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交流文章 否定旧势力


【明慧网2006年2月9日】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是在常人中证实法、反迫害、救度众生。师父要求每个弟子自己证悟自己的路,不树立榜样,自己走出一条路来。在自己的这条路上,每个弟子都有自己的体会和感悟,或是教训与不足,或是正念正行的历程,或为营救同修、为被迫害的同修出主意、想办法,或在救度众生中的好方法等,把这些写成交流文章,就是在证实法,既整理自己的思想、找出不足,又能鼓励同修正念正行,理智、智慧的做好三件事。

师父的《成熟》经文发表后,许多同修认识到写交流文章的重要性。在一次集体学法中就此事切磋时,许多同修面有难色:认为自己做的不好,没文化等。有一个同修14天正念正行闯出看守所,他谈了整个过程,很鼓舞同修,我请他写出来,他有点为难,但还是答应了。但过去了几个月,还是没拿出来。问原因,他说:“写不好。”

其实这都是用人心来对待写文章,把写文章当作写作,有了事实,还需要加工,甚至渲染和粉饰。看看《明慧周刊》上同修们的切磋文章,没有一篇是创作出来的,都是我手写我心,没有华丽和为增强气氛的词句,是什么就写什么,字字句句实在、干净、准确。

写交流文章就是在证实法,就会有旧势力的干扰。被操控的黑手烂鬼或共产邪灵会利用人心与观念极尽干扰之事。写交流文章就是在否定旧势力,写作的过程就是在清除邪恶干扰,同时暴露出没有修去的人心,从而去掉它,升华自己。

(一)清除黑手烂鬼的干扰

从我有心向明慧投稿到写出第一篇文章,历经了三年时间,一方面认为自己修的不好;另一方面觉的党文化中“假大空”的那一套不能登上神圣的大法殿堂上。2005年9月,我写了一篇有关帮助被迫害同修家属树立正念的短文,当时也是有许多干扰:你写不好,你修的不好,写了也不起什么作用等,也确实让我很动摇。写好后,还有点忐忑不安。这篇短文很快被《明慧周刊》采用后,极大的鼓舞了我,使我明白文章应该用心去写。

每写出一篇文章,都不是一帆风顺的,都会有许多各种各样的干扰,精神上不得安宁。有几次感到思路很清晰,要写的体会烂熟于心,但是就是坐不到那儿,黑手烂鬼要么多找事做,要么叫我烦躁,静不下心,反正达到不叫你写的目地。当我意识到是干扰时,我就用正念对待:我在做着宇宙中最神圣的事,谁干扰我灭谁。真的念一正,坐下写时,头脑中感到有一个东西被猛的一揪,有一点眩晕,但立刻就感到头脑清醒,心胸开阔。我知道师父帮我清除了邪恶干扰。

随着对法理的认识,我明白这都是旧势力在干扰,是不能被承认的,要彻底否定它,包括它的出现与干扰过程以及自己的承受,都是要否定的。认识到这些后,现在写文章轻松了许多,在救度众生中思路也越来越开阔,效果也越来越好。

(二)清除共产邪灵的干扰

在党文化的毒害下,我对马列邪恶主义很感兴趣,大学里又学的是政治教育专业,因此,党文化的思维逻辑对我影响很深,在写交流文章中时不时的会反映出来,并且还会冒出歌颂恶党的歌词。因为我重视学法,对恶党认识很清醒,这些念头一冒出来,我立刻就能认识到,马上用正念铲除,并对共产邪灵说:我一个字都不会用你的。

看了师父的《修改》后,我就有意识的在文章中运用修改后的字,如:目地,前進、成度,从新等。《转法轮》第二次改字一出来,我就立刻意识到这是一次大规模清除共产邪灵,改变被党文化变异了的观念的好机会。我积极、主动的改字,并在写文章中有意识的运用。现在我已基本上摆脱了党文化的禁锢,文风也更趋向于实在、准确、干净、不带有人情。

(三)去掉人心,升华自己

第一次写文章被《明慧周刊》采用后,欢喜心一下子就出来了,就象第一次看到期待已久的明慧网一样:明慧网上有我的文章了,而且被《明慧周刊》采用了……往下发展下去,就是沾沾自喜,甚至看不上其他同修,认为他们不如自己。

第二个最明显的人心是怕心,特别在党文化的毒害下,这个怕被变异成对共产恶党的恐惧。每一次到网吧去投稿,都是胆战心惊,怕警察突然出现,怕被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

第三个人心是攀比心。每次投稿后,都要计算可能刊登的时间。一上明慧网,先看自己的文章登没有,有,很高兴;没有,很沮丧。这也是求名心在作怪,也是很可怕的一颗心,导致我有一段时间处在证实自己里,越走路越窄,文章也写不下去。

写文章中,会暴露出许多人心,会触及到自己的心肺,只要坚持学法,正念正行,没有修不掉的人心。

写交流文章,也会有困惑与感到没有出路的时候,这时一定要找自己,是不是偏离了三件事,有没有隐藏很深的人心与观念,找到它们,修掉它们,就会柳暗花明又一村。虽然证实法的路很窄,但只要我们信师信法,正念正行,彻底否定旧势力,路只会越走越宽,在做好三件事上更加理智、成熟,让师父更加放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