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悟“冬天在外面炼功戴手套”中的法理


【明慧网2006年3月19日】有一段时期,在安全措施这个问题上,同修中存在着两种不同的认识。一种是注意安全措施,表现上就是提醒别的同修要注意安全;一种是强调正念,特别是这一部份坚持所谓“正念”的(包括我自己在内),强调用“神念”看问题、不用“人念”看问题(我只能简要的用这句话概括),真的是抛开常人观念、抛开假象去看实质的,好象是站在法上看问题,好象悟的很正,所以才坚持个人的做法,所以才认为自己才是真正的在证实法。尤其是后一种认识,表面上看好象挺符合法理,而前一种认识却不能从法理上圆满的说清。所以虽然表面上大家都不再争论了,但是两种认识并没有真正相容。虽然持后一种观点的同修都渐渐的认可了要注意安全措施的做法,但由于法理上的模糊,并不是真正的从内心里认可。有的个别同修依然我行我素,还认为别人有怕心。

一个时期内,我也一度的认为,常人的安全措施,只是表面的东西,只是一个外部引发条件,而邪恶钻空子的地方都是心性问题,因为一切都是我们的心促成的。同修们谈的很多,我也不完全赞成。因为从法理上我理解不了,从法理上我认识不到。同修们的很多认识都不能从法理上让我心服口服。虽然我也注意安全,因为我能理解,我们在常人中修炼,都有意识不到的常人心,注意安全措施是为了避免邪恶钻空子。回首走过的路,太多的时候,都是让邪恶钻空子迫害后,我们才去反思自己的漏洞,但是损失已经造成。这样的教训太多了。同时我也看到,很多同修在没有出事之前,都认为自己很有正念,没有怕心。很多同修在没有出事之前,都认为不会在自己身上出问题,等到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整体的损失已无可挽回。教训是惨痛的,很多次邪恶的破坏从表面上看都是因为表面的安全存在严重漏洞。

记得有个同修在体会中谈到,不注意安全措施,就如同法中讲的手里拿着大法书,大叫“有李老师保护不怕汽车撞”的那个人,我还不以为然,觉的同修说的不对,怎么能这样比喻呢?这不是把大法弟子当成常人,把邪恶当成汽车吗?这不是说邪恶比大法弟子厉害吗?邪恶在我们面前算得了什么?!现在想想觉的自己当初的想法实在可笑。

其实,冷静下来想一想,同修谈的很对啊,几年的正法中,多少同修凭着“有正念,不会有事”、“有老师保护,不会有事”,结果呢,有几个不出事的?!出了事,是个人的问题吗?可惜我们太多的同修不能真正清醒与成熟起来。常人中,汽车会撞死人的。那个手里拿大法书,在大街上一边走一边大叫“有李老师保护不怕汽车撞”的,师父在法中说,“这是破坏大法”。我们在常人中修炼,电话能被监听,手机会被监控,恶人会举报,恶警抓到把柄会抓捕……那我们不注意安全,觉的“我们是神,邪恶到不了跟前,没事。”“有老师保护,不会出问题”、“大法弟子是神呀,应该堂堂正正的做,怕什么”等等,从而“堂堂正正”、无所顾忌的去做,这跟那个手拿大法书大叫“有李老师保护不怕汽车撞”的人有什么区别呢?这是不是破坏大法的行为吗?几年来,邪恶钻这样的空子还少吗?各地资料点被破坏的还少吗?多少次血的教训还不能让我们清醒吗?

我们的不理智被邪恶所利用干扰师父正法,我们的不理智使旧势力黑手破坏资料点的邪恶目地屡屡得逞,我们的不理智为邪恶破坏大法大开方便之门……糊涂啊!我们还把自己不理智的思想与行为当成是正念强,当成是悟的好、认识的高。师父在法中讲的很明,可惜自己悟性太低,别人谈出来的时候,却因为自己的不对把别人的对当成了不对。

直到一次学法时,我才豁然间明白了,我发现过去自己存在着一种偏激、狭隘的认识,那种强调所谓正念不注意安全的行为其实是一种不为整体着想、不为别人着想的偏激做法。不管同修怎么悟,那可以说个人认识,然而师父在法会上都讲了要“注意安全”,那“注意安全”肯定就没有错。那我们个别同修为什么还不注意安全?虽然明慧网上报道的关于忽视安全措施而导致惨痛损失的文章一直没有断过,但我发现却不能从根本上改变一些同修(特别是觉的自己“修的不错、走的很正”的一些同修)的偏激观念与做法,为什么?

