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强奸案谈怎样真正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明慧网2006年2月5日】从两位大法弟子被强奸一事谈起,不是批评任何当事人,而是想把在有关问题上个人对法理的认识谈出来。

旧势力就是利用它们的邪恶安排来考验大法弟子,来破坏大法弟子对师对法的正信。当连续强奸案这件事被揭露出来之后,我们大法弟子听到此消息的头一念是否在法上这是最关键的。当我把《明慧周刊》上登的这篇文章读给母亲(同修)时,她当时表现的正是邪恶所要的,虽然通过交流从表面上已看不出她对此事的疑虑,但在她的心中是否还留下阴影呢?还有,两位当事人同修当时如果清楚的记得自己是修炼的人、是时刻有师父法身保护的大法弟子,而不是把自己降为常人中面对流氓恶棍的弱女子,邪恶之徒在有好几个大法学员所在的场所连续强暴两名女学员的事情还有机会得逞吗?此话说起来好象容易,其实道理很简单,就象和平修炼时期过色魔关的时候道理一样:色魔出现了来引诱你的时候,在那个关键的时刻你是否能想起自己是个炼功人,这就是在这个问题上修炼人和常人的界限。达不到修炼人标准,结果就和常人层面一样;能达到修炼人标准,结果就是超常的。说白了,人间的邪恶之徒,无论其多么凶残无耻,他们是绝对不敢面对面的对庄严伟大的神犯罪的,其实我们大法弟子都有能力杜绝这样的损失和迫害。

师父在《2005年旧金山讲法》中说“它无非是为了两个目地。一个是让他出现这个状态,看周围的人怎么看。看你的心怎么动,看你动不动心,不就这问题吗?……看你们还修不修了。”“未来是不承认旧势力的那一切的,必须得改变。旧势力总的体系已经被销毁了,因为正法在最高处已经销毁它了,只是在表面上在世间上过去旧势力留下的东西还在发挥作用,没销毁的东西还在运转。众生怎么样,特别是人怎么样,它们才不管呢。”

这两位被强暴的大法弟子所经历的不就是旧势力的邪恶安排还在发挥作用的结果吗?那么我们怎样真正破除旧势力的安排,而只走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路呢?

我就从自身的修炼状态来谈一下个人的粗浅体悟,修炼前我是个胆小怕事,依赖心特重最怕受委屈的弱女子。其实这一切就是旧势力的安排,给我修炼设置的障碍。它让我在证实法中怕心重重,然后以此做借口迫害,把我抓進了洗脑班,因我心中有法(刚背完《洪吟(二)》、和早就背过的《精進要旨》),正念否定邪恶的迫害,在师父法身的慈悲呵护下四天闯出洗脑班。我父亲在邪恶非法抓走我后曾说过“这回小珍(我小名)可要受皮肉之苦了!”其实不就是旧势力发狠要迫害我吗?

我们不是要在旧势力安排的迫害中修,而是要从根本上否定迫害。——如果我们大法弟子都能真的正念正行,那么这场迫害其本身根本就不应该发生和存在,其中的每一件迫害案例也是不可能发生的。在迫害中,也就是旧势力的安排针对我而来的时候,如果不是我心中有法“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如果不是我放下了生死痛斥它们的违法劣行必招恶报,如果当时我没有讲清真相救那些还可救的生命,如果不是师父的慈悲呵护,我是闯不过去的。因为我当时的表现的确做到了一个修炼人的状态,所以旧势力发狠要迫害我的计划落空了。

师父每次讲法中一再提醒我们要多学法,学好法。其实就是在领着我们走师父安排的路,只有多学法才能强大正念、走好走正返本归真之路!因为我们的一思一念都来自旧宇宙,是为私的,是旧势力安排的。当一件痛苦的事情发生了,不管它有多么尖锐我们都用大法去衡量,就没有什么看不透的、放不下的。

为了我们今后在证实法中少受或不受损失,就让我们齐发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销毁邪恶的运转机制,彻底结束旧势力的参与。”

粗浅体悟,定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