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成长


【明慧网2006年3月17日】99年7.20以前,我是当地的一名义务辅导员。在当地,知道我的学员很多,在当时,我学法炼功并不是那种精進的,但是因为我本人社会上的工作轻松自在,收入高,又可以自主的支配自己的一切时间,我全身心的投入大法的工作也不会给我个人及家庭的生活带来任何影响,所以当辅导站的负责人要我当辅导员时,我轻松的答应了,而且家人也很支持。突然的我能和这么多学员在一起,我感到很快乐。在我面前显现的是学员们一张张和善的脸,得法后无比喜悦的脸,大法使学员们身心受益后激动的脸,还有学员之间毫无保留的那朴实的脸,互相信任那真诚的脸,完全没有了社会上人与人之间那勾心斗角虚伪的脸、狡诈的脸、怨恨的脸……

我的心就这样被大法温暖着,熔化着。有时在大型的法会上,集体学法炼功中,我都会无名的流泪,因为这是人间的净土。同时,学员们都信任我,鼓励我,作为时间充裕的我,既年轻又愿意为大家付出,所以辅导站交给我很多的大法工作去做。于是无论严寒酷暑,在炊烟袅袅的村庄,在绿树成荫的城市公园,在一道道的山梁中,在宽大的楼群前……经常有我洪法的身影。我似乎忘记了我从什么时间不知发火了,我似乎忘记了我从何时不再为个人利益斤斤计较了……

但是,我天天的学法炼功洪法,我并不明白什么是修炼,更认识不到修炼的严肃性,我只知道我们是一帮世界上最好的人,所以无论社会上的人说我们什么,我都原谅他们的无知。我虽然经常组织学员学法炼功、洪法,但却感受不到一个辅导员身负的责任有多么重大。对师父讲的法,我很少对照自己,即使偶尔对照一下,却总是觉得师父说的我已经改了。即使真有对照出的执著心,也觉得时间有的是,我还年轻,再过两年去掉也不晚,对师父的法也不会悟,看了师父的经文《退休再炼》,却片面的理解成师父在说退休人员,我又不是。我们各地的法会经常开,我知道很多同修的感人事迹,我只是在同修的影响下也开始精進,而不是从法中认识到法理而精進,但在外表下谁都看不出来,我自己也意识不到。我的修炼是有榜样的,看修的好的负责人怎么做我就怎么做。从法中我明白不了多少法理,但我不担心,因为不知怎么做我可以问站长,站长不明白呢可以问总站的站长,总站的站长可以去问研究会的负责人。

99年的4月25日万人大上访,随着形势的紧张,我却天真的认为不会出现大气候反过来的情况,我想大法这么好,人怎么会反对呢?再说了,师父也曾说过人从来都没有说了算过,我却丝毫想不到正因为人说了不算才会被另外空间的邪恶操控。但不管怎样,不明白的问题我就问辅导站的负责人。我利用我充裕的时间向公安、信访等部门讲我们是好人,人家也认可,但在这段时间内我几乎很少学法与炼功,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99年的7.20,邪恶毫无理智的迫害开始了。

我与其他的学员一起到北京上访。当我站在北京府右街时,警察开始抓人打人了,当警察开始将一批批学员带走时,一位学员一个劲的叫着我的名字,问我怎么办,我当时也一片茫然,此时我已与其他的负责人失去联系。好不容易用手机联系到一负责人,得到的回答是:“自己把握吧。”此时的我第一次感到了压力,而现在我知道这一切必须由自己决定了。修炼真的不能依靠别人啊!一切的选择全靠自己!在这关键的时刻,选择的对与不对,全靠自己平时扎扎实实的学法啊!修炼至此,我才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学好法是如何的重要,一切的智慧都从法中来,一切正确的选择也是从法中来!大帮哄不是修炼,问负责人的也不是修炼。我努力的想师父的法,突然师父的讲法在我脑中显现“维护不维护这个法,宣传不宣传这个法,弘扬不弘扬这个法,将来同化不同化这个法,都是你们大家自己的事。”(《法轮大法义解》)于是,我用手机告诉我能联系上的学员,我在北京,我要为大法说句公道话。

