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知道的马三家“女二所”的迫害事实

【明慧网2006年2月27日】“女二所”分为三个大队,政委:王乃民,四分队队长:管林(音),六分队队长:任红赞。

一大队在二楼,即“严管队”。这里非法关押的都是非常坚定的大法弟子,她们都不穿“号服”,不劳动,整天被强迫坐在屋子内不许出去,从早晨六点到晚上九点(刚开始到九点半)。坐时不允许随便活动,要求坐军姿。对面有“四防”、“坐班”看着,做记录,谁闭眼、谁转头、谁活动等等都不行。屋内还装有监视器,24小时监视。监视器用电子钟作遮掩,屋外的门窗玻璃全用塑料胶纸粘上,只在门上或窗上挖一个小孔,往屋内窃视。时刻监视着这些大法弟子,不准看经文、立掌发正念、炼功等。如发现则立即被送進“小号”进行折磨。有时队长故意找茬,因一句话或走路不拐直角也会被罚站或不准睡觉甚至送进“小号”。关“小号”的时间十天、半月、一个月不等,都由她们说了算。喊一句 “法轮大法好”加期一个月,如在操场、食堂喊则会加期三个月不等,说是影响不好。人权、人的尊严根本没有,体罚、加期、送“小号”她们随便想怎么做就怎么做,随她们的心情而定。不穿“号服”不准到食堂吃饭,不准出外晒衣服、不准打开水。所以一大队的大法弟子全在屋内吃饭,由“坐班”、“四防”送饭。洗漱只有五分钟,偷偷洗的衣服只能用绳子系上挂在窗外,如被“坐班”、“四防”、队长发现,只好搭在盆边晾干或被扔掉。吃饭多为粗粮,只有星期三、六有米饭。喝的是自来水,那些“坐班”、“四防”打的开水再多,用不完倒掉也不给喝。上厕所每个分队轮流去,彼此见不到面,由“坐班”、“四防”看着,走路必须拐直角,相互之间不许说话,递眼色也不行,就在身边看着上厕所。更有甚者,有的“坐班”、“四防”为了早点减期还故意陷害。

二大队在三楼,关押都是“不转化”者,但他们被迫穿“号服”,可以到饭堂吃饭。开始的时候劳动、做早操,干的活主要是剥大蒜、收拾卫生、在食堂帮忙做饭及户外劳动。之后抑制迫害不再劳动,中午不让上床休息,坐在小板凳上,强迫听、看一些邪悟的东西、背“三十条”等,晚上要坐到十一点半(以后恢复晚上九点半)。假如她们脱掉“号服”,则被加期一个月还要挨男队队长的打,之后再拖进小号关押一个星期、半个月或一个月不等,再送到一大队严管起来。严春娇就是,在 “小号”不准洗漱,吃喝拉睡都在屋内,窄窄的小屋内只有破草垫,没有被褥,这还算是好的。

三大队在四楼,几乎都是“转化”者,有的刚进来大法弟子也送到这里来“转化”。她们其中一多半心中是明白的,但是为早点减期回家等原因,被迫这么做,其实她们的内心是很苦的,但为早点离开这个黑窝违心做了自己不愿意做的事。

一楼的大厅内摆放着一些宣传画,都是一些邪悟的东西。在厅的右侧是库房,原来是放置一些劳动工具,之后用做隔离新抓来的大法弟子,在这里强迫“转化”,以后在这里对坚定大法弟子进行灌食、输液等,不配合的就被 铐在床上或暖气管上。大厅的左侧称做“铁门里”的,一直是用来迫害坚定大法弟子地方。朱云曾在这里被绑在床上灌食近1年,关在这里的大法弟子不允许她们随便上厕所,有的被逼的便在裤子里。这里的迫害最严重。

“所部”正对着大门,是苏静、王乃民等其他警察居住和工作地方。

刘春杰(男)、裴凤是夫妻,曾经对关在小号内绝食的大法弟子大打出手,曹玉杰、陈兵都是大夫,用多次插管等手段故意折磨绝食的大法弟子。其灌食方法:揪住头发直接摔倒在地上或使绊子摔倒地上几个人按住往嘴里下管子,或直接往嘴里灌,致使有的大法弟子当场窒息。孙春秋:一大队干事,专门负责给大法弟子加减刑期,她与大队长谢××合谋,随意给坚定大法弟子加期。

关押在马三家“女二所”的部份大法弟子:
陈海滨(大连)、胡玉媛、吴丽霞、郭秋丽、郑艳荣(大连)、李红岩、邱美艳(东港)、张春刚(东港)、王兰芬(大连)、周连荣(大连)、兰丽华(铁岭)、高美玲(大连)、李梅(大连)、朱云(葫芦岛)、于杰(大连)、张丽荣、王丽香(葫芦岛)、宫学荣(大连)、李军(大连)、林秀芹(本溪)、孙桂英(本溪)、丛爱冬(营口)、张秀梅、严春娇(本溪)、王爱珍(旅顺)、杜淑花(凌源)、龙淑芬(沈阳)、董静哲(沈阳)、刘秀芬、张伟迪(沈阳)、谢德文(大连)、王玲(大连)、白华(沈阳)、杨宝英(阜新)。

关于董静雅:2005年4月27我们一起被关在 “严管队”一大队一队,大队长:谢××、李铭玉,副大队长:王书征(音),队长:任红赞、裴凤、图××。由于她抵制迫害,不穿“号服”,被铐在队长办公室的暖气管上,只能站着,从早上八点多到晚上九点多,期间不让上厕所。当时任红赞还打她,晚上送她回来还看着她,不让她和别人讲。之后她又开始绝食抵制迫害,她们就给她灌食,灌完后故意不拔管,狱医曹玉杰、陈兵故意多次插管折磨她。为了不让她绝食,逼她穿“号服”,把双手铐在椅子上,或逼她坐在储藏室的水泥地上。见她绝食后无力,给她套上“号服”,静雅晚上回来后即脱掉。大约一个月后她被调到别的屋去,从此以后再没见过她。

关于丛爱冬(营口人):2005年4月份,由于 “马三家”女二所恶警的野蛮灌食,致使她精神受到很大刺激,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误吞下两块铁夹子,令她腹痛难忍。多次到医院检查,在花费近千元的情况下仍无好转,女二所隐瞒实情,不给医治,故意迫害,令她每天生活在痛苦之中。张磊因一点小事将她铐在暖气管上长达十几个小时,期间不让上厕所。所参与者:苏静、谢××、任红赞、裴凤、刘华、谢家川、张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