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亲身经历大法的神奇


【明慧网2006年2月9日】话说2004年春夏之交,我觉得肚皮有点不适,时而隐隐做痛,找了中、西医生十几个,大夫说法不一,有的说是神经痛,剩下的十几个大夫都说是阑尾炎,先消消炎等到秋天天凉了割下去就得了,点了40多天的吊瓶,吃了20多付汤药,也不见好转,后来自己摸出肚子里有硬东西了,做彩超,做肠镜,久治不愈的“阑尾炎”突然被诊断为“肠癌”。

当时诊断出来后,我听了如同当头一棒,50刚出头生命就走到了尽头,真叫人无法接受,在医生的建议下做了切割手术。手术后一个多月,为了挽救生命進行化疗。化疗给我带来了非常大的痛苦,心烦意乱,呕吐一周后头发全都都掉光了,脏器也受了很大的伤害,全面检查时又发现了很多病,脾大,肝大,酒精肝,肾积水,肾结石,出院后回到家又买了吃的治癌药,贴的膏药。现在回想起来还在打怵,真是苦不堪言。膏药贴在后背大梁骨上三天过后都破皮了,在贴膏药时四种痛法,简直上刑一样:先是沙疼,二三个小时以后烧疼,就象向往后背上倒开水一样,疼的你都不敢喘气,在地上来回走动;再过几个小时揪疼,就象拔罐子一样揪疼;等到晚上,刺骨、钻心坐立不安。这四种疼法简直就是要命,每天还得吃二样六次治癌药,两次四种保健品(说能治癌),还吃了二盒治结石药。

就这样我坚持了一个月,不但不好,还越来越添病,睡了一宿觉,大清早起来,瞪着眼睛打呼噜,肾积水小肚子往下坠着疼,自己照照镜子,掉光了的头发在长出来,东一根、西一撮的,看在眼里、痛在心上,难看死了。吃药时一看见药上那个癌字心里就有说不出的难受。自从得病,就是开刀破肚,插鼻管、尿管、肚子做引流,两只手,两只脚,四个吊瓶同时点,从早八点一直点到晚12点,半个来月,化疗的痛苦,在住院期间看着那些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癌症病人一个一个的死了,活着遭受着放疗化疗的痛苦,在死亡线上挣扎着,我没有掉一滴眼泪。可是那天我哭了,我哭着对老伴说:这样活着没啥意思了,老伴心痛的说:要不然再去大医院看看吧。

就在这生死关头,我家来了一个大法弟子,她问我:你听说那个癌症治好了?有吗?现在的科学攻破癌症了吗?我说没有,这时她说:只有法轮大法能救你,他是超常的科学,只要你放下生死,不求而自得,在心里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信在先,悟在先,我给你请一本书--《转法轮》,那是天书。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师父的法身,神都无条件的来帮你。我还清楚的记得那是2005年1月9日(农历冬月二十九),从那天起我走上了修炼之路。

我用了五天的时间看完了第一遍《转法轮》,五套功法每天一遍,我是个敏感的人,不几天我就觉得手心,手指尖的末梢神经在动,我感觉师父在管我了。炼到一个月的时候突然有一天可把我吓坏了,晚上4点多钟,我觉得憋了一泼尿,可尿的时候不会尿了,不会使那股劲了,就象水龙头没关严,一个劲的滴答,可滴答好半天也没有尿净,第二天一看尿血了,心里有点发毛,心里一遍又一遍地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第三天尿尿时一使劲,一个小豆大小的硬东西尿出来了,打在便池子上当的一声。慈悲的师父呀给我消业,不吃药,排结石,太神了。

从此我不断的学法,炼功。大约在三个月左右,我又发现我的两个脚趾边上长了一个有手指肚大小的一个水泡,我心想慈悲师父又开始给我消业、排毒了,水泡破了以后,就从那块不断的出水,不几天我又突然发现我的每个脚趾丫吧里全都白了,全都出水了,天天出水,每当炼动功或抱轮完了时袜子上都湿了一片。奇怪是连掉皮都带出水,可是也不痛也不痒,就这样持续了半年多,神奇的是后来不治而愈了。

我的身体经过师父不断的净化,净化,净化,我现在无论身体,精神比好人还好,每天五点多钟起,晚上12点发完正念睡,精神饱满,气色好,白里透红。大法弟子们经常来看我,关心我,我说谢谢他们,他们却说别谢谢我们,谢谢师父,是师父的大法救了你。

我亲身感受了大法的神奇,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一定修炼到底,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勇猛精進,不断的提高,直到圆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