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家屯,不仅仅是个地名(图)


【明慧网2006年3月15日】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有一些普通的名词,最终远远超越了其本来的含义,不再只是个名词。它们成了全体人类无法淡忘的噩梦,成了人类文明史上永远抹不去的耻辱。纳粹法西斯使得奥斯维辛不再仅仅是一个波兰地名;前苏联共产极权下的劳改制度使得古拉格不仅仅只是一个俄文缩写;今后的人们也将永远记住一个中文地名——苏家屯。中共残害法轮功学员的令人发指的兽行使得它不再仅仅是沈阳市的一个区。这些名词都已经和人类历史上最黑暗的罪恶永远的关联着。

2006年3月8日,明慧网以及大纪元时报几乎同时刊登了一条令人震惊的消息:据原中共内部情报人员(为保护其安全隐去其姓名)透露说,在沈阳市苏家屯区有一个专门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秘密集中营。这里设有“焚尸炉”并且住有众多医生。这里至少在2003年已经关押了6000名法轮功学员。送到这里的法轮功学员没有出来的。根据进一步的核实,中共把坚定不肯放弃“真善忍”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集中在这里折磨得奄奄一息,而后活体解剖摘取器官倒卖牟暴利,再把法轮功学员送入焚尸炉灭迹。由于过程极其残忍,参与的医务人员大多出现严重的心理问题,存在普遍的失眠、做恶梦,部分人通过嫖娼缓解心理压力,还出现过因精神压力过大而自杀的事件。

也许善良的人们觉得这样惨烈的事实太难以接受,无法相信这是真实的事实。那么让我们看一看历史。二战期间,从1942年开始,就有抵抗组织成员报告奥斯维辛灭绝集中营的存在。然而也许是觉得太匪夷所思,盟国政府开始时压根儿就不相信。至少到1943年,获得了足够的情报后,伦敦和华盛顿方面才开始相信那不仅仅是普通意义的监狱,而是个地地道道的“杀人工厂”。先前人们觉得难以置信,是因为人们低估了灭绝人性的纳粹党。

中共之灭绝人性, 绝不亚于纳粹法西斯。苏家屯秘密集中营曝光至今,整整6天过去了,中共的御用喉舌们居然一声都不敢吭。中共外交部既不敢“严正抗议”,新华社也不敢如过去一样,抛出些什么监狱警察“春风化雨”的“故事”遮遮羞。——为保全自己的既得利益,中共官员们保持着可耻的沉默,等待“中央”的态度明朗。

奥斯维辛的暴行已经过去60多年了,然而今天人们看到那一张张陈旧的照片,依然不寒而栗。一位盟军士兵在回忆录里写道:“进入集中营后,我们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到处是带刺的铁丝网,所有囚犯都几乎不能行走,皮包着骨头,看起来更像是幽灵!他们互相支撑着站起来,试图与我们交谈……”


纳粹集中营的幸存囚徒

中共劳教所、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残忍手段,也决不亚于奥斯维辛集中营。我们看几张照片。

王霞被呼和浩特市女子监狱迫害得瘦骨嶙峋,奄奄一息。(2004年7月)

王霞,女,32岁,内蒙古临河市人。因不放弃真善忍信仰,在内蒙第一女子监狱长期遭受非人摧残,被毒打、电击、阴部被扫床刷打击进行性折磨、被恶徒将大头针钉入指甲中、用火烧……王霞绝食抗议,又被送精神病院遭受摧残,导致记忆丧失。王霞被投入监狱前体重110多斤,2004年6月29日昔日年轻漂亮的姑娘被抬回时成了一具活着的骨架,仅剩40多斤,一动不能动,记忆丧失,成了植物人。中共当时释放王霞是对转化她失去了耐心,希望她死在家中,不料王霞又坚强的活下来了,不久中共610又将其投入监狱。


吴春龙被迫害致死前一周

吴春龙,男,30岁,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人。被关押在佳木斯劳教所折磨,曾被罚坐“老虎凳”等酷刑折磨,曾绝食而被强制灌下不明药物。几天后,吴春龙出现昏迷、肌肉瘫痪、头脑迟钝,没有思维等症状。整个人瘦得皮包骨。2005年4月30日,吴春龙生命垂危,劳教所把他送回家。2005年8月20日凌晨2点,吴春龙含冤离世。


高蓉蓉2004年5月7日被酷刑折磨,脸上是电烧灼伤。照片是受伤10天后拍摄的。

高蓉蓉,女,37岁,辽宁省沈阳人。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关押在辽宁省沈阳龙山劳动教养院。2004年5月7日高蓉蓉被中共狱警唐玉宝、姜兆华电击近7小时,面部被严重毁容。2004年10月5日在正义人士的救助下高蓉蓉逃出魔窟揭露邪恶,但不久又被秘密绑架到马三家劳教院继续遭受迫害。2005年6月16日,饱受折磨的高蓉蓉在位于沈阳的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急诊室去世。

纳粹法西斯纵然凶残,也不曾以犹太人的器官牟取暴利;中共不但对法轮功学员施以肉体折磨,还极尽其邪能进行精神摧残,在肉体、精神双重迫害都不能达到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时,更残忍的活体摘取器官以牟得暴利,以焚尸炉毁尸灭迹,暴行令人神共愤,分明是纯粹的魔鬼行径。

事实上,中共盗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并不是最近的事。早在2001年明慧网核实的消息就显示,不少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后,遗体被强行解剖,器官被摘除, 尸体被立即火化。一名曾被关进广州白云区戒毒所的男士就说,2001年他在戒毒所亲眼看见几个吸毒者殴打一名法轮功学员,一名戒毒所的医生在旁边说:“不要打腰部,腰子有用的。”

2001年2月,哈尔滨法轮功学员任鹏武在呼兰县第二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在未经家属的同意下,警方把他从咽喉处至小便处的所有身体器官全部摘除,然后强行火化,并禁止家属对遗体拍照。

中共在苏家屯的魔鬼暴行通过有良知的知情人透露了出来。然而在中共淫威下,被几十年残酷政治运动的现实、8千万冤魂命丧黄泉的悲剧吓怕了的中国人,敢讲真话的实在太少了。苏家屯之外,还有多少罪恶仍被隐藏?!

今天的人们在忏悔当年可耻的沉默,忏悔没有尽全力及时阻止纳粹对犹太人的暴行,从而给了挑战全人类良知的邪恶以机会和胆量,使邪恶得以扩张壮大,最终每个人都没能躲过一场浩劫。

面对极端藐视人性、挑战人类道德底线的中共暴行,今天世上的每一个人都再次面临着善与恶的选择。900万勇士已经用公开退党的方式,在人性与恶魔之间做出了理性的选择。苏家屯秘密集中营的曝光,给了世上人再一次认清中共恶魔本质的机会。而从此,在人类历史上,苏家屯也不再只是一个地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