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云港及赣榆县恶警对多名大法弟子非法判刑

【明慧网2006年3月13日】2005年3-4月份,江苏省连云港市及赣榆县恶警疯狂迫害法轮大法弟子,破坏大法。大法弟子为了救度众生,讲真相利用晚上散发真相资料。由于个别学员意志不坚强,受恶警的恫吓,出卖大法弟子,致使赣榆20多位大法弟子被非法拘留、关押。其中刘丽、姜秀娟、杨芳等人都被非法判三年以上。

在20多位大法弟子中,有6人被非法劳教,6人被非法判刑,最少的被判刑三年,有的被判刑长达九年半。为了能够达到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目的,恶警贺从彬、李兆学、孙成华、姚玲(女)等竟然采取非法抄家、非法审讯、诱供、逼供、欺骗等卑鄙手段迫使大法弟子承认散发宣传大法等真相资料。他们竟然取伪证明作为旁证去迫害大法弟子。例如,我们经过调查了解,有的证人根本不是新庄村的村民,恶警李兆学竟然也敢胡写作为旁证材料,作为证据。有的本人不知道怎么回事,没有做过任何证明,恶警李兆学还冒用他人的名字制作假证明材料。

恶警把这些证据材料转到伪法院后,伪法院陈庆太等迟迟无法审判,他们害怕大法弟子上诉。伪法院的院长王宝鸣跟连云港市伪中级法院副院长范群作电话汇报,说这案子证据太软,不硬,若以后上诉,不给他们改判。后来卑鄙的赣榆县伪法庭竟在“十一”放假期间前夕,于9月30日下午下达判决书,也不给律师判决书,只通知本人,以引起大法弟子的误解,使大部份被判刑的大法弟子错过了上诉期限。可见邪恶用心何其恶毒。并且赣榆县伪法院迟迟不把上诉的案卷转到市法院,他们拖得目的就是快到年底了,不给时间审理。

本来在一审判决生效后,应该十天左右时间,把案卷转到市伪中级法院,可是赣榆县伪法院故意拖了40多天才转过去。市院的伪院长范群说快到年底了,没有时间审理了,开审判委员讨论一下就是了吧。可是邪恶的伪院长范群心怀鬼胎,怕再审判委员会上通不过,最后连审判委员会也没召开,只是由伪副院长范群和院长张年庚两人私自决定维持原判了之。上午决定了,下午就把判决书送给被迫害的大法弟子手中,不给大法弟子任何时间。

以下是连云港市赣榆县大法弟子杨芳自述其被迫害的过程:(杨芳被非法判刑3年半,现已被非法送劳教所)

我是2005年4月13日下午3点多在学校正上课时,被公安局人非法带到南郊宾馆,有两个人轮流看管我,直到晚上6点,它们吃饱喝足,开始非法审讯。

他们两人一班,共三班,每班六个小时,轮流上阵,不让睡觉,先是孙承华和张明上第一班。孙承华连喊带骂,吹胡子瞪眼。说实话,长这么大,从没被人喝斥过,我感到一种屈辱,我什么话也没说。接着是张明和我谈话,一直在喋喋不休的说个不停,到晚上12点。

然后是李兆学和市公安局一个姓廖的开始非法审讯。市局的人没说什么话,李兆学以关心的态度,先是询问家庭情况,又一直强调他哥和我对象是同学,熟人,并说,你们这些炼功人都是好人,我们也不会对你怎么样,然后又说:你快说吧,你做了什么事?我说:“我没做什么违法的事”。后来他又写了四个字:“科技兴警”,并说:“你好好的想想这几个字的意思,我说不懂,然后他又神秘兮兮的诱骗说:你知道吗?现在科技发达的时代,我们市公安局专门设立了一个侦探卫星,只要你们晚上出门干了什么事,都能探到,我们已掌握了你的情况,只是希望你能自己说出来,争取个好态度,我们也好替你说话,放你回家。我说既然你们有这么高的侦查水平,你还要我说什么呢?把你们看到的情况分析一下,直接处理不就行了吗?

后来他又问我认不认识谁谁谁,我说不认识,他又告诉我谁谁因为把自己知道的事说了,结果当天就回家了。到了第三天晚上,李兆学又非法审讯时,又是哄又是骗,因为我三天三夜没有睡觉,大脑已不清醒了,再加上惦记家中的小孩面临小学升初中考试,在家无人照顾,心存侥幸心理,想早日回家,就配合了他的问话。我当时听信了他这样几句话:“你即使说了,如果没有证据,也不可能被判刑,况且我和你对象是前后庄,贺大队长和你对象认识,你要争取个好态度,我们也可替你说话,早点回家。”我说“你让我说什么?”

