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家属致两会代表的公开信(图)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三月二日】

“天上的星星在流泪,坚持‘真、善、忍’的人们遭受着迫害。只因一句真心话啊,被下了大狱受尽了酷刑。乡亲们啊,到底什么是对与错,对与错。风啊凄凄的吹,坚持‘真、善 、忍’的人们在付出着生命。法轮大法是正法啊,难道做好人也有罪?……”这是一首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

各位代表,当你们合家团聚、欢天喜地过大年时,当你们坐着豪华轿车带上妻儿走亲访友时,当你作为“人民代表”即将踏上去北京的列车时,你们是否想到:
六年多来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群体的迫害,使中国大陆千千万万个家庭陷入极度悲惨的境地,每一个遭受迫害的家庭都是一幕幕催人泪下,令人心酸的悲剧。略举几例如下:

一、石家庄大法弟子杨晓杰被河北省第四监狱虐杀(图)


杨晓杰生前照片

2005年12月28日,经过全家人向河北省第四监狱(也叫石家庄北郊监狱)及河北省监狱管理局迫切要求、反复交涉,终于在杨晓杰只剩一口气、生命处于游离状态的时刻,四监狱实在瞒不住了,才将奄奄一息的杨晓杰推给家人。医生第一句话就说:人成这样了怎么才来呀?太晚了!

杨晓杰去世后所照

高精度图片
保外就医后,回家时腰部的照片(注:相机日期没校对)

高精度图片
保外回来腿部照片
高精度图片
杨晓杰去世后的胸部照片

石家庄市大法弟子杨晓杰于2006年1月26日上午11点15分去世。石家庄北郊监狱恶党干警是谋杀杨晓杰的直接凶手,逃脱不了天理和法 律的严惩。杨晓杰因为坚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被开除公职、多次被恶党人员非法抄家、被非法关押、被非法拘留、被非法判刑11 年,直到被石家庄北郊监狱虐杀;他的妻子刘润玲也被非法判刑11年,一直在河北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杨晓杰1米75的身高,体重原来有140多斤,到出监狱时顶多也就剩70多斤,身体真的是皮包骨头,连臀部都没有肉,说话没有力气,气管里有痰,胸部有积水,呼吸不顺畅,大多数时间都是昏睡,别人帮助翻身或偶尔坐起时,脊椎都会疼痛难忍。

杨晓杰,男,40岁,家住石家庄市平安南大街95号院5-5-303(现已拆迁),原在中国青年报北方办事处工作。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真、 善、忍”的指导下,身心得到巨大的变化,曾在单位受到过重奖。在生活中,杨晓杰也是个勤劳朴实坚强的人,他心灵手巧、孝敬父母、乐于助人,在街坊邻里中口碑很好。

自从中共流氓集团血腥迫害法轮功民众开始,杨晓杰一家失去了往日的宁静,遭受了无边的苦难,妻离子散,家破人亡。2000年10月遭到恶党不法人员通缉。2001年9月28日晚在石家庄开达小区,杨晓杰与妻子刘润玲同时被抓,当时遭到毒打。刘润玲被劫持至彭后街派出所,最后被关进第一看守所迫害。杨晓杰在彭后街派出所被逼坐了七天七夜的铁椅子,劫持至第一看守所,又绑架到元氏县看守所、石家庄东风路拘留所、石家庄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

2002年2月10日,杨晓杰夫妇俩被石家庄市桥西区恶党检察院批捕,2002年9月9日遭桥西区恶党法院非法审判。杨晓杰和妻子刘润玲只因信仰法轮功说真话,同时都被非法判刑11年。

2003年7月15日至2005年12月28日,杨晓杰一直被非法关押到河北省石家庄北郊监狱(原河北省第四监狱)十一监区;妻子刘润玲至今一直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女子监狱一监区。石家庄北郊监狱以杨晓杰不“转化”为由,对他常年严管,经常关禁闭、体罚、虐待、打骂、长期剥夺睡眠。不停的给他施加压力,逼迫他转化,使他精神长期处于紧张抑郁状态;警察曾经30天不让他睡觉;曾经被关禁闭3次;在有冤无处申,有理无处讲的情况下,杨晓杰曾经绝食2次,约一个月;警察还经常纵容犯人打他、折磨他。

