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共同精進


【明慧网2006年2月28日】几年来旧势力利用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对一些法理不清、潜意识中还有治病因素及不太精進、离开集体环境的同修从身体上迫害,想要达到破坏正法的目地。而对于这样的同修,特别老年同修就是一次生死关。那么,凡是遇见此事的同修也是一个信师信法的考验、修自己的过程。

去年5月2日晚上8点多钟,接到了弟弟的电话:继母(70岁,平时叫大姨)早上5点多摔坏了,挺严重。我想让弟弟开车接我去看看,弟弟说算了。放下电话,我心想:能怎么严重?都学了十年大法了,明天去吧。当时娘家嫂子在我家,她状态也不好,再加上继母住在农村,有十几里的路程,这都是障碍我不马上去的理由。

第二天早上我找了一个同修,刚走出城边就接到弟弟的电话说:“你别来了,你来也看不见了,我们正准备送她去医院。”这时我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说:“等我去了再上医院行吗?大姨没事,真的。”弟弟说:“很严重,不行,你别来了。”此时我真后悔昨晚没去。之后只好各自回家,我认识到,旧势力不是迫害继母一个同修,也是迫害我家八个修炼人,迫害当地的同修。继母的身体出现问题,我家两个家族不修炼的人及当地的众生,都会对大法产生误解,可能还会说一些不好的话,最重要的是对证实法,救度众生,劝三退要带来很大的障碍,邪恶太坏了。

中午我们三个同修刚发完正念,家人来电话说:“大姨大腿根部三节骨头脱节,明天手术,需要三万元钱。”我说:“粉碎性的都没事,真的。”弟弟告诉了住院地址,就去百里以外的亲属家求钱了。我与嫂子还有主动来的一个小同修一起打车到医院。進屋后,我先对唯一守在身旁的继母的女儿说:“大姐,她虽然不是我亲生母亲,但相处十多年了,有一定的感情,我会为母亲负责的。”刚说到这,她就说:“放心,我不阻挡。”此时真感到师父说的:“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精進要旨·清醒》)。

接着我走到大姨身边说:“大姨,想一想这段时间哪做错了,邪恶钻了你的空子,没漏不会遭到这样的迫害。”她想了想找到自己一些不足之处。这时护士来了,测量体温说低烧,告诉明天第一个做手术。我心里想:这些全是假象。护士走了,一个同修与大姐出去买饭,我让嫂子看住门。我给继母讲了半个多小时,同修身体出现问题时怎样信师闯过来的故事。又讲我在2001年肚里长瘤疼的三天两夜没吃没睡,通过对师对法的坚信,瘤子通过月经流血化掉的经历。然后,我告诉她在关键时求师父帮助。随之我坐下立掌发了20分钟正念后,我说:“大姨,你能坐起来了。”她说:“你帮帮我。”果然真的坐起来了,我告诉她:“大法是超常的,你还能站起来呢。”她说:“来时是单架抬来的,没有鞋。”我出去买了一双鞋回来时,我父亲(修炼人)、弟弟、大姨的儿子、女儿都回来了。大家非常惊讶,我给大姨穿上鞋,往起一架,大姨就站在了地上。大家更感到神奇了。她儿子说感谢三姐,我说感谢师父、感谢大法吧。

这时爸爸想起说:“医院拍的片子丢了,护士、院长、家里哪也找不到。我们几个修炼人都明白是师父在点化大姨,呵护着大姨。我心里想大姨快出院哪,不一会儿大姨说:“我坚决不做手术,把那一盒药扔了它,我出院!”这个过程,我没说一句不让她吃药、不做手术的话,这个决定是发自她内心的,我只是帮她在法理上悟,让她有正念,信师信法,同时不断铲除邪恶。

她一说出院,我弟弟不敢做主,又打电话问没来的两个哥哥,他们听了也感到神奇。最后问大姨行吗?大姨此时是那么坚定地说:“一切后果自己负责。”这时她大女儿腿疼起来了,直拍腿,我意识到还有邪恶因素,心里念了几遍正法口诀,之后她就好了。

我带头收拾东西,大家也收拾起来。大姨儿子从四楼把她背下来,坐在自家的面包车上。在回家的路上,大家都不问大姨疼不疼,大姨自己说这样坐着一点不疼。单架抬着来的,下午能坐在车上离开医院,在场的怎能不感到大法的超常呢?师父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修炼一帮到底”(《转法轮》)只要我们明白法理,按师父的要求做,师父就为我们做一切呀。我把大姨接到我家,当天晚上我炼动功,她坐着炼,与她一同学法,发正念,找来同修与她交流,她心性不断提高,迫害她的因素解体了,第二天腿就能散盘了。

