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相信件汇编

【明慧网2006年2月4日】
  • 致高碑店市同胞的信

  • 致辽宁省建平县国保大队姜杰的信

  • 致高碑店市同胞的信

    善良的高碑店市同胞们,请您花一点时间,听一听我们的心声,了解一下法轮大法修炼人的一些真实情况。不要再被中共造假所迷惑,伸出你的正义之手,与我们一道,制止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

    自99年7月20日以来,由于江泽民的邪恶妒忌,利用手中权力,一意孤行,仇视法轮功,敌视“真、善、忍”。对法轮大法修炼者进行疯狂的打压。利用造谣,煽动,欺骗之手段,毒害民众对真、善、忍的信仰。并以编造“天安门自焚”事件来煽动广大民从对法轮功的仇视;栽赃陷害炼法轮功自杀、杀人,借以来达到对法轮大法修炼者的残酷迫害。

    更有国家干部、公安、干警不法之徒,为了一己之利,颠倒是非,混淆黑白。追随江氏之流,昧着良心残害大法弟子。非法进行抄家、绑架、罚款、关押,劳教、判刑。

    高碑店市公安局政保科头目赵克军、施加培、赵君等不法之徒、利用手中权力,肆无忌惮、为所欲为。多次强制给大法弟子办洗脑班,经常指使邪恶之徒殴打、辱骂、体罚大法弟子。一名女大法弟子被恶人施加培指使恶警拿棍子逼迫到操场上跑步,稍一慢就拿棍子打,最后实在坚持不住倒在地上,施加培以指使女恶警杜林杰端来凉水,在零下十几度的冬天,往女大法弟子脖子里灌水连续灌了两盆,致使棉裤、棉袄全部湿透。真是惨无人道,请问谁家没有妻儿老小?一位近70多岁的女大法弟子走独木桥,老人不敢走,它们却哈哈大笑。老人差点晕过去。

    在屡次洗脑班期间,多次敲诈勒索大法弟子钱财,威胁大法弟子的家人,敲诈3000--5000元,赵克军说劳教谁就劳教谁,劳教所变成它们家的,到目前东马营乡宋淑芬、田西村黄国华、苏小华,仍在劳教所非法关押。

    据大法弟子初步统计,高碑店市610对法轮大法弟子非法罚款高达106万之多。初步统计数字:北城办事处罚款76500元;东盛办事处38000元;和平办事处101300元;城镇198400元;方官134270元;军城85000元;高桥33300元;义和庄122376元;东马营128500元;新城48408;梁家营28200;这笔罚款大多都是610头目赵克军、施加培、赵军,马颖所收,而且任何收据、字据全部不给,实属抢劫。赵克军等公然抢劫的大笔钱财流于何处,更不得而知?古曰:杀人害命,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俗话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更有古训曰: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不报,乾坤必有私。奉劝那些还在迫害大法弟子的不法之徒们赶快悬崖勒马,痛改前非,给自己和自己的家人留条后路,否则,当正义之神怒斥迫害正信之徒,当最终大审判降临之时,就悔之晚也!

    《法轮大法学会公告》再次慈悲召唤:逆天意而行的中共统治摇摇欲坠,迫害难以为继。对邪恶的最终审判越来越近。然而,大法的传出就是为了救度世人,包括社会各阶层的人士。即使曾经做过错事的人,也还有机会弃恶从善。以前犯过罪的,如想改过,可以在安全的情况下将保证书和悔过书转交到明慧网或各地法轮大法学会存档。决心改过的,可暂不追查,以观后效。

    高碑店市的同胞们,新的一年即将来临,在这里我们高碑店市全体大法弟子,预祝大家幸福安康。希望善良的人们都来了解法轮功:为什么我们面对这么邪恶的疯狂打压迫害而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为什么那么多大法弟子冒着被抄家、劳教、判刑等危险,走出来揭露这场迫害?我们不是搞政治,我们是修炼,没有任何政治诉求,更不想夺取什么政权。我们是揭露这场迫害,告诉世人真相,是制止这场迫害。唤醒广大民众的良知正义,看一看到底谁善?谁恶?谁在造假毒害世人?