2003年9月至12月间,监狱教育处长汪国斌指使纵容罪犯范江山拳打脚踢杨晓杰,造成他肚子疼和两颗后牙掉落。后来警察又给他戴上手铐脚镣。而犯人范江山因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受到了恶人的“奖励”,得到减刑提前出狱。

2004年6月2日晚,杨晓杰因拒绝看强制洗脑的丑剧,被关了禁闭,他绝食绝水抗议迫害。6日上午,监狱教育处长汪国斌利用灌食残害他,把管子从鼻腔插进食道后,又说管子细换粗管再插,又插进食道内。在汪国斌指挥下,医生猛的将高浓度盐水注入,瞬间就充满了他的胸腔、鼻腔和嘴中。杨晓杰被突然灌呛的爆发力和痛苦下,猛然坐起,拔出灌食管,才没被憋晕过去。遭到野蛮灌食后连续三天,杨晓杰咳嗽、吐血、发高烧。

在杨晓杰脊椎剧烈疼痛一年多,瘫痪在床3个多月,身体极度消瘦、虚弱的情况下,中共的监狱竟以不转化为由,一年多不让家人探视,刻意隐瞒杨晓杰身体实际情况,百般阻挠保外就医。

二、本溪市大法弟子杨志忠被迫害致死

杨志忠,男,50岁左右,辽宁省本溪市桓仁县运输公司职工。在修炼之前患有黄胆性肝炎,病情很重,上楼都很艰难。97年得法后,身体很快得到了康复。因坚修大法,2000年左右被绑架劳教,在本溪劳教院遭受迫害。在2003年在家被绑架,遭到酷刑折磨,并被秘判10年送大北监狱,后又转到辽阳华子监狱继续迫害。直到生命危险时,才被送回桓仁秋实医院,由警察一直监控,于2006年1月19日含冤离世。

三、李会民在唐山监狱遭五年迫害后含冤离世

李会民,男,53岁,河北省冀州市小寨乡辛庄村大法学员,曾被四次非法拘留,2000年6月12日,因曾与衡水同修切磋找相关领导讲清真相,而被绑架,被非法重判5年,在唐山监狱遭受了5年的牢狱折磨,被强制高压洗脑、奴工劳动,05年出狱时憔悴不堪,一路上呕吐不止。回家后经常出现突然走路趔趄、头晕等表现,终于2006年2月2日晚突然晕倒,三日后离世。

四、王秀霞被辽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王秀霞,女,40岁左右,辽宁省沈阳大法弟子,在2002年1月末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遭非法抄家,被非法判刑4年,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受到残酷迫害,于2006年1月24日去世。据了解,王秀霞家属于2006年1月份给她办理保外就医,在胸科医院治疗回家后数日死亡,死前被迫害的骨瘦如柴,身体到处是伤,胸部全是针眼,腹部肿胀,不能行走、坐立,门牙全掉。

五、遭重庆九龙坡区白市驿洗脑班迫害 刘国兴离世

刘国兴,男,50多岁,重庆市九龙坡区石板镇天池村十二社村民。因小儿麻痹症落下双腿残疾,长大后身体一直不好,长期头疼。修炼大法后减轻了许多痛苦。2001年1月在家被石板镇派出所恶警绑架到九龙坡区白市驿荷花池“洗脑班”迫害,一月后又被送到九龙坡区看守所继续迫害,致生命垂危才放回。2005年10月1日再次被当地恶警绑架到白市驿“洗脑班”迫害,其间遭到石板镇派出所长何平亲自毒打。从“洗脑班”出来后身体极度虚弱,精神恍惚、经常晕倒,在2006年1月30日下午,由于头晕掉到4米多的坎下,2月5日含冤去世。

