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九评》的小故事


【明慧网2006年3月15日】2005年8月,我到南方某市给一个多年不见的老同学送《九评》。

下了火车,我想叫辆出租车,忽然一辆机动三轮摩托飞快的开过来,稳稳的停在我的面前。看的出是受过专门训练的,那车玩的真熟。人也蛮敦厚的。“法度有缘人”,我心里想着,不由的露出了微笑。“大姐,上车吧,保证安全,收费最低。”边说边示意车前挂的牌子――“军残”,我脱口而出:“你是残废军人”?他说:“放心吧,我是心残身不残,心灵残废,四肢发达。”

我一边上车一边笑问:“既然是军人,肯定也是党员干部吧?”他说:“对,营级干部,20年党龄。”“你的‘心灵残废’是啥意思?”“这你都不懂啊,你想想,现在的中国人,特别是下岗职工,哪个人的心不是伤痕累累呀?哪个人的心不是被‘共产刀’割得七零八落支离破碎呀?!我告诉你:现在‘共产党员’是最丢人、最耻辱的称号,共产党下地狱都没人要!今后无论到哪里千万别卖‘共产党’这块牌子,丢人!哎,您是党员吗?”

我回答,“三十年党龄了,不过我已经退了!”“退了?退休了?”“是退党了!”“退党?!”他显得非常吃惊:“哪有这样的好事,有地方退我也退。”

车驶到一个僻静处,我示意他停车。车停下后,我认真的告诉他:“真的,我真的退党了,在海外大纪元网站。用笔名、小名都可以。如果你真的想退,你用化名,我让朋友帮忙给你在大纪元发个退党声明。”我边说边递给他一本《九评》和几份真相资料。

他看到《九评》,喜出望外:“我到处找都没找到,谢谢您了!我的几位战友都在找,这下好了,我得赶快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们。”

原来他们市在单位党员会上讲,严禁党员看《九评》、传《九评》。会后,他和战友们在一块议论:共产(恶)党不让干的,对老百姓来讲,肯定是好事;共产(恶)党让干的,肯定是坏事,所以他们约定,千方百计找《九评》,无论谁先找到,一定告诉大家,资源共享。

他当即以小名退党,并意味深长的说:“我这辈子跟着共产(恶)党没干一件对事,或许退党是我做的唯一一件正确的事。”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我再一次感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重大和使命不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