    希望把“真、善、忍”放在心中,同呼“法轮大法好”,这是我们刘碑店市全体大法弟子的期盼……

    祝福你!我的同胞。

    高碑店市全体大法弟子
    2006年1月20日


    致辽宁省建平县国保大队姜杰的信

    我是一个被你迫害得流离在外的法轮功学员。在这每个家庭都企盼着团聚的日子里,我却孤身一人流离在外,这种心情不是语言能表达得了的。和我一样,还有很多很多原本幸福美满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庭被无辜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这些惨案你应该是知道的。

    我身为家庭的一员,身为人妻、人母,却不能尽到我的责任。孩子从来没有离开过母亲,本来母亲是想为儿子多尽一点义务,可是今天,作为人母,我不能尽到母亲的责任,今天不会做家务的父亲硬是带着儿子艰难度日,这一切又是谁之过呢?在对“真善忍”好人的迫害中,已有多少个家庭离散,已有多少个家庭家破人亡,已有多少个孤儿伫立街头,这个社会怎么了,这个“共产党”究竟在干什么?而“610办公室”至少可以这样称谓它——国家政权内高于政权力量的黑社会组织,正在持续的以杀戮人的肉体的精神,以镣铐和锁链、电击、老虎凳形式与我们的人民“打交道”,这种已完全黑社会化了的权力正在持续的折磨着我们的母亲,我的姐妹,我们的孩子及我们的整个民族。

    历史上纣王昏庸,后来又出现妲己惑乱朝纲,使大商这个铁桶江山最终化为乌有。当时纣王已天良尽失,他和妲己为了取乐,竟然将孕妇剖腹看是男是女;还将一男青年和一老者骨头敲开以验证青年的骨髓是满的,而老者骨髓是半下;他还将人放在烧红的柱子上,在人痛苦的蹦跳呻吟中取乐……这和共产党用百种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何其相似?不是文王在灭商,而是天要灭商呀!而天要灭商,商就必灭!正应验了那句老话:多行不义必自毙呀!

    人类的历史是重复的。让我们看一看这个共产党,这个被马克思自称为“幽灵”的邪灵,夺取政权后都干了些什么。我看到一个“斗”字贯穿始终,先是打土豪分田地杀地主、资本家,大跃进、文化大革命,你看那大跃进呀,真的是谎言充斥着中华大地,用饿殍遍野来形容大跃进的凯歌,可能并不夸张,再看看文化大革命,鼓动群众,夫妻反目,父子成仇,同定操戈,师生互斗,砸古迹,毁佛堂,烧经书,斗僧人。

    在那时中华儿女的尊严没了,对天地、对神佛那神圣的向往被剥夺了,而那语录不离手、万岁不离口的恶浪掩埋了沉睡的古老文明,从此那邪恶变了的人,那恶党在我神州大地舞枪弄棒打打杀杀,一个“斗”字诀在脑海中崩溃,毛××说:八亿人口,不斗行吗,文化大革命,七八年来一次。共产党它不仅斗它党外的人,同样斗它党内的人,除了一个领导者,其它都是斗争的对象,那些为共产恶党出生入死的功臣们,一个个的都没得善终。彭德怀只因一句真言惨遭不幸,国家主席刘少奇死时竟变成了无职业的人。再看看现在共产恶党官员们竟然个个都是腰缠万贯的行手,挪走国库几亿元据为己有的也大有人在,参与黑社会打砸抢的行为,偷税漏税,倒卖枪支弹药的也比比皆是。

    从1999年7.20日开始的一场,中共邪党发起对真善忍好人的虐杀,到现在还没有停止。东北那个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教养院,竟发生过将女性法轮功学员扒光衣服投入男牢;重庆某大学的研究生魏星艳,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恶警强暴;还有近来发生的河北涿州的恶警何雪健竟然在有他人在场的情况下,强暴了年纪和他妈妈一样年龄的刘秀芝、韩玉枝!历史上都没有用过的酷刑,正在不断的用在那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讲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身上,许多人被酷刑折磨致死的。这个幽灵其实是一个魔鬼,它用人血染红了自己的恶旗。

    国家是由人民组成的,不是由某个政党组成的。前苏联共产党多么强大,不是一下就垮了吗。如果你们能有自我意识,如果你们能为你们自己的未来负责,那么你们真要好好考虑考虑在这个苟延残喘的邪党中,究竟要办演什么角色了。现在明白了真相和认清了邪党的人此起彼伏,700多万的退党大潮拔起了共产党的根。人性的复苏和未泯的善念在呼声中撞击着,迸发着,人们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上天都在权衡着!在南亚大海啸没来之前,有人就发现了,那超乎寻常的变化,他高喊人们快往高处跑,海啸来了。当时没有人听他的话,其结果大家都看到了。如果人们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听他的话随着他去,就不会丢了性命了。

    教训是深刻的,沉思中我们发现,那个发现海啸要来的人和今天的大法弟子说明真相有什么两样呢,只是时间上的差异,如果海啸来的再慢一点,说不定那个人会拉上几个或对所有海难上的人高喊危险或采取行动,让所有的人离开海滩,说不定人们会说他是精神病,如果在共产党的国家,他很可能被扭送到公安局遭受电棍电、坐老虎凳……人呀!看看自己都干了些什么呀,上天给人选择的机会是平等的!

    今天暂谈到此吧!为什么给你写信呢,因为我自感到我还有这份责任,当你站在十字路口徘徊时,我会告诉你那条路最安全最可靠……。到此为止吧,希望你早清醒明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