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自己的修炼路来


【明慧网2006年3月20日】我是一个农村普通的妇女,98初得法的。几次与同修聚会切磋,同修都劝说,叫我把在修炼中是怎样证实法的,写出来上网,与同修共同精進。可我觉得时间太紧张了,文化又太浅,“怕”写不好,“怕”提笔忘字,更“怕”有生字,一个初小的文化,写起文章来“怕”写不好,总之,一堆的“怕”全出来了。同时也发现,那不也是执著心吗?也是人的一面呀!既然是执著心,就应该去掉它。

自得法以来,一直信师、信法,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走过来八年的修炼路程。记得99年四.二五去北京上访回来后,派出所警察一次又一次的找我,往乡里用车子拉我,没完没了的,不管白天还是深更半夜、上班,说拉(绑架)走就拉(绑架)走,真够邪恶的,好象我犯了国家的法似的,闹的我们一家子都不和。尤其是我那老头子,只要一去派出所,或从派出所回来,就是连打带闹,简直闹翻了天呀!为这事,白蜡杆的棒子打我都打折了;为这事,同修没少帮我,劝说我老头子,别这样对待我,说:“那边派出所逼她,您这边也打,真打算挤兑叫婶子出事呀。”就这样我老头子也没有改变他对我的态度,一直不支持我。不管家人这边怎么管,怎么反对,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坚修到底,到处和人面对面讲真相,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那书里边老师是怎么叫人做好人。

警察拉(绑架)我到派出所一次次去看法轮功“自焚”电视,可我怎么也不相信,准是共产党胡说八道,总是搞骗人那一套。一到派出所就逼着交出所有大法书籍,问上北京是谁通知的?去了几个人?叫什么名字?都谁去了?书都是谁给买的?从哪买的?这功是跟谁学的?…什么都问。我告诉他们:上北京我去了,别人都谁去了我不知道,炼法轮功的哪都有,想学随时都能学,书都是我自己给请的,想买书,哪都有,你想要吗,我给你请几本去,马路边都有骑三轮车卖的。我告诉你,那功法可好啦!我就是通过学法炼功一身的病全好了。我们学法炼功就是为了强身健体做好人,去北京上访为的是和国家领导人讲清真相,给我们一个好的修炼环境,老师的书里边就叫我们怎样做好人,我们修的就是“真、善、忍”,你们自己看看《转法轮》就全明白了。

通过我善意的和他们讲真相,他们懂得了做好人的道理,就放我回来了。因为当时我兜里一分钱没带,他们知道后就从他们兜里拿出10元钱,让我打车回来,这钱说什么我也不要,他们不解的问,路这么远为什么不要?我说:“因为老师不让我们要别人的东西,我能走回家。”可就在这时,就象老师派人来接我似的,来了一个开摩托车的,到我这就停住了,警察问:“小伙子,哪的?”小伙子说:我是哪哪的,好顺路,把大妈带回家吧,您上车。等我上了车,小伙子又说:我知道您是好人,您有什么难处,您就说话,我一直把您送回家。送到家后,连口水都没喝,就走了。可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他到底是顺路不顺路,也不知道是哪的人,我想这就是师父的慈悲安排和呵护吧。

后来,共产邪党还是用各种手段逼着我交出大法书,我也用了许多办法就是不给。老师看到了我的心,就利用我老头的嘴和拉我上派出所的人说大法书一本也没剩了。因为我老头子反对我再学再炼,在村里边和派出所都挂号出名了,他们当时就信了,使老师这些宝书保留了下来。

随着正法進程与救度众生的紧迫,思想与层次也不断的升华着。记得我去贴真相材料,回来检查时,这家门边上贴的真相材料不见了,地上也没有呀,哪去了,我想就是他们家人给揭了,我索性走進这家的门,说了一声,家里有人吗?随后屋里走出来一个60来岁的老太太,和两个年轻人,一男一女,老太太向我介绍说:“这是我儿子和儿媳妇,叫奶奶,走,到屋里歇着。”

到屋后,我看着老太太的儿子两眼和手势说话都带着凶像,我问他:“你是干什么工作的?”他说:“我是警察。”我反问:“你都包括什么项目?”他说:“抓小偷、抓坏人,也包括抓法轮功,还轮流看管犯人。”我哦了一声,开始和他聊天说话,并且往真相里引。师父的“广传大法”和“发心度众生,助师世间行”(《洪吟》)立刻从脑海中闪过。我想起同修遭受迫害的情景。今天和我面对面坐着的警察,就是干这项工作的,我求助师父帮帮我,给我加持功能,清除他上层空间一切不正因素。