李兆学说:“关于散发资料的事,你说发了多少份?去了那些村庄?内容是什么?”我说:“我只发过两次,每次就几十份,具体有多少我没数,去的村庄的名字我也不知道,都是其他大法弟子用摩托车带我去的,内容无非是‘自焚真相’”。结果他告诉我他们发现了小册子光盘等。我当时真不知道什么小册子光盘。但我想到是我做的,争取了个好态度。因为我没做,他们也没有证据,也判不了刑,我就能回家。

后来李兆学在记录材料纸上写了一些村名、散发的数量(当时他写了1000多份)。我一看不对,我说我没去这么多村庄,也没散发这么多,他又给改了一些数字。李兆学说:数量多少无所谓,关键是你的态度。我说你为什么不把我说的一些话都写上,你是不是把别人发的资料都加到我的头上。他笑了笑说,这还不为让你早点回家。交待越多,立功越大,他又问我资料是哪里来的,我当时为了义气,说是我制的,没说是另一个大法弟子给的,关于数量多少都是李兆学用纸算了半天才写上的。

当时我还感到好笑,现在我才知道我多么傻。因为我没有这方面的法律知识。虽然我是大专学历,因为一直认为自己不会犯法,所以从来都没有去研究过法律,加上对社会上人情险恶不在意,把人都往好处想,造成了这样的后果。我不知道数量问题是关键,想不到他们为了拿奖金,不惜把案子搞大,并制造假证认证言及假证据,诱骗得到口供。张明和孙成华又开始非法审讯,当时我大脑已经麻木,根本没搞清他们说些什么,只记得在李兆学写的材料上抄了几条,让我签了字。后来又是市公安局的一个老头和赣榆的一个人非法审了一遍,我现在也记不清说了些什么,这样一直折腾到第四天上午(也就是2005年4月16日),谁知他们却让我签了拘留证,把我送看守所。(编者注:其实,关键问题不是发多少真相材料,而是大法弟子讲真相根本就没有犯罪,犯罪的是江罗一伙及其帮凶,大法弟子应该清醒的认清这一点,全盘否定迫害。)

后来我想翻供,问了监室内的人,有人告诉我说,最好别翻供,翻供也没有用,还会嫌个态度不好。我为了早回家,争取好态度,就打消了翻供的念头,在5月张明和孙成华又来提审,记得当时张明这样说的:“你态度很好”这次我们来是例行公事核实一下。我说,你们不是已经得到了想要的内容了吗?张明又问数量是多少,我说你们不是已经写好了吗?他又在厚材料上抄了数字,突然又问我:你发的材料中有没有用塑料袋装的,我说没有,他马上不说话了。现在我才明白,他们编造数量,把他们发现的所有材料全加到我的头上,目的只有一个,案子归拢,多拿奖金。后来检察院两次来非法提审,在数量问题上,也都是照公安局的材料抄的。就这样我一直糊涂到拿到起诉书,才明白自己上了当。

所以我在法庭上当庭翻供,无奈他们只按第一次口供非法审判,另外他们取得的证人证言,一听就是假的,且不说在数量证言上的假证言,听着一条证言,有人看见一天晚上两个女的,一个在1米63左右,一个在1米6左右,我们只在村头、巷头散了几份,根本没有人看见,况且晚上怎么能看出身高是多少呢?以上就是公安造假的经过。

迫害大法弟子的相关人的电话号码:

赣榆县法院院长     王宝鸣   宅电(0518-6283503)手机 13705126137
赣榆县法院刑庭庭长   陈庆太   宅电(0518- 6210992)办公室 (0518-6293037)
手机 (13705128636)
赣榆县法院审判员    董淑进   宅电(0518-6283783)办公室 (0518-6293035)
小灵通 (0518-2626160)
赣榆县公安局长     王兴亚    手机(13092390999)
赣榆县公安局副局长   李启明    宅电(0518-6218738) 手机(13305128738)
赣榆县公安局副局长   李太平    宅电(0518-6231899) 手机(13585295599)
赣榆县国保大队长    贺从彬    宅电(0518-6281469) 手机(13851253018)
小灵通 (0518-2295581)
赣榆县公安局干警    李兆学   小灵通 (0518-2295583)
连云港市中级法院院长  张年庚   宅电(0518-5295299) 手机 (13805132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