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保定太行女子监狱的野蛮洗脑


【明慧网2006年3月1日】我于02年被绑架进河北保定满城太行监狱,经历的太多太多,恶警的招术和全国迫害大法弟子的招一样的,体罚、不让睡觉、假经文欺骗、打、骂等等。我02年底被它们迫害的最厉害。

太行监狱上三楼有个小黑屋,恶警用帆布蒙住窗对我们每个刚进监狱的大法弟子进行迫害。当时犹大们不干活,专门给大法学员洗脑,迫害一个人恶警给记一个单项记功,给它们减刑回家做准备。它们一伙天天这样,对大法学员进行无理迫害。它们通用的手段,前两天和和气气骗你上贼船,过后软硬打骂。不转化,不让去厕所,不让洗漱,恶警不让犯人与我们接触,犯人和我们接触之后,不给减刑。

有个秦皇岛的犯人田金凤给大法学员送几包方便面,被恶警铐了几天在外面示众,当时老太太是糖尿病而且天天尿裤子。恶警打我们时把门上玻璃用纸蒙上,不叫犯人看,给犯人一种假相,恶警对学员如何好,暗地里下毒手。强制我们头顶墙,弯腰,手触地,还强制体罚我们“坐飞机”,一点都没有人权。说打死我,白死,恶警杜俐静说打死我她负责。它们就强行洗脑,使我们学员洗脑后全出现病态,一个也不差的全有病。恶警克扣粮食,不给我们吃规定的饭菜,强加超负荷的劳动强度,有人倒在车间恶警也不给假,挨打受骂是常事。

定州张立军04年4月16日入监,她被恶警迫害最厉害。在大队转化室监护人把洗脸盆装上水,不同角度摆好,然后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打她。当时犹大和犯人勾结一起迫害大法弟子张立军,她来例假肚子痛,她们专打小肚子。每个犹大都随意对法轮功学员发火、打骂。

张家口学员白俊杰,05年3月份进狱的,高压200多,整天用人看着,不让和大法弟子接触。赵文兰68岁,腿痛、血压高,被强迫洗脑后出现病症。张立被洗脑后出现病态,发病浑身抖擞。王风仪两手指弯曲,也得挺着干活,夜里常醒了哭,恶警不给假。大法弟子胡沈华03年8月份因抄写经文被恶警马会然打耳光,然后拴在板子上,手铐、脚镣全带上,恶警用帆布条拴上,不让动。陈艳宁03年非典期间,犹大用笔在她前后胸写骂师父骂大法的字,侵犯我们的人权,侮辱我们人格。我因喊“法轮大法好”,被用毛巾堵嘴,十几个人一起上,用帆布条拴住手脚。太行监狱的恶警对不转化和写声明的人一律不放过。过一段时间拿出一张写有对师父和大法不利的话,其中一条:我们狱里用什么方式转化你的,是亲情还是打骂等手段。我们心里明白,分明是强迫打骂、不让睡觉、断章取义讲法。如果说实话,就继续去小黑屋洗脑。

05年8月份承德学员龚凤兰(50多岁)声明强迫洗脑的转化书作废,坚修大法,再次被恶警们关禁闭,不叫洗澡。2003年10月16日晚从石家庄监狱转来涿鹿县法轮功学员刘金英,从当晚持续七八天恶警不让她睡觉,老乡给的日用品恶警不让送,打得她最后有些精神失常。

义县大法学员62岁的马秀琴,被强迫洗脑时,血压200—280,犹大不让老太太解大小便,结果拉了一裤子。

太行监狱恶警葛曙光带领一伙犹大,准备去石家庄鹿泉市新监狱对法轮功学员洗脑,而且犹大还把师父的讲法断章取义,强制学员抄。

中共的假宣传更是虚伪,2003年非典期间来了个记者录像,记者把犹大弄到车间工作,录像镜头对准她们。在场的犯人都窃窃私语,说她俩专迫害大法弟子,根本不干活,恶警造假。

恶警们每迫害一个法轮功学员,每月上级多给一百元钱,转化一个都给奖金,而且主管迫害法轮功的恶警们都升了官。说共产党改良,谁也不相信,那是骗人,它的兽性永不会改变。如果不是共产邪灵给她们撑腰,她们不敢干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