但是从北京回来后,我们当地几乎所有的辅导员都迫于压力写了不修炼保证。我记得明慧网一同修的文章是这样写的:“99年7.20迫害开始后,中国大陆所有的站长、“名人”马上面临巨大的压力,其中一批人很快掉下去了,有的彻底走向了反面,有的长期处于魔难之中。这个现象当时给一部份学员带来很大的困惑和干扰,对我的震动很大,就想:多半是因为他们工作太多,没注意抓紧时间学好法,心性修炼底子没打好……”

确实是这样的。法没学好,在做每件事的过程中,就不能用法来指导,而往往被人的观念所左右。甚至写了不修炼保证都意识不到此事的严重性。我作为一名在学员中有一定影响的辅导员,这决不是一件小事。师父说:“但我们作为一个辅导员,我们有个责任问题,就是你要做不好,可能这一批人都被你带坏了。如果这一批人都被你带坏了,那自己如何不说,你可能毁了一批人哪!”(《法轮大法义解》)

此时,假经文也开始流传。我记得有一篇假经文流传到我的手中,作为辅导员的我,本来已经意识到此为假经文(假经文说让学员某月某日走出来),但由于长时间不学法,责任心淡化,没有及时制止学员,结果导致许多学员被抓。

更让我感到痛心的是我们当地资料点的被破坏。我们几个协调人都能认识到讲真相救度众生的重要性。我们汇集了学员大量省吃俭用的资金成立了资料点,但是我们资料点的协调人几乎忙得抽不出时间学法,更做不到静心学法,只片面追求印制真相材料的数量,显示心欢喜心膨胀,甚至发生了将已印刷好的真相材料因不符合自己的个人观念毁弃的事情。作为我们几个协调人本来事先知道,但未能阻止住,矛盾重重,有的协调人还认为印刷的真相材料够多了,威德也够了,不怕抓。虽然我觉得不对劲,但因为我法理不明,也说不出什么,结果后来资料点人员几乎全部被抓。我从此以后被迫流离失所。

在流离失所的日子里,我感到很迷茫,长时间居无定所的生活,使我静心学法很困难。我感到自己很空虚,我越来越守不住心性了,不知何时我突然会对同修发火了,因为经济的拮据我开始对物质斤斤计较了。以至于发生一外地同修怀疑我是特务,同修不听我的解释,说出一篇经文让我背,得亏这是一篇我会背的经文,才打消了同修的疑点。我很难受,我很难再看到99年7.20以前学员之间的那真诚信任的脸……

有时到亲友家去讲真相,感到困难很大,亲友完全把我当成落魄之人,是寻求他们避难来了。我知道这是我99年7.20以前个人修炼基础没打好所致。学法前因为我是亲友中的瞩目人物,有一定影响力,而且我爱帮助他们,包括帮助他们处理家庭矛盾。学法后,我几乎断绝了与他们的一切联系,只与学员们交流。现在我流离失所了,有的亲友说我已不是以前威风的时候了,身无分文,是来求他们来了,甚至有的亲友还想举报我。

我开始静下心来,不管多么的难,我开始认真审视自己的心,有时我会问自己:我是在修炼吗?我什么时候才会学会向内找?我有了一个固定住处后,我把师父所有的讲法都找了出来,我开始象刚学法那样,虔诚的学习师父的每部讲法,就这样,我静静的读,我突然发现,我以前多次读过的师父的法好象第一次才看到一样,我越来越体会到师父的洪大慈悲和法的博大内涵。

是的,我知道,从法中明白了,魔难就会小、少。我很早就明白被抓被打乃至被迫害致死决不是走师父安排的路,而且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是需要自己正念正行的。虽然我是锁着修的,但在师父让我们发正念以前我经常静静的发一念,不允许邪恶干扰我,结果我发现此念很管用。