回首自己走过来的路,我理解了他们,理解他们那种对法坚定的心。感受太深了,脱胎换骨的走出人心,那种感受、那种状态,那种对法的坚信,已经成为生命的根本,已经成为生命的主线,那怎么叫个人观念呢?那怎么叫证实自己呢?几年来能从邪恶的迫害中走过来,多少次跨越人心的极限从突破时的艰难化为超脱后的轻松、从常人的不可能变为修炼人的可能,靠的是什么?靠的就是这种强大的信念,靠的就是一颗信师信法的坚定之心。几年摔摔打打中证悟出来的对法的坚信!错了吗?每个人都有自己证悟到的法理,每个人证悟到的都不一样,为什么要去符合自己所认为的低层认识与做法呢?错了吗?然而师父在《在美国东部法会上讲法》中的一段讲法却让我彻底认识到:错了。

“太冷的天你要戴上手套去炼功,不要冻伤了。其实炼功人是冻不伤的,可是我们有的人炼功就给你冻伤了。为什么这么做呢?大家想一想,大法不能强化修炼,要出自于人的自愿。因为大法在修炼当中有许多新学员不断要進来学法,他们是没有那么大的、那么高的悟性和那么高的层次,还没经过考验,还不能说他就是来修炼的,也就是说还不能当真修弟子待时,他要冻伤了,不就严重的影响了法了吗?因为他刚刚入门,刚刚走進来,还不能确定他是不是个修炼的人。他的心想试验试验的时候一下子冻坏了,那影响多大啊。修炼中不断的有新学员進来,所以大家不能这样做。有的学员非得要这样干,那么就给他冻伤了。实际上也是一方面帮助他去去业力,一方面用这种方式点化他。”

几年来,我一直认为师父是告诫那些初入门的学员,认识还没有那么高,不能真正把自己当作炼功人,冬天炼功要戴手套,以免冻伤。我一直认为这段法不是讲给精進弟子的。现在我已完全不是过去的认识了,正法修炼几年了,摔摔打打中,我才真正认识到这段法的更深一层内涵。过去,我只是注意师父讲的“其实炼功人是冻不伤的”、“因为大法在修炼当中有许多新学员不断要進来学法,他们是没有那么大的、那么高的悟性和那么高的层次,还没经过考验,还不能说他就是来修炼的,也就是说还不能当真修弟子待时,他要冻伤了”、“因为他刚刚入门,刚刚走進来,还不能确定他是不是个修炼的人。”

现在我才发现自己是片面理解,是断章取义,我连这段法的表面意思也没有搞明白,师父表面讲的很明白呀,“太冷的天你要戴上手套去炼功”、“不要冻伤了”,太冷的天,不戴手套炼功,“大家不能这样做”、“有的学员非得要这样干,那么就给他冻伤了。”师父说用这种点化我们,点化我们什么?我理解了,我们修炼人做任何事情不是要先替别人着想吗?之所以要这样做,是为新学员着想,是为别人好。不错,修炼人是冻不伤的,但如果我们都不戴手套,那新学员可能就会跟着学,他的悟性还没有那么高,“他的心想试验试验的时候一下子冻坏了,那影响多大啊。”影响有多大?他会不相信法,他会不修,我们只能让人得法,不能往外推人啊。这是其一。其二,师父说“他要冻伤了,不就严重的影响了法了吗?”,大家想想,他要冻伤了,他会怎么样?他还是个常人啊,他会怎么说,会不会影响更多的人得法,别的学员看到了,会不会被干扰,那他干扰了法,是不是起的负面作用,是不是对法犯了罪……师父点化我们,要把别人的得法得度放在第一位,要把大法放在第一位,要把整体提高放在第一位。我们不是独修,不是自己一个人在修,我们是个整体。修炼的人要为别人着想,我们不能只想着自己怎样修,而不考虑别人。当年,多少老学员、辅导员不是被冻伤了吗?冻伤了还不悟,只想着师父不是讲过“炼功人是冻不伤的”吗?却不去想自己哪里做错了。如果这个辅导员想:我不是新学员呀,我是经过考验的真修弟子啊,“炼功人是冻不伤的”,神怎么会冻伤呢?常人呢,冷了不行,热了不行,饿了不行,累了不行,常人会冻伤的,而我是个真正的修炼人,真正明白修炼的内涵,明白生命存在的意义,我坚定的相信师父、相信法,不会冻伤的。这能说他讲的不对吗?表面的话好象挺符合法理,但他确实做错了。

法理体现在正法修炼中,不就是我们在邪恶的环境中证实法要注意安全的问题吗?我们不止要为大法着想,为整体着想,我们还要为不同境界的同修着想,我们更要为新学员的提高着想,为世人的得法着想,为常人中的亲朋好友着想。我们不是怕,我们心中装的是全宇宙众生,我们能理解众生,我们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众生好。我们尽量救度更多的众生,我们尽量避免世人与众生因为我们不当的做法失去被救度的机会,甚至因我们不当的做法导致他们对大法犯罪。我们是大法弟子,我们想助师正法,但我们的偏激行为却被旧势力黑手利用破坏了师父正法;我们不想让同修遭受迫害,但我们的偏激做法却让旧势力黑手钻了空子下狠手迫害了我们的同修;我们想救度自己的亲朋好友,但我们的偏激行为却被旧势力利用害了他们,使他们不敢学,使他们对大法产生误解,使他们对大法犯罪。

其实,如果一个修炼人真能做到事事用法的标准衡量,做事先替别人着想,能包容理解别人,考虑问题把大法放在第一位,把众生的得度放在第一位,就永远不会走偏,永远不会迷失方向。

一点个人认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