我开门见山的问:你们怎么连法轮功也抓呀?我可告诉你,那些修炼法轮功的,可都是一群好人,电视里演的修炼法轮功到天安门去“自焚”那可是假的,在欺骗世人,你可不要上当呀! 我就把小孩刘思影气管割开四天能唱歌,与记者对话,和塑料汽油瓶大火烧不坏,以及灭火器来的那么快一一讲了出来,把共产邪党的骗局都揭了出来,让他想想这是不是都不符合实际,共产邪党这种欺骗人的手段,就是要达到抓人的目地。其实法轮功学员们可都是好人,修的就是“真、善、忍”,您看哪个字邪呀?顺便也讲到了修炼人怎样积德修善做好人的许多真实例子,和江××下令三个月要消灭法轮功,以及全世界都在修炼法轮大法的真相,把恶警执行江泽民政策迫害死近三千修炼法轮功好人,善恶有报等等,向他一一讲了出来。

最后我告诉他,我就是修炼法轮功的;你看我精神正常不正常,象个坏人吗?今天我向你讲真相,就是为了救你,句句是真话,句句是实话,没有一点假话,你不要把我今天说的话当成儿戏,恶警遭报应的事都是真的,自古至今善恶有报,何况他们都是最好的好人,你可不要跟那些恶警学,要走好要做个好警察,走正自己的人生路,做一个保护好人民利益的好警察;更应该保护好那些修炼的好人。怎能连修炼的好人也抓呢?他们都在救人,不是在做坏事,全世界人都在喊“法轮大法好”,都在修炼法轮功,只有江××这个大魔头,出于妒嫉,怕夺它的权,下令用各种惨无人道的手段迫害死那么多修炼法轮功的好人,使很多不明真相的恶警遭了报应……。

我越讲话越多,最后他说:“您别讲了,我明白了,以后我先抓杀人、放火的坏人,不抓法轮功了还不行吗?”我说:“做到这些还不够,你不是说你还看管犯人吗?不明真相的警察往大牢里抓好人,你就应该找机会放这些修炼的好人,向你周围的警察讲讲真相,建立自己的威德。我们现在的一切人和物都是为法而来,每个人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也包括一思一念,我们的老师都知道。”

他向我狠狠的点了一下头,说:“我明白了,我的亲奶奶。”我见他眼光里含着泪花,知道他确实明白了,站起身走出了他的家门,他送出老远,连声说:“谢谢奶奶,谢谢奶奶。”

为了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紧跟正法進程,与同修时常在一起切磋、找差距。有一次同修和我讲,说:“你买楼房了,到城里去住了,您可不能不管我们了。”我说:有法在,有师在,你怕什么,再说,我们是同修,是一个整体呀,我会经常回来的。你们可不要有什么执著心,我们都是一样的修炼人,没有高低之分,我到城里可能也不是偶然的,老师说:“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洪吟(二)•无阻》)。

后来我到了城里,照样按着师父安排的做好三件事去做,没有怕心,敢说,敢讲,就这样又结识了同修,还带進了新学员与放下不想再修炼的老学员,现在他们都很精進,三件事做得很好。在城里自己摸索着经验,走出了一个新的修炼环境。

与同修一块切磋中,我把我想的时常也告诉他们,自己做真相材料的时候,写字一定要一笔一划,不要写连字,把字一定要写好,写正,你比如“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这些不要写的七扭八歪,因为咱们都在证实着大法,常人看了都不认得,也不给邪恶留一点空子。再说那也是我们尊法、敬师的一颗心。还有贴真相材料时候,根据自己掌握的内容,一定不要贴错地方,象“全球公审江泽民”你就是给它贴在厕所里边,垃圾桶上都无所谓,因为它就是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大魔头。还有要时时提醒自己,正念一定要足,在发真相材料之前,要发正念,要清除自己周围的一切邪恶,你所要发的真相光盘:九评,真相材料等等,让这些真相材料在救度众生中,发挥它最大的能力,帮助它清除不正的因素。

自己做的真相材料,如果写“全球公审江泽民”最好用结实的纸,比如牛皮纸,两面都写上“全球公审江泽民”,扔在哪里都行,即使汽车轧都能多轧会,对于江××这个邪恶的大魔头就可以这么做。还有我们讲三退时,有退党、退团、退队的,我们不但要给上网发出去,也要到公共场所张贴,也能起到宣传和救度众生的作用。

老师在《除恶》中讲:“生命是可贵的,生命的过程是可贵的,所以我一直在等待他们能明白过来,尽管大法弟子还在遭受着这些人的迫害。为了救他们,我还在叫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讲给他们真相。”我们不能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逢年过节更是我们讲真相、劝三退、发真相的好机会,把握分寸,因人而异,随时随地发正念,使自己的心态保持纯净,这样做起来更是得心应手,更能发挥我们神的一面。

按照师父讲的:“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为了同修能够共同精進,互相切磋交流,写出了我与同修之间一点点真实体会。我知道,我比修的好的同修差距差的还很远,但我会更加努力的在证实法中做好三件事。

在此也提醒一下那些有怕心严重的同修,你可赶上了慈悲伟大的师父亲自下世的苦度,也赶上了这万古难逢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机缘,你史前的大愿,肩负着救度众生的重任,一定要明确。从家中走出来,从人中走出来,去救度众生,走出自己的修炼路来,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跟随师尊返回自己的家园。不足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