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茵河畔揭露中共苏家屯集中营暴行(图)


【明慧网2006年3月20日】“器官被摘除,法轮功学员被虐杀――现在正发生在中国!”一位法轮功学员对面前的德国民众这样大声的说着,接下来最常见的是充满惊愕的蓝眼睛和马上停下的脚步。


德国法轮功学员在法兰克福揭露中共苏家屯集中营暴行


德国民众专心阅读真相信息

德国民众专心阅读真相信息


法轮功学员向民众讲述虐杀真相

民众签名反对中共暴政 支持法轮功人权

2006年3月18日,在德国美茵河畔的国际著名城市――法兰克福,法轮功学员在市中心的罗马广场,正在以炼功、派发传单和征集签名等方式,揭露中共在沈阳苏家屯集中营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活体摘取他们的器官出售并焚尸灭迹。法轮功学员呼吁德国社会关注并营救。

一张长桌上摆满了图片、传单、书签和签名表,一侧是中德文的横幅:“强烈谴责中共苏家屯集中营设焚尸炉售法轮功学员器官”,以及再现法轮功学员受到老虎凳、电击等酷刑的图画。来自附近各个城市的许多学员在横幅和图画后面集体炼功。明媚的春光里,温暖的春风中,学员们用祥和的功法动作,默默的展示着法轮功的真相。

没等图片全都摆放好,一位马来西亚的华裔就聚精会神的看着。一位研究汉学的德国法轮功学员用汉语向他介绍一份中文传单,他用英语说:“(要)英语的,英语的。”上个世纪50年代末,中共在国际媒体前声称,要利用东南亚的华裔推翻其所在国家的政权,全都共产化。因而当时许多东南亚国家为抵制共产集权,严厉禁止华语汉字等,使那里的华裔从此被斩断了与祖国5000年传统文化的联系。另一位会英语的学员给他英文传单之后简要的介绍了苏家屯事件。一分钟不到,这位华裔就主动签名反迫害,他用仅会写的汉字――自己的名字成为了今天第一位签名者。即便母语不同,人性中向往善良、抵制暴虐的天性却是相同的。

“器官被摘除,学员被虐杀――现在正发生在中国!”当一位学员对面前的德国年轻人这样的说时,这位德国人的蓝眼睛里立即呈现出毛骨悚然的神情,马上他停下了匆匆的脚步。只看了一眼面前的传单和签名表,抬手就签名,没有任何询问。学员问他:“您对此怎么想?”“没想什么,就是不许它存在!”学员静静的看着他写地址,补充道“发生在中国的践踏信仰自由和虐杀生命,其实是对全人类的尊严和生命的轻视。”“屠杀人类罪!”小伙子惜字如金。学员含义深长的说,“帮助别人的人,也会得到帮助,获得美好的未来!”小伙子写着、听着、静静的笑着。“祝你们成功!”放下笔时小伙子这样祝愿学员。

旁边,一位学员对一位德国中年女士说,“这个消息是3月8号首先由一位资深的记者披露出来,昨天有一位苏家屯那个医院的护士在大纪元报社作证,她的亲戚是做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主刀医生。从2001年开始,那里已经有4000多名法轮功学员这样被虐杀了,器官被割下来卖了赚钱,然后,法轮功学员的遗体被扔进用锅炉房改装的焚尸炉里。现在还剩2000多名在里面。”

然后学员指着照片说,“您看,这张照片上,是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在同一个城市――沈阳,早晨几千人集体炼功的场面。如果他们没有从法轮功中身心受益,又如何能这么做呢?”“那又有什么?在我看来,人类中许多人就是喜欢盲从。”那位女士直率的反驳。

“也许在一个和平的环境里,人们会容易盲从。但如果在一种血腥的暴力面前”,学员说着,指着另一张照片中年轻的工程师、大陆法轮功学员王斌被迫害致死后,遗体上那开胸手术留下的缝合痕迹,“人们如果还要坚持,那就得深入的思考,为自己的生命负责。那不是盲从敢做的了的”。那位女士听着思考着,最后说,“是这样的。我已经签了字了,希望能起作用。”“一定能!公开的国际压力对中共是有力的!”“你相信他们(中共)会去看每一个签名吗?”“他们不会去看每一个签名,但当每天他们都能看到全世界的谴责时,他们就会恐惧和收敛,那样,善良的人们会得到保护!”

一位瘦削精干的中年男子听完学员的讲述、逐字阅读了传单后说。“我都相信你讲的,我同意你们,但我不能签名。我在飞机上工作,我要经常出入中国。以前有一次我就被扣在机场,每次我在中国国内,都能感受到一举一动都被监控得很厉害。那儿的人所拥有的自由太少了。可我不能签。”他解释着,眼睛歉意的躲闪着学员的目光。

学员说,“那您想一想:您现在的真实想法不就是中共迫害人权的最贴身的证据吗?您还不是中国人呢,还生活在西方,都能感受到中共对您的思想和行为的严厉约束,那么那些生活在中共控制了全部媒体、军队、警察和金钱的环境下的中国人怎么办呢?他们多可怜哪!”

“现在已经有将近900万人退出中共了,将来有一天,中国人从中共的枷锁下挣脱出来,您怎样面对中国人呢?您会告诉他们,在他们被迫害得最严重的时刻,‘我为了保护自己,用这么一个小小的签名来帮助你们我都不愿意做,我当时和中共是站在一边的。’您敢对中国人这么讲吗?”学员反问他。

那位男子低头听着,足有半分钟沉默无语。忽然他抬起头,大步笔直的走向展示桌上的签名簿。那里,一位胖胖的女士刚写完自己的名字,正扭回头问背后的丈夫:“你签了吗?”

一位红红脸膛,宽宽肩膀的壮年人得知真相后,激动的胸脯上下起伏着,“我们的政府应该做更多!他们就想着做生意挣钱!”后一句已经是压抑着愤怒的那种低沉的吼声了。学员分析说,“这样一个不尊重人信仰和生命的政权,怎样能和西方有互利互益的商业交往呢?西方大量的‘中国制造’的廉价商品,是由劳教所、监狱里强制劳动生产出来的,结果造成西方各国大量民众失业,国家补贴的负担加重。每到竞选时,这也是政府要员头疼的问题”,“没错!”魁梧的德国先生很赞同。最后他们共同认为,“世界已经成为一个地球村了,中共的迫害人权已经影响了世界的经济。”

一位76岁的德国老太太、法轮功学员,一付慈眉善目的面容。老人在慢慢的向行人讲述着。9岁的小觉文跳着跑着递给路人传单,细声细气的说:“请-!”一位年轻的中国学员,专门坐火车从外地赶来,参加今天的抗议和营救活动。

“允许我签名吗?”一位少女害羞的问。“在哪儿签啊?”一个高个的少年一边着急的问,一边东张西望的找。学员把签名表捧起来,他才低头看见。“我的眼睛已经看不见了,没法写字了,但我会为你们祈祷的,为中国人祈祷!”。一位白发苍苍的瘦弱的老太太这么说。一位50多岁的女士签完名留在展桌前很长时间,大眼睛里充溢着痛苦和同情,“太没有人性了,简直回到了希特勒时代!太可怕了!”她嘴里喃喃的念叨着。签名表上地址栏里不仅有德国各个城市的,还有西班牙、意大利、波兰、俄罗斯、泰国、马来西亚等世界各地的。

滚滚流逝的美茵河水,不仅见证过半个世纪以前纳粹集权的罪行,也见证了今日德国民众秉持正义,反对中共暴政支持法轮功人权的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