中旬,牡丹江四道劳教所出入所,集中全所二十多名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进行所谓的“学习”,实为强制洗脑迫害。恶警军训教员邱成,利用军训方式迫害大法弟子。从大法弟子宋岩(现在被非法关押于牡丹江监狱)处搜出一本大法书《转法轮》,对宋岩拳打脚踢。随即,出入所队长张俊荣,带领出入所指导员李龙雨等对二十多名大法弟子进行非法搜身。特别对大法弟子宁军,恶警张俊荣亲自打宁军嘴巴子,用拳头殴打。宁军不为其淫威所动,当时有李启亮(被迫害得精神失常)等多名大法弟子遭到毒打。

在看守所,宁军被迫害得肝腹水,肚子很大,走路困难,尿血。这样,不法人员也没有改变他的信仰,不得不将他送回迫害法轮功的大队。后由狱警看守着住进了医院,被确诊为肝腹水,并表示活不了多久,劳教所不得不给办了保外就医。

回家后,在家才呆五个月,管理科长麻立彪和出入所教导员李龙雨出面把宁军给骗回劳教所进行迫害。超期劳教9个月后,于2001年10月11日释放。

* 讲真相被恶人举报 受尽折磨被非法判刑

2002年9月20日前后,宁军在红旗医院讲真象,被告发,被红旗医院工作人员非法绑架,遭到毒打。在派出所又被迫害一天一宿,既不知宁军的姓名,又没有得到任何东西。由于他当时的一句不经意的话:你们这些恶人对我不算什么,劳教所都没把我如何。让邪恶之徒钻了空子,恶警将宁军带到劳教所管理科被辨认出,知道他是宁军,知道了宁军是所谓的被通缉的大法弟子。宁军被转到爱民公安分局刑警队,妄想从中得到它们升官发财和进一步迫害大法弟子的机会,连续几天几夜的上刑,宁军全身出现浮肿。恶警见硬的不行就来软的,一个政保科长年轻时和宁军曾有一面之交,欺骗宁军帮他脱离困境,只要他交出电脑、打印机、复印机,就可以放他。宁军信以为真,交出这三样东西,反而被关进牡丹江第二看守所。

在牡丹江第二看守所,看守所认为宁军是“重要人物”,把升官发财的机会寄托在宁军身上。在所长刘军和恶警王强的授意指使下,犯罪嫌疑人付军红,曾经给东安分局做卧底,诱捕抓刑事犯,指使被关押的三名小犯罪嫌疑人,对宁军进行二十四小时监控,不让睡觉。而且恶警王强用铁链子把宁军拴上,固定到地板上,一般只有死刑犯或重大嫌疑犯才用。每天只给一块发糕,给几矿泉水瓶盖水,加起来还不够两口,其目的就是想从宁军身上得到升官发财的机会,宁军被折磨得腿肿的如腰粗。这样,它们怕出人命才住手。

2003年年末,看守所曾向办案单位爱民公安分局开了二次病危通知书,都被不法人员以种种理由、借口不予办理。怕宁军上告,所长刘军和恶警王强假意同意宁军保外就医,待宁军还没完全恢复时,已被非法判刑送往牡丹江监狱。

宁军被非法判刑五年,于2004年农历新年前,劫持至牡丹江监狱继续迫害。2004年9月,宁军被监狱诊断病危,要到市医院检查,家属付钱后,直到11月监狱才将宁军送到公安医院维持生命,同时办理了保外就医。由其父亲等家人抬回家。

* 和同修交流切磋 尽力做好三件事

宁军回家后,看书学法修心性,和同修交流切磋,帮助没走出来同修走出来,继续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写信给所认识的正在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叫醒走过弯路的昔日同修。同时也与在外地的牡丹江同修切磋,共同在法上提高。终因长期的迫害,宁军于2005年8月12日下午离世。这真是人间又一惨剧,白发人送黑发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27/1217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