六、刘丽华被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刘丽华,女,61岁辽宁省大连庄河市大法弟子。1999年9月4日在交流会上和30几名大法弟子一起被绑架,被非法拘留48天。2000年6月在家中又遭绑架,被非法劳教3年,在马三家劳教院遭迫害,2001年3月被放回家。2001年7月去北京说明真相,7月27日发真相传单时被庄河兴达派出所恶警绑架判刑7年,在辽宁省女子监狱遭受残酷迫害近5年。2006年1月16-17日监狱通知家属拿钱“保外就医”,1月27日含冤离世。

七、杨立东

男,35岁,家住吉林省松原市团结街,于99年4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曾两次被劫持到九台市饮马河劳教所迫害。2002年2月被劫持到九台劳教所仅半个月,就被折磨致半身不遂,同年5月遭到四大队(基建队)恶警郭一平、张新扒下衣服,用粗铁丝拧成的鞭子抽打。杨立东被迫害得皮包骨,背上长了一个大包,走路只能挪着走。2004年2月22日奄奄一息,被接回家后一直躺在床上,于2006年1月17日含冤去世。

八、杜世良

男,50多岁,黑龙江省海林市大法弟子。2002年1月27日,夫妻俩被海林市公安局政保科绑架,杜世良被非法判刑6年,他妻子被非法判刑3年。2002年9月杜世良被劫持到牡丹江监狱。2006年1月13日,杜世良妻子曾到监狱探望,身体状况正常。2006年1月20日突接噩耗,杜世良已于2006年1月20日被迫害致死。

以上几例仅仅是2006年以来被迫害致死的一小部份,而目前在中国大陆所有关押大法弟子的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或洗脑班里,迫害还在继续,罪恶还在延伸,大法弟子还在承受着无边的苦难。再举几例,如:

安国市大法弟子李锋在石家庄第四监狱被迫害致病危

河北省安国市大法弟子李锋因电视插播真相被非法判刑,关押在石家庄第四监狱,地狱般的非人折磨使他身体严重受损,出现冠心病、高血压症状,情况危急,家属要求保外,邪恶之徒却不给办理手续。

四川五马坪监狱残害大法弟子 数人命危

四川沐川县五马坪监狱自2004年10月举办强制洗脑“转化班”至今,在肉体及精神上残害了很多法轮功学员。该监狱现非法关押着40名法轮功学员,目前有20余位法轮功学员还在“转化班”遭受邪恶迫害。

在洗脑班,恶警采用电棍、体罚、不让睡觉、谎言灌输等方式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和肉体折磨,许多大法弟子非常坚定。其中有三位大法弟子因被迫害严重,经医院检查,心、脑、肾已严重损害。监狱怕承担责任,曾拟申报“保外就医”,但因各自派出所从中阻挠,致使这些大法弟子至今被非法关押在监狱卫生所。他们是:

朱学智,67岁,曾被成都市青羊区草堂派出所迫害,已入院很久,病危,当地派出所拒不接人。

欧全斌,住地属南充市中城派出所管辖,欧全斌曾遭该派出所迫害。

李华彬,73岁,住地属简阳市东溪派出所管辖,李华彬曾遭该派出所迫害。

刘学明,住地属新津县普兴镇派出所管辖,刘学明曾遭该派出所迫害,于2002年被非法判刑七年,被非法关押于自贡。去年十月份,家属见其时身体还很好。今年一月份家属寄的钱被退回。据消息人士称,刘学明现被非法关押于乐山市沐川县五马坪监狱的监狱卫生所遭受迫害。

明慧网2006年2月21日消息,最近,被非法判刑关押在山东省女子监狱的大法弟子王淑佩健康出现危险状况:以前患过绝症、绝经两年的她,突然流血不止,且人时常处于昏迷中。家属要求放人--保外就医,却遭狱方拒绝。

从2006年1月26日至今,被大庆监狱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绝食反迫害已近一个月,监狱警察用灌食残害法轮功学员,并严密封锁消息,这些学员生死未卜。
据悉正在绝食的有:卜繁伟、金生、王宇东、张志、关兆启、张子栋、姜德荣、邹国宴、王俊峰、邓青山、李超、李占斌、赵玉安、张兴业等。

长春市法轮功修炼者杨光的境遇更是让人触目惊心!

