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带美签的经历中体会正念的威力


【明慧网2006年3月11日】2004年4月,我和台湾各地约20名学员一起组团前往阿根廷洪法。由于邪恶干扰,我们向阿根廷申请签证并不顺利,直到法会已过才取得签证。在等待签证获准的过程中,学员们的心已经动摇了,有人想既然签证下不来,那么就先去支援日内瓦人权活动吧,有人想既然会过境纽约,签证也下不来,不如延后行程,等4月纽约法会时,先到纽约再到阿根廷吧,等等。

修“善”

一直以来,我很讨厌做联系与协调,特别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但因为签证下不来而衍生的一堆问题,更加频繁了跟同修们之间的来回联系。这些令我动了“烦”心,而为了要帮助我去掉这颗心,同修们接力似的一个又一个的来电,好象非得让我一次就把这颗“烦”心去干净似的。

师父可能看我承受不住了,给我点化。在梦里见到师父为了学员的一点小事,不厌其烦的来回奔波于两地之间。一天,心里想着,我就是缺乏“passion”(热情),实在不适合做这些事情,但突然间,脑海里又闪过另外一个尾音与passion相同的“compassion”,而compassion却是真善忍的“善”哪,是呀,用常人的理来说,那是缺乏热情,但若以法衡量,那不正是我达不到“善”的体现吗?

终于,我们在多次频繁的联系之后,决定将行程延后,先参加纽约法会,再转到阿根廷洪法。但无形中,我已产生了不是那么想去阿根廷的心了。

向内找,跳出个人修炼的认识

星期五一早跟同修们抵达中正机场后,赫然发现自己忘了带美签。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心脏跳的飞快,旅行社同修让我请家人带过来,自己回去拿会来不及,但家人电话刚换,还没记住,而且一大清早的,他们还在睡觉,家人也不一定能找到我的美签。

我决定赶紧坐计程车回家拿,并请同修先帮我挂上一件洪法材料的行李,另一件个人行李则等我回到机场后再自行办理手续。

冲出机场大厅后,在不可能上计程车的地方经警察同意后帮我招来一部计程车。这时已经6点58分,飞机起飞时间是8点45分,我的心脏跳的非常快,告诉司机我必须来回机场后,开始发正念。但紧张是发不好正念的,这不是神的状态。我必须先静下来,并向内找。

这次机票款接近5万新台币,倘若赶不上,这笔对我来说不算小的数目就白白泡汤了,是要我放淡对利的执著吗?但转念一想,邪恶就是看重个人修炼,若是个人修炼时期,我可以做到不在意这笔钱,但现在是正法时期,这笔钱并不是拿来享乐,而是用来出去洪法、救度众生的,不应该利用这件事来去我对利的执著。

自己一再提醒同修要记的带美签,可忘了带的人却是自己,这令我非常诧异,似乎我的思想完全被抑制住了,浑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漏。再想想,找到了,是那颗不太想去阿根廷的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既然不太想去,那么就让你去不成,看你能怎么办吧。

在这次的活动中,我负责了许多联系工作,如果不去势必会对活动造成不便。我不能承认这些,我跟师父说:“师父,我一定要去,我不能不去。”此念坚定如山。

我没忘记大法弟子是有功能的

我很快的定下来,不紧张了。我重复的请求师父,我一定要去。但我必须跟时间赛跑。师父说大法弟子是有功能的,我静下心来想了三个办法:(1)时间变慢(2)飞机误点(3)车流量变少。

此时,司机询问我是哪个团体的。这提醒了我,跟他讲真相是第一位的,能搭上他的车也不是偶然的。因此,一路上从机场回台北市区的途中,多数时间我都在跟他讲真相。

无视假相 正念如山

旅行社同修来电通知最慢必须于8点前回到机场,否则航空公司将关闭柜台。我将此讯息转告司机,但司机说不可能,因为我家住太远,又是星期五,从台北市区回到机场铁定塞车。我一方面请他要有信心,尽量开快,但以安全为重;另一方面心里却出现着不合逻辑的念头:我上班走路15分钟就到了,怎么会远?

同修们数次来电询问我是否拿到美签了。他们问什么,我答什么,再没有其它的想法,也不能有其它想法。继续发正念。过程中,我突然发出慈悲之心告诉邪恶:“你们不要这样干扰我,我是要出去讲真相、救度众生的,这样干扰对你们很不好。”

拿到美签后,赶快再冲回到在巷口等候的同一部计程车。车子在忠孝东路和基隆路口等红绿灯时,已经7点40分了,距离8点只剩20分钟的时间,但我还是没有其它想法,心很定。

师父在《二○○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人眼中看到的东西都是不变的,可是在神的眼中看这一切是变的。”我很清楚自己一定可以去。当时感觉对法充满了信心,很稳,知道自己的功能在发挥作用,佛道神都在看着,师父就在身边。除了“我一定要去”的正念之外,完全没有“来不及”的概念。

神奇

返回机场途中,我几乎是闭上眼睛发正念的,不去理会车子开到哪里了,外面车流量多不多,几点了。过程中,又接到数次不同的同修来电关心,告诉我他们進入候机室了,问我车子开到哪里了,要上飞机了,等等。我还是一样,他们问什么,我答什么,再没有其它的想法。

快到8点时,旅行社同修又来电问我人在哪里了,向司机询问后转告同修快要转入到大园方向的路上了。我跟司机说:“喔,那快到了嘛!”但司机却说:“没有喔,那条路很长,8点肯定是赶不上了,你今天运气已经很好了,今天很奇怪,车流量特别少,平常不是这样的。”

最后我在8点8分回到机场,从台北东区开到中正机场,在星期五的上班时间,前后不到30分钟。而旅行社同修也已在我抵达机场之前,就将我的个人行李挂上并为我取得登机证。同修们见到我能赶上飞机都感到非常惊讶。

这次惊险的考验让我再次见证大法的神奇。同修们在过程中给我的关心、司机的话及8点已过了,都是一次又一次的考验,看我动不动心,慌不慌,对人类这层空间的物质世界表象有多在意。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这张桌子也在蠕动着,可是眼睛却看不见真象,这双眼睛能给人造成一种错觉。……”表面上看赶不上飞机,好比只看到了那固定不动的桌子,但若能用天目看,就会看到那桌子在蠕动着。

我体会到,唯有在法上认识,想到自己是一个修炼人,是一个有功能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让自己站在制高点看,放大来看,就会发现过程中的枝枝节节不过就是所谓对修炼人的考验罢了。心性到位了,表象也将跟着改变。

另一方面,我也体悟到大法弟子的愿望也是很主要的,愿望坚不可摧时,师父和佛道神都会帮忙的。

以上是我个人的一点体悟,不足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