5月7日,因我第二天上班,因此,大姨回到了自己家,回去一段时间,因心性守不住,我也没能坚持去与她们学法,邪恶又下手了。父亲与大姨及大姨的孙女又出现了矛盾,最后,父亲大发雷霆,大姨要与父亲分手,回姑娘家,那里全村没有一个修炼人。我们家姊妹九个,听说后多数都同意送回家。大姨告诉我后,我很后悔,怕麻烦、安逸心的作用没留大姨住在我家。邪恶继续迫害,总想达到毁掉同修的目地。

我下班后去看他们了(十几里路,还有两个大长岭)先是给她们背《真修》《境界》再交流。他们都能认识到自己的错了。可从那以后家里的常人总说大姨的不是。总是跟我说她如何的不对、不象修炼人等。还让我三天去一趟,让我必须负责,还都气的够呛。每次我都找自己,怎样用善心在法理上与家里的常人讲,同时鼓励大姨,指出不足。大姨与83岁的老父亲开始是由亲人照顾,然后又雇人照看了两个多月,到后来两个人完全可以独立生活,这全是师父的呵护啊!这一过程,我明白了很多法理,修去了很多执著心,每一件事情的发生,当我改变了人的观念,事情就发生变化。

感受最深的是:我们做正了,就能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否则就是破坏法。

2005年12月13日,我去父亲家,路过大嫂家,顺便進屋看看。一看大嫂已被邪恶迫害的吃药、打针了。常人的哮喘状态,再加上胸疼折磨的她已没有一点正念。因她家都是常人,我只好小声与她交流,可她说的全是丧气话,我心里不住地发正念,我与她最厉害也最疼她的儿子说:“她必须去我家。”可她儿子怎么说就是不让。我当时来了勇气说:“你妈这样,都怨你们看着,哪也不让去,不让接触炼功人,心性提高不上来,造成这样,你以为是对你妈好吗?”说了一个多小时,简直是一场正邪大战,我让侄女帮我(因她看过书)叫来她家的车,可姑爷也不让。我还是不放弃,不跟我走决不放弃。终于大嫂说:“去住一宿,不行明天回来。”此时我心里可高兴了,有一点正念了,这一念好珍贵呀。只要有正念师父就能帮你呀,他们明知道上我家是不会打针吃药的,还是都同意了。

从邪恶的迫害中走脱出来了,坐车走出不远,大嫂说胸不那么疼了。到我家,当天晚上我和爱人与她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第二天因我们有工作,我又接来83岁的婆婆。婆婆虽说不识字,但法理明确,而且正念强。白天她俩可以听法,大嫂不断的突破,承受了很多,一口口往出吐痰,整夜不能入睡。可一天比一天有正念,法理明白的越来越多,一周能洗衣服做饭了,也能去浴池洗澡了,半个月后回家,家里环境全变了。儿子看完了《江泽民其人》这本书,都支持她学法炼功。二十多天后她又来我家,我与她交流说:“你弟妹两人在我接你那天是流泪回家的,我们应该去证实法,劝三退呀。”她娘家远,她从来没讲过三退的事,现在正是个好机会。我们到了她娘家,大家看到了她身体的变化,都很高兴,特别是80岁的母亲都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了,我们住了两宿,一共24个人三退。对大法都有了正念。

回来后,嫂子突破的非常快,每天去学法组,一起学法,炼动功,早上四点起来引着炉子,就打坐,过年不论是谁来串门都没耽误一天。儿子的同学亲属来串门,来一个讲明白一个,也到邻居去讲。最感人的是初二那天,我们家族都集会在她家,竟倒出一个屋子让炼功人看碟。吃饭时,她二儿子说祝福的话,说到她母亲时,说:“祝我妈早日修成佛,祝所有炼功人早日修成佛。”当时他说的那么认真,心态那么纯净,大家鼓起掌来。我非常感谢师父对我家众生的慈悲呵护。

这两件事使我对师父说的:“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这段法有更進一步的认识。不论这个同修的过去如何,在病业这方面过没过去关的,哪怕过去还不断的吃药,只要还想修炼,还相信师父,就帮他,必须同他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适当的交流一下。过去我遇这样的同修总是说了几个小时,当时起作用,没过几天状态又不好了,多学法才是关键。

以前我总是说这样的同修不信师父,生死关没过去,他(她)自身的事谁也没办法。现在我不这样认识了,邪恶因素和他们自身的观念在制约他们,法的威力大,只要同他们一起学法,就一定能变,再发正念,炼功,逐步引领讲真相

只要正法没结束,那就有机会,法学的多,明白法理,状态好了,放下治病的心,不成问题,帮助一个同修跟上来,那是救了一个宇宙的众生啊。我现在越来越感到整体提高的重要,集体学法的重要,环境熔炼人的重要。我希望同修去找那些跟不上来的同修。这是我们要做的,做的过程中就是在修自己。

个人体悟,不正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