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吉林乾安县恶警对我家的迫害

【明慧网2006年3月11日】我是吉林省乾安县大法弟子,1999年3月份有幸得法,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的光明之路,从此不管在单位里、家庭中,我时时处处按照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得到同事们的一致赞同,认为我由一个自私自利的人变得祥和无私,乐于助人,领导也把工作中的重要岗位交给我把关。

修炼法轮功后,我的身体发生了巨大了变化,二十多年的类风湿病、胃肠病、消失得无影无踪,我真正体验到了法轮大法确实能使人道德回升,身体健康,我决心沿着这条光明大道坚修到底。每天都到炼功点集体学法、集体炼功,那时的心态无以言表。

可是,好景不长,1999年7月22日江氏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迫害开始降临到我的头上。2000年2月21日晚上十点多钟,乾安县第二派出所恶警刘伟酒气熏天闯进我家,连骂带吵,操起大法书就撕,我不顾一切奋力阻止,这时进来5-6个恶警强行把我带到第二派出所。我和大法弟子梁丽英被以“扰乱罪”非法关押22天,当时我问恶警刘伟:“我在家睡觉呢、扰乱谁了?”他说:“没扰乱也抓你。”邪恶气焰嚣张至极。

在看守所我看到50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里面。同修贾桂华、温淑萍、林颜、邢雪晶她们几个被恶警张立丰、赵颜海等恶警打得遍体鳞伤,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近60岁的齐伟老人也同样遭到殴打。一次,同修陈贵荣、董梅、华桂文、齐伟、贾桂华、温淑萍、林颜、周淑芝炼功,以看守所所长王辉为首的恶警们就对她们拳打脚踢,骂骂咧咧的把她们吊铐吊在走廊里的铁管子上,她们都光着脚,穿着单衣服,在冰冷的天气里被吊14个小时以上。

2000年11月6日上午8点,我到弟弟家串门,刚进屋没有5分钟,以昆池街派出所所长仇朋飞为首的6、7个恶警到弟弟家(弟媳是大法弟子)非法搜查,并阻止我上班,把我与弟媳先后非法抓捕,关入吉林省黑嘴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一进劳教所,我感到十分压抑,受到邪悟者的迷惑,一度违心的写了所谓决裂书,写后心里难受极了,深感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跌倒了,爬起来。我想既然来了,就要把大法洪扬至每一个角落,这样,凡是我接触过的人,都要让他们知道法轮大法是正法,是受迫害的,我们是无辜的受害人,无论是大队长、狱警我都奉劝她们不要迫害宇宙大法,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她们大多数都能默认。

2002年1月14日,我于超期关押2个月后回家,回家后便马上投入到师父讲的三件事之中。

2002年11月3日上午8点多钟,恶警刘伟带6、7个恶警闯进我家非法搜查,以我这有二张真相材料为由,强行把我和女儿非法带走,我一再强调我女儿患有精神病,当时我怀里正抱着几个月大的孙子,恶徒们硬是从我手里把孩子抢下去,致使孙子拼命哭喊,那种场面真是撕心裂肺。

恶警们把我非法劳教二年,女儿非法劳教一年,公安局恶警副局长张喜龙把我们拉到黑嘴子劳教所的大门口,这时车上有个警察说:地上下了这么多雪,行李怎么放呢?恶警张喜龙恶狠狠的说声“往地上扔”,接着就把行里扔到雪地上,连我女儿都说太没有人性了。

劳教所是人间地狱,我女儿怎能经得起这种环境的折磨,恶警把她分配到四大队二小队进行着超体力劳动,在一次干活时与别人发生争吵,被副大队长张某恶警用电棍大打出手,随即女儿病情加重,直至不能自理。

我向劳教所提出,监狱是不能关押精神病患者,要求放人。这伙恶徒们说我女儿是“法轮功综合症”。江氏流氓集团为了给法轮功造谣,真是不择手段。

在第二次非法劳教期间,我加强发正念力度,加强讲真相力度,凡是我周围的人,每一个都明白大法真相,带动同修正念正行。

2004年11月3日我刚从劳教所回家,4日乾安县政法委、国保大队、610等几人就到家进行骚扰,我被迫流离失所。

现如今,我女儿由一个轻微精神病患者,被迫害成靠药物维持的严重精神分裂症者,给我的家庭造成了严重伤害。

在此,我正告那些还在作恶的公安恶警们,善恶有报是天理,不要再助纣为虐了,为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11/1225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