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不能大口常开?

再谈修口


【明慧网2006年3月19日】先说一个古代故事。作为一国之君的韩昭侯,平时说话不大注意,往往在无意间将一些重大的机密事情泄露了出去,使得大臣们周密的计划不能实施。大家对此很伤脑筋,却又不好直言告诉韩昭侯。

有一位叫堂豁公的聪明人,自告奋勇到韩昭侯那里去,对韩昭侯说:“假如这里有一只玉做的酒器,价值千金,它的中间是空的,没有底,它能盛水吗?”韩昭侯说:“不能盛水。”堂豁公又说:“有一只瓦罐子,很不值钱,但它不漏,你看,它能盛酒吗?”韩昭侯说:“可以。”

于是,堂豁公因势利导,接着说:“这就是了。一个瓦罐子,虽然值不了几文钱,非常卑贱,但因为它不漏,却可以用来装酒;而一个玉做的酒器,尽管它十分贵重,但由于它空而无底,因此连水都不能装,更不用说人们会将可口的饮料倒進里面去了。人也是一样,作为一个地位至尊、举止至重的国君,如果经常泄露臣下商讨有关国家的机密的话,那么他就好象一件没有底的玉器。即使是再有才干的人,如果他的机密总是被泄露出去了,那他的计划就无法实施,因此就不能施展他的才干和谋略了。”

一番话说得韩昭侯恍然大悟,他连连点头说道:“你的话真对,你的话真对。”从此以后,凡是要采取重要措施,大臣们在一起密谋策划的计划、方案,韩昭侯都小心对待,慎之又慎,连晚上睡觉都是独自一人,因为他担心自己在熟睡中说梦话时把计划和策略泄露给别人听见,以至于误了国家大事。

现在顺便来说说大法弟子的修口。

“修口”这个问题在每期的明慧周刊上都有这类文章,可是我们有的同修就是不重视,看了这类文章也只当说的是别人,自己还是不该说的照样说,在好奇心、显示心的支配下,根本不注重修口。有的同修和他一谈心里就过不去,说的一些都是证实自己如何的好,你好,你在其它方面做的都很好,我们都知道,你不说我们也都知道。可我今天说的是修口,我想同修你要往心里去一去,作为一个正法的大法弟子应不应该把口修好?如果你要选个容器装东西,你是选没底的玉器呢、还是选实实在在能装得住东西的瓦罐呢?

现在我就把不修口这件事的后果和你说一说,你听一听,你把你知道做资料的同修的事在同修之间传、传,传到了他的家里去了,他家的人为他担心打电话找他;传到他朋友那里去了,他朋友到处找他;传到了他的家乡去了,整个村子都知道了,都在打听他。他整天为这事而烦恼,最后他离开了资料点,把那么多的工作压力推给了其他的同修。有的同修一看到这事,就想这事与我无关,我是和谁谁说的,不可能传的那么远,而不是向内找。造成这么大的事,我想每个参与其中的人都应该看看自己、把口修一修。

这件事的出现是我们地区整体的事,我们每个同修是不是都要想一下自己,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人,放到其中悟一悟,那么我们做资料的同修本身修口是不是做的也不好,也应该找一找自己,写的人是不是也应找一找自己,出了问题我们都找自己,我们都要想自己哪里做的不好,下次做好,今天把这件事说出来不是要找谁的责任,而是为了更好的做好我们地区的师父教我们做的三件事,走好神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