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常德市武陵监狱恶警的凶残


【明慧网2006年3月13日】武陵监狱挂着执法的牌子,却干着违法的事,野蛮迫害大法弟子和犯人(此处指不是大法弟子的被关押者,下同)。

对于非法关押在这里的大法弟子,虽然监狱长和监区长都签订了所谓的“不准虐待、体罚法轮大法弟子;确保法轮大法弟子的人身安全”之类的保证书,可是大法弟子基本上身上都有伤,人身健康和安全得不到任何保障。

仅举几例:

非法关押在三大队的大法弟子谷志惠因拒绝干活至今仍被严管。

非法关押在四大队的大法弟子肖远学、年纪60多岁,有一次进监区大门喊报告,因为声音小了点,而被姓孟的恶警用警棒打。

非法关押在二大队的大法弟子王学军于2005年的一天突然死亡,恶警造谣说是因为“不吃药、打针而病死”。据悉,69岁高龄的王学军曾因炼功被吊铐过;曾因吃饭较慢,在食堂被一恶警砸了饭碗,他含冤死后眼睛都没有合上。

2005年11月武陵监狱搞“省级文明监狱”录像,非法关押在四大队的大法弟子周子闲拒穿囚服,姓黄的大队长等指使犯人强行给他穿,并说用什么办法都行,只要不弄死人。打手们撕烂了周子闲的衣服,反铐着他的双手,周子闲高喊:“法轮大法好!”“停止迫害善良的人!”昔日说话声音很小的他此时的声音惊天动地。劳动时,他被吊铐在车间走廊的防盗网上,打手们还把上面写着诽谤大法,辱骂师父的牌子挂在他的脖子上,周子闲善意的告诉他们,这样做会堵死自生路的。第二天中午吃饭时,打手又强行给他穿囚服,并反铐着他的双手拉上食堂。周子闲一路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以在公共场所喊“法轮大法好!”为由,给他关禁闭室,一关就是二个多月。期间,周子闲没有及时拿到棉大衣、棉鞋,脚被冻伤了。他女儿千里迢迢从太原赶来看他,不准接见,禁闭室阴暗潮湿,周子闲头发白了不少,眼睛视力也下降了很多。2006年农历新年前两天,四大队的三中队新任中队长胡伟在严管队接他时,把周子闲的脸都打肿了,并扬言回去再看他的,回到监区后周子闲绝食抗议,绝食12天期间,他多次被打,并吊了他8天,正月初八那天,5~6个恶警在三中队车间的走廊上暴打周子闲,手被打的出了血,一直坚强的他还是忍不住惨叫了两声,迫害他的恶警有四大队大队长张先逵、姓张的副大队长、教导员张学彪、副教导员孙海。

非法关押在五大队一中队的大法弟子张鹏10月份从沅江看守所转来的。2005年11月因拒穿囚服被一种背铐酷刑迫害,这是一种残忍的酷刑,一般人时间稍长就会残废。即一只手铐的稍上一点,一只手拉紧后铐的稍下的一点,双手成斜一字形,身体被强迫弯成背东西的状态,不能直起来。张鹏被铐了4~5个小时,松铐后他的身子已经直不起来,当天下午又被关禁闭室,几天后转为严管。2006年元旦前一天被解除严管,张鹏下山后一直全盘否定迫害,拒穿囚服,拒戴连号牌,拒绝在衣服上打黄布条,拒绝报数和喊“报告”,拒绝劳动,张鹏不断呼吁解除对周子闲的迫害,在向五大队一中队的干部呼吁要求他们把“呼吁书”转给监狱长,为此张鹏被吊铐了一上午。正月初六张鹏因身穿的衣裤没“扎筋”(黄布条),脱离了所谓的“区监组”。晚饭时,五监区恶警将他吊在监区的防盗网上,晚上,特警队来了几个人,把张鹏带进办公室,脱下他的裤子,用竹片把他的屁股都打烂了,然后送到严管队关禁闭,当晚天下着雨,还夹着砂子雪,因为他的毛衣、棉衣、外裤都被扒掉了,只穿着极少的衣裤,在寒冷的雪夜里就这么熬着,五监区恶警一直不给他送衣服,五区的大法弟子绝食抗议也不送,它们故意让张鹏冷,至今张鹏还在严管队受迫害。参与迫害他的恶警有:副监狱长伍国纲,五监区大队长张文君,五监区副大队长李春华,教导员代名贵,一中队长刘永文,指导员高试彪,管教股长熊朝辉。

后注:自武陵监狱的暴行被曝光后,海内外大法弟子通过寄信、打电话等各种方式讲真相,一些了解真相的干警停止了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狱中环境有了一些改变,但情况依然险恶。希望同修继续声援狱中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同时定点清除武陵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因素。

监狱对犯人(此处指不是大法弟子的被关押者,下同)的迫害也非常残忍。这里到处都充斥着恶的信息,经常听到干警说:“把他挂起来。”即用手铐把人吊在车间或监区走廊的防盗网上。被吊的人极其痛苦,时间一长就失去知觉,松铐后很长时间才能恢复,有时皮肤裂开渗血,恶警可随意延长吊铐时间:半天、一天、几天、十几天。完不成任务时常会被“结帐”,即用竹片打犯人的屁股。恶警强迫犯人趴在地上,任其羞辱,少完成一块任务,打一次屁股,以此逼迫犯人多做事。还有几个恶警用警棒、拳脚对犯人狂打,不少人被虐待、体罚、殴打后逼疯、自杀甚至死亡。监狱的死亡通知单后面不知有多少冤魂?被逼疯的人背后掩盖了多少罪恶和残酷?如:2004年四大队谢文清被恶警皮x、张x、姚x虐杀;二大队一犯人被虐待、体罚后自杀,事后监狱赔了八万元给死者家属了事;2005年四大队又一犯人被吊被打后倒在地上抽搐,送进医院后死亡。
 
这里没有星期六、星期天,每年只有一些节日才能休息;服刑人员被强迫每天干活至少12个小时,甚至14~15小时;干活的车间灰尘大且有毒,却没有劳保品,不少犯人患了肺结核等疾病,身体极度虚弱,上面派人检查时立即停止延长时间并强迫人说每天只做了8小时的事和发放了劳保品之类的假话。服刑人员患病时得不到救治,监狱的医疗设施和药物极其差。患病的犯人即使有医生开的病假休息条(有时是口头通知),回到车间仍被要求干活,稍有不从即会招来谩骂、羞辱、甚至殴打。狱警从来说话不算数,不依法办事,更没有良心道德。遇到犯人提出合理要求或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时,常听到干警说:“这里是你说了算吗?”2005年底,武陵监狱搞创建“省级文明监狱”,其中有一条:劳动时间8个小时,午饭后要午休。除了检查验收那几天基本做到外,以后还是照旧。监狱在食堂、各监区都设有举报箱,并规定七天开一次箱,但从未有干警因举报而受处分的事,却发生犯人因投放举报信而遭毒打的事。如:五监区一犯人因举报干警打人一事被五监二中队恶警杨金胜虐待、毒打,此人很长时间身体还没恢复,犯人都说这些都是摆样子的。

武陵监狱四大队是最邪恶的监区,体罚、虐待犯人极为严重,即使监狱搞“省级文明”创建期间也没停过,吊铐、背铐、用竹条打、夏天曝晒太阳、叫犯人趴在地上互相打或用木板打、晚上收工后站在坪里训话、体罚或用警棒打。

武陵监狱监狱长:张克武     副监狱长:武国纲(手机:13907428148)
寄信地址:湖南常德市武陵监狱  邮编:415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