杨光,吉林省长春市人,因修炼法轮功,2000年1月被非法抓捕,直到2002年3月间,受到了长春市公安局一处梁处长及其手下的十几个人十几次的酷刑摧残逼供,电棍电、老虎凳、约束衣、上大挂、塑料袋蒙头窒息、强行灌酒等等,有时审讯三十至四十小时。左耳被打聋,当时右腿被打折,致使股骨头坏死。后被非法判刑15年。杨光当时是被抬进吉林监狱的,关押在吉林监狱老残监狱区。杨光现腿残疾,脚趾溃烂后变形,手臂失去功能,胸积水,肾衰竭,下身瘫痪,随时有生命危险。

杨光被关在吉林监狱的“裸体区”后,下身常年被禁止穿裤子,赤身裸体。由于下身瘫痪,为了大小便方便,犯人给他“特制”了一个简易的小车。小车四周是铁管焊成的,周围是木板,臀部坐的地方是一个圆洞,下面是四个小轮。每当杨光大小便时,犯人就推着这个特制的小车,把他送到厕所里自己方便,就没人管了。因车的四周都是木板,杨光的手又不好使,根本够不着臀部,所以每次大便后,也不能擦,终年生活在充满异味、肮脏无比的屎尿中。他和监狱的精神病犯人、被打残的刑事犯人、生活失去自理能力的犯人,在冬冷夏热、终年不见阳光的裸体区内度日如年。生活条件极其恶劣,睡觉的地方不足60厘米,伙食极差,菜里根本没有油。洗澡时,把他扔在水房,用水管子猛冲全身,用带钉子的拖布擦身,还美其名曰‘美容洗澡’,一年四季都是如此。在这种情况下吉林监狱还逼迫杨光‘转化’,杨光仍不放弃信仰,被关‘小号’迫害,致使生命垂危。才于2004年12月转移到长春铁北监狱特殊监区,不给任何治疗,每月还要家属交一千多元的床费。

杨光家只有一位八十六岁的老母,至今不知道自己的儿子被迫害成了这个样子,见到人就凄惨的问:‘小光是个好人啊,他到底在哪里?我要见儿子!’杨光的妻子被迫与之离婚,家中没有任何经济来源,杨光承受着精神和身体上的双重痛苦。现杨光的亲属要求释放杨光,被吉林监狱和省司法厅、监狱管理局以种种借口推开。

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惨绝人寰,罪大如天,人神公愤,以上列举只是恶党所犯罪行的小小一部份,是冰山一角。六年多来全无人性的残酷迫害,使数千万计的大法弟子个人和家庭遭受了不同程度的迫害,传讯和恐吓,剥夺就业资格、工作机会、收入,被抢劫财产,有多少个温馨幸福的家庭被迫害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又有多少个孤儿四处飘零?哪一个大法弟子没有一本血泪史?在监狱里,大法弟子则是阶下囚的阶下囚,不转化的大法弟子更是受尽折磨,推搡打骂、关禁闭,是家常便饭,而更为虚伪、恶毒的是利用杀人犯、吸毒、盗窃等“惯犯”组成“包夹组”残害大法弟子,要求在肉体上和精神上进行摧残、折磨,连人最基本的生理需求也可以禁绝,比如不让大小便等。转化一个,记功(含减刑、物质经济奖励)一次,但不能象其它监区那样张贴、公布。有例为证:

如一个“包夹”人员的忏悔中说道:“我是一名吸毒、贩毒、盗窃的“惯犯”,判刑押在贵州都匀监狱。曾在新疆、云南、四川坐牢,多次的牢狱生活,使我感受到了政府管教的虚伪、谎言和欺骗,越改造越变坏,出狱后越为害社会,只要能减刑、日子好过,就会干出有道德、良知的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反正有政府撑腰。狱规定只要有三年以上坐过牢的经验就可以进入包夹法轮功学员“转化组”,政委蒋凤鸣、教育科长王华川等和610在会上对我们说要想减刑,不参加劳动,你们就想尽、用尽一切办法在身体上、精神上折磨、摧垮他们,打死算自杀、病死,尤其对那些不妥协、不认罪的学员,你们不要害怕,有党和政府的支持,尽管执行。

几年来,监狱和地方610不法官员互相勾结、沆瀣一气说什么:“不转化不许家属接见”在它们嘴里是简简单单一句话,而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一等就是几年没能和家人见上一面,父亲不知道儿子长了多高,儿子忘记了父亲什么模样。无法想象自己的亲人几年来遭受的魔难,精神的摧残、肉体的迫害,至今他们还在承受着巨大的苦难。特别是杨晓杰,夫妻双双被非法关押,杨晓杰还被魔窟一样的监狱夺去了宝贵的生命,剩下70岁老父老母没人赡养,丢下十几岁的女儿无人照管而流落社会。然而,这样的悲惨遭遇何止杨晓杰一家?据不完全统计,1999年7.20以来的六年中,通过民间途径能够传出消息的已有2828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在物欲横流的今天,人们为了钱什么坏事都干的出来:杀人放火、明抢暗劫、贪污受贿、吸毒嫖娼、警匪一家,一旦落网也可以减刑,可以不去坐牢,可以逍遥法外。而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弟子,他们不贪污不受贿,也不杀生;他们只是遵照大法师父的教诲,按“真、善、忍”原则做个好人;他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他们无私的心底天地可鉴,他们博大的胸怀能容纳百川。就是这样一群无私、无怨、无悔的好人,可是,他们却遭到了如此不公的对待。他们被判刑、被劳教、被剥夺一切做人的基本权利,甚至要失去宝贵的生命。他们何罪之有?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和谐社会”吗?这样的社会能和谐吗?

谁没有父母兄弟,谁没有妻子儿女?作为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的亲属,我们决不容杨晓杰被虐杀事件重演!停止迫害法轮功众心所望!惩恶扬善力挽中华民族之危亡!法轮大法是正法,他要求人们遵照“真、善、忍”的原则做人,遇到问题先找自己,看自己哪儿做的不好,对他人有没伤害。法轮大法的传出能使人类道德回升,使社会真正得到稳定、和谐。各位代表,大陆大法弟子是中国公民,是炎黄子孙,是堂堂正正的好人,为停止迫害、平反法轮功提出议案是每个有良知代表的职责,义不容辞。这也是神给你们摆放各自位置的机会,如何摆放关系到你的未来,说白了就是关系到你的生死存亡。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有诗曰:“大法看人心 世人要清醒 神人鬼畜灭 位置自己定”(《洪吟(二)》)当然,作为大法弟子,在大法中修炼的人,我们没有任何奢望,不求任何人为我们做什么,我们只是说提议案是两会代表份内之事,责无旁贷。

佛法慈悲和威严同在。2004年12月,《九评共产党》一书的问世,象一把神剑点住了中共恶党的哑穴、死穴;全国上下至今有800百多万人退党,使中共恶党惶惶不可终日;世界各国声援退党、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法轮大法的迅速传播遍及全球近80个国家。从另一方面讲,自从中共邪党发起这场灭绝人性的对法轮功群体的迫害以来,中国大陆天灾人祸不断,六月飘雪,冬天响雷,萨斯肆虐、禽流感横行,这都是神对人的警示。善恶有报亘古不变,中共邪党恶贯满盈,天灭中共在即,邪党在劫难逃。提议案,顺应天意,弃邪党,能保平安。衷心希望你们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中国大陆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家属
2006年2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