从法中,我纠正了自己很多错误的想法。例如,当我被邪恶非法关押时,当我流离失所邪恶到处找我时,我曾认为是因为我是个辅导员所以才遭迫害的,甚至在我最痛苦的时候,脑中经常反映这样的念头:如果我不是个辅导员,就不会被邪恶挂号,这样多好,也没人知道我学,悄悄的做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一样也可以圆满。甚至羡慕国外的同修:他们多幸运啊,有执著邪恶也不会去抓他们。可就是因为我做了辅导员,成了邪恶重点迫害的对象,而且有些同修也有这样的想法。师父说:“你长此下去,别看你炼功,不按照我们法轮大法的要求,你不提高心性,在常人中你还是我行我素,说不定你还会遇到其它麻烦事,弄不好你还会说炼我们法轮大法把你炼偏了,这都是可能的。”(《转法轮》)通过静心学法,才猛醒过来,这样的想法多危险啊,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自己不扎扎实实的修,出了问题不找自己的原因,发展下去会不会说炼大法把自己炼偏了呢?一个真正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邪恶敢动吗?这与当不当辅导员有何关系呢?

同时,我也学会了如何去看待明慧网上同修写的每篇文章。我不再以同修为榜样了,无论同修做得如何好,我只是看同修在过关中,在一言一行中,是如何用师父法指导自己修炼的。同修还存在什么不足,我个人在这个问题上是不是也存在问题。就这样,通过静心学法,我发现我周围的一切在慢慢的发生着变化,同时我的亲友也相继明白了真相,不再认为我是求他们来的,有的还说出了以前对我的不满现在已经没有了……

从法中,我明白的越来越多,我感到自己越来越充实,我们很多同修组成了一个学法小组,我体会到了整体的力量。我们这个学法小组在邪恶最猖獗的时候,曾经每半个小时发一次正念,一次又一次的解体了邪恶迫害我们的阴谋计划。我们当地被非法抓到邪恶黑窝的同修,在外面时都表现很坚定,可一旦進了那个邪恶的场,由于长期不学法,几乎很少有正念正行闯出来。怎么办,我们连起来集体发正念,只要知道同修有将被邪恶迫害的迹象,我们便加大力度帮同修发正念,哪个同修外出讲真相,我们也集体发正念。同修有执著,你邪恶想迫害,但我们不允许,所以我们这个学法小组的学员这么多年来很少出现被邪恶干扰的现象。

当然,在我个人讲真相方面,遇到过不少挫折,怕心是我的一大障碍,我知道,我发的每篇真相材料上带有我个人的一切信息,这就与我修炼的状态有很大的关系。刚开始时,有的常人拿到我发的真相材料有扔掉的,有不听我讲真相的,更严重的一次是我贴真相材料时,被恶警发现,恶警在后面追,我在前面跑,你想想这是个什么形象。而现在我平稳多了,平稳的神态,纯正的正念制约着周围不正的一切,每次看《明慧周刊》,我认真的读着师父教诲我们的法:“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

是啊,无论什么时候,一定要听师父的话,千万不要拿修炼当儿戏,千万不要拿自己与众生的命开玩笑,千万不能抱着侥幸的心理去做证实法的事,千万不要一边清扫着自己前進路上的障碍而自己一边又设着障碍。和平时期的修炼,摔倒了如果还能爬起来的话,而今天邪恶的目地就想毁了我们,一旦我们摔倒了,嫉妒使它们拼着命也要与我们同归于尽啊!

现在,我在正法修炼中已走到了今天,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对我的救度,没有师父的保护就没有我,更没有今天我还能坐在这里写心得体会文章。我还感谢那些默默帮助我的所有同修,他们拉着我的手,一起做着师父让我们做的三件事,今天,我不敢说我在大法中成熟了,但我敢说我正在大法中成长!

个人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