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澳洲中领馆前绝食法轮功学员身上的故事


【明慧网2006年3月18日】奥斯维辛集中营对犹太人的杀害曝光后,激起了人类良知和各国政府的共愤,把法西斯分子送上了人类历史的审判台。然而只过了半个世纪,中共却卷土重来,用比德国法西斯更加灭绝人性的苏家屯秘密集中营在法轮功学员身上摘取脏器,牟取暴利,虐杀后就地焚尸灭迹。实乃惨绝人寰,天地不容。为抗议和揭露中共的这一反人类罪行,2006年3月14日,澳洲纽省法轮大法学会在中共驻悉尼总领事馆前召开新闻发布会。会后我参与了24小时绝食,抗议中共的血腥暴行,并吁请澳洲政府和澳洲人民紧急行动起来,制止中共的恶行,营救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我和其他两位学员進入绝食状态,身披“绝食抗议”飘带,手持抗议中共暴行的标语牌,在中共总领馆门前静坐,并向路人发放真相资料。我们年迈之人平静祥和的抗争,引发了诸多反响。

下午2点多,一位优雅的西人女士走到我们面前,关切的询问我们已经坐了多久?说你们这般年纪,一定都有家庭、孩子,你们如果是难民,有问题要去找地方政府,他们会帮助你的;相反在这里无论绝食多久,中领馆也不会帮助你们的。我们对她说:绝食不是为个人,而是揭露中共苏家屯集中营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害,而且只是24小时。她似乎松了口气,就又关照我们要戴上帽子,多喝水,才依恋不舍的离去。多么善良的澳洲人民!

3点多钟,来了一个中年华人,虽是骨肉同胞,却对我们这些父母辈份之人,毫无尊敬之意,指手画脚让我们赶快回家,别在这里“无事生非”。说什么“你们偌大年纪来到澳洲已是万幸,我的父母贫穷得学都上不起,过了一辈子苦日子,又能怨谁?中共不让炼法轮功,你就别炼了,何苦招惹麻烦,自讨苦吃!一定要信仰什么,那边就有佛教,你去修好了,谁都不会管你的”。他既不看我们的材料,也不让我们说话,更拒绝读《九评共产党》,自以为是的教训一通,扬长而去,似乎专门演戏做给某人看的。

中领馆的对外办公时间今天有些反常,门上明明写着周一──周五,上午9:00-12:00,可是今天下午却一直挂着“open”的牌子。到了下午5:00,当班小姐才将牌子翻成“closed”并急匆匆关门走出,对在大门口外来回巡视的中年男子说:“再不关门,就赶不上火车了”,她得到这男子的许可走了之后,这中年男子就回头对我们说“你们也回去吧,我们都关门下班了,你们还坐在这里干什么?”我们说“我们绝食抗议中共用苏家屯式的集中营杀害法轮功学员,贩卖器官的罪行!”,他说:“什么绝食?你们不是可以在家里绝食吗?回到家里吃的饱饱的,绝去呗!”“你不能乱说!”我制止他的奚落,“说话不算数,承诺不兑现,随心所欲,无法无天,那是中共的专利!我们炼功人可不那样,我们的承诺是严肃的,面对的是苍天,是神佛,正念正行,就是替天行道,苍天神佛自然相助;说假话,做坏事,搞阴谋是要遭报应的。我们承诺绝食24小时,在你们这里也好,回到家里也好,都绝对不会進食”。“既然都是绝食赶快回家去不好吗?天都快黑了!”他打断我的话,若有所思地劝说,我们劝他学习陈用林,不要做中共的陪葬品,他却一边嘟囔着,一边启动了铁门,一脸焦急无奈的表情。

晚六点多钟,另一名学员加入我们绝食行列。端坐间,突见领馆铁门里面,有一高个男子,透过铁门的玻璃正在鬼鬼祟祟的向我们窥视,像是那名姓邱的中共领事,我们正念直视他,那人隐身而去。我们觉得今日似乎不寻常,决定延长在中领馆前的静坐时间,争取更好的讲真相效果。果然晚七点过后,不断有汽车進入领馆铁门。偷偷窥视之人有时竟也出大门接人。看来中共领馆里有重要活动。没多久,一辆出租车停在我们面前,下车的是位西人长者。与此同时,铁门洞开,偷视之人跑上前去,如迎贵宾,却又尴尬地故意遮挡贵宾投向我们的视线,急促而入,铁门紧闭。

天完全黑了,车多人少,车辆驶过,大多灯照我们和展板,缓速而行。不少人向我们挥手,有的还挑起大拇指。铁门里面一直未有人出来。约八点半钟,一辆轿车驶至门前,一位西人从驾驶位走出,一边端详我们,一边去按门铃。我们顺势递过去真相材料,他欣然接受,车开進了大院。

时间过得很慢,黑洞洞的院内一直没有多少动静。九点半都过了仍没人出来。这宴会怎么拖这么长时间?我们正在疑惑,铁门响动,一辆轿车缓缓驶出,偷窥之人还随车相送。我们向车内挥手致意,客人特意鸣喇叭,友好回应。随之铁门又关闭。十多分钟后,窥我之人又送一轿车而出,并开着车窗,用汉语说“再见”,学员前去向车内问好,并递進两份苏家屯真相资料,回应她的车内的人说:“希望你们继续坚持下去!”互祝晚安后离去。此时偷窥之人傻愣在铁门之前,正在出神。该学员回身也递给他一份苏家屯真相资料,并祝他好运,那人才回过味来,把手一摆,气急败坏地说:“都是你们坏了我的大事!”我回应他说:“你认为还有比中共用苏家屯集中营残害法轮功更大的事吗?如果说我们让世人认清了中共的邪恶,脱离了中共是坏了你的什么大事,这不就是天灭中共的反应吗?”,他无言以对,紧闭铁门,再也没出来。

铁门之内表面沉寂,暗中却仍不断窥视着我们的动静。几位盘坐的老人,竟有如此神威。一日之事,回味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