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集中营部份酷刑展示一览表(二)(图)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三月二日】(接上文)

酷刑(七)铐刑
之一:背铐


图23

图24

图25

此种酷刑即是将法轮功学员的双手反铐在背后,让学员面壁而站,有时还被迫戴安全帽,恶警用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的手臂。几分钟后,整个胳膊都不会动,像脱臼一样痛苦,手铐勒進肉里,手臂全都肿了起来,胳膊失去知觉。

之二:铐暖气管子(俗名:苏秦背剑)


图26

此种酷刑即是将法轮功学员的双手吊铐在暖气管子上,暖气管在高1.8米处有两个铁夹子,人被铐上后双脚离地悬空,手铐勒進肉里,疼痛无比,有的双臂致残。2002年12月朝阳的法轮功学员王玉兰(49岁)曾被恶警王晓峰、薜凤吊在大队长办公室的暖气管子上,右手被烫烂,肉翻卷出来,左胳膊残废,至今一直耷拉,抬不起来,失去了劳动能力。2005年3月,法轮功学员孙继平由于抵制野蛮灌食,被恶警拖至值班室铐在暖气管上。

之三:“大”字型铐


图27

图28

图29

此种酷刑即是将法轮功学员两臂抻至极限铐在单人床的两侧床栏上,双脚尖点地,身体呈“大”字形,由恶警暴打或电击,被上此刑者一铐就是几天几夜。

之四:捆绑吊铐


图30

图31


图32

图33

此种酷刑即是将法轮功学员双臂向上合拢抻至极限,反吊在单人床上铺侧面横栏上,双脚离地,长时间施此酷刑会使受刑者手臂残废。2002年12月,大连法轮功学员杨延亭(36岁)曾被恶警董淑霞施以此刑长达15小时,致使双臂残废。过程如图30—33。

之五:蹲铐


图34


图35

图36

此种酷刑即是将法轮功学员铐在铁床边横棱上,腰和臀部硬塞至床下。遭受此刑者非常痛苦,严重者腰部受伤,不能直立。被铐者短则几小时,长则几天、十几天连续受此刑。这是马三家教养院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时威逼、折磨法轮功学员的常用酷刑。2002年10月,辽宁省铁岭市法轮功学员宋秀婷(30岁左右)被恶警董淑霞施过此酷刑。

酷刑(八)两头扣一头


图37

图38

此种酷刑即是将法轮功学员的双腿并拢伸直,捆绑或铐上,由两名恶警从侧面向后折翘双臂至最大极限位置,压头靠膝,胸部贴上双膝,上面还要坐上几个犹大,法轮功学员的头像小鸡脖子一样被扭曲,窒息得喘不过气来,这样直至法轮功学员妥协才肯罢休。

酷刑(九)劈腿头撞地


图39

图40

此种酷刑即是将法轮功学员的双腿横劈至最大极限,将双手反铐在背后,恶警向下摁法轮功学员的背部和头部直到脸贴地面为止。受刑者腿被劈伤,痛苦万分。2000年10月中旬法轮功学员邹桂荣(现已被迫害致死)被用过此刑,在她的生前自述中写道:“邱萍,黄海燕(皆为马三家恶警)与犹大(王春英、陈肖玉、王玉杰、杨林、秦之清)五人将我摁倒,手向身后绑起来,头压向双腿间,身体像弹簧一样弯曲,喘不过气来,我就大叫,它们用抹布堵我的嘴,我挣扎开爬向厕所门,又被它们拉回来,我的全身及身下的地面湿漉漉的,鞋也被踢打到一边去了,我挣扎了数次,被摁倒了数次……”

酷刑(十)坐小板凳


图41

此种酷刑即是不分昼夜的逼迫法轮功学员坐在小板凳上,不许睡觉,旁边有犹大监视,大声地念污蔑、诽谤大法的书,长时间受此刑者臀部肌肉坏死,呈黑紫色。

酷刑(十一)坐凉水盆


图42

此种酷刑即是在寒冷的冬天将法轮功学员的臀部摁進冷水盆里由犹大把法轮功学员的双臂拧到背后往上扳,另一名犹大狠命地往下按法轮功学员的头,再一名犹大坐在腿上,使劲往下压。

酷刑(十二)暴打

此酷刑是马三家教养院迫害女法轮功学员最暴力的一种酷刑,恶警们随时随地的任意发泄魔性,想打就动手,想骂就张口,毫无顾忌。在那个人间魔窟到处都充满了血腥的暴力。以下分四组场景描述四次暴打过程。

场景一:

2004年4月17日,恶警把法轮功学员拖到大队长办公室,用鞋底左右开弓打嘴巴子,用脚踹胸口,用拳头打脸,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打得双耳穿孔,脸部变形,满口牙被打得松动。如下图43—46


图43

图44

图45

图46

场景二:

2003年12月“攻坚战”即强制转化,义县法轮功学员崔国华(59岁)被锦州犹大李俊英、赵秀丽带7、8个人毒打,它们专打法轮功学员的头、脸,李俊英还邪恶地说:“狠劲打,她脑袋后有只瞎眼狐狸。”崔当时即被打成脑震荡,事后吃啥吐啥,走路时感觉脑中有东西一晃一晃的。如图47—49


图47


图48

图49

场景三:

恶警指使犹大暴打法轮功学员郑秀香,疯狂地拽头往墙上撞,强制其双盘,撕扯衣服、头发,受刑后郑精神失常。如图50—52


图50

图51

图52

场景四:

恶警毒打一法轮功学员,脸部被打成紫黑色,当发现该法轮功学员已被打昏,卑鄙的恶警仍不肯罢手,把带有月经的卫生巾放到法轮功学员鼻孔上,试法轮功学员是否真的昏过去了。如图53--55


图53

图54

图55 被打后的脸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