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寿光市35岁刘树红屡遭迫害离世


【明慧网2006年3月17日】山东省寿光市大法弟子刘树红屡次遭受恶党不法人员迫害,曾经在寿光洗脑班被折磨的神志不清,身心受到严重打击;随后其丈夫刘宗山被非法判刑三年。在恶党的长期迫害中,刘树红身体每况愈下,于2005年7月25日含冤离世。

刘树红,35岁,寿光市化龙镇化龙桥村人,自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的标准修心向善。99年7.20中共江泽民邪恶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后,恶党镇委副书记带领一帮人把刘树红从家里强行带走,将她和全村其他大法弟子一同关進镇初级中学的教室里進行迫害。恶党人员为了达到让大法弟子放弃修炼的目地,强迫大法弟子们在酷暑天站在烈日下曝晒,晚上通宵不让睡觉。恶徒们还把刘树红和其他大法弟子的大法书籍及师父法像一起抢走。由于刘树红坚持真理,恶人张文奎(已遭恶报死亡)对她施行了打骂、侮辱,并狠狠的将师父的法像(有玻璃像框)砸在她头上,师父法像被打碎了,刘树红头顶上鼓起个大包,一声没吭。恶党人员还把抄家来的大法书籍和师父法像都烧掉了。

2001年3月,恶党由于迫害的失败,加重迫害法轮功。恶党人员又非法将刘树红和她的丈夫还有他家人一共8名大法弟子绑架到镇里一间密室非法关押,屋里漆黑一片,不见阳光。这次恶党调动计生办、土管所、财政所、粮管所、派出所等单位人员轮流出动对大法弟子强制洗脑。刘树红坚决维护大法,被逼迫挨冻挨饿5天,不给邪恶任何可乘之机,终于在3月5日晚上深夜同其他四名大法弟子正念走脱。

刘树红回到家里,其他四名大法弟子去了北京上访说明真相。派出所恶警和恶党镇政府人员找不到其他四名大法弟子,便疯狂的把刘树红从家里拖出来,像对待犯人一样强行给她戴上手铐,先把她毒打一顿,踩她的头发,用电棍电她。刘树红被打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非常吓人。然后不法人员将她绑架到寿光洗脑班進行迫害。

一个月后,刘树红便被折磨的神志不清,回到家后,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在那里,邪恶的610人员对她施用了几天几夜的轮流围攻,不让睡觉,并逼迫看诋毁大法及师父的录像等。刘树红身心疲惫,精神受到严重打击,身体每况愈下。

在2001年10月份,刘树红丈夫刘宗山及其他四名大法弟子到北京打横幅证实大法,遭遇天安门恶警非法毒打,刘宗山一只眼睛差点被打瞎,眼眶骨被打碎,周围肿的像紫茄子一样,三个月后才看见东西。在江泽民“打死白打死”灭绝政策的纵容下,恶警们没有给他作任何包扎和用药,还進行非人的折磨,之后非法判刑三年,直接把他关進大牢,受尽煎熬。刘树红父亲刘卿田也被恶警非法抓捕,被非法劳教一年。

这样,家中的重任、社会的压力全部压在刘树红身上,致使她干瘦的身体血压升高,腰痛不止。

2003年8月份,邪恶人员又到刘树红家恐吓威胁。2004年底刘树红丈夫从监狱回到家里时,她已经面容憔悴,瘦的皮包骨头了。2005年3月终于支撑不住了,两次住院已经倾家荡产,花去仅有的2万余元,于2005年7月25日含冤离世,年仅35岁,撇下一个10岁的孩子孤苦伶仃。

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就这样被共产邪党和江泽民流氓集团毁掉了。而这样的家庭在全国不只有多少呢?这就是江泽民操纵的中共恶党对法轮功及善良群众的直接迫害,是江氏流氓集团残酷迫害下的人间悲剧。

“善恶有报是天理”,曾一味追随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弟子刘树红的恶人张文奎终因作恶太多而得了胃癌、背炎等不治之症,受尽疼痛的折磨于2005年7月27日遭恶报死亡。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元凶,一定不会有好下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