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聋哑夫妻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中升华


【明慧网2006年3月22日】我和丈夫都是名符其实的聋哑人,我还行,能弄点笔墨;丈夫就差多了,听不了,说不了,自己写出的都是反话(让人理解反了)。

在我们得法前三年,师父就来过我家。那是1994年,我因疑难病治不了,愁坏了,恰好丈夫就读过的聋哑学校有个老师认识师父,把师父请到我家。当时我没在家,师父通过遥视看见了我和丈夫,说出了长像、装束,人在干什么,看见我丈夫身上闪着金光。隔几天那个老师来到我家,告诉我师父的层次非常高,法力也非常高,不是一般的气功师。我很相信,不知不觉中我的病症消失了。后来我明白了,是师父在另外空间把我身上的东西拿掉了。

1997年因肾炎病复发,在难中喜得大法。拿起《转法轮》,看见师父的照片,好象在哪见过似的,一遍书看下来,脱胎换骨一般。

在修大法之前,我和丈夫感情很不好,闹到差点离婚。我嫌他傻,没有男人具有的能力,结婚十五年来我们一直没有孩子。修大法后,我开始重德,师父在《转法轮》里讲:“欲和色都是属于人的执著心,这些东西都应该去。”我悟到我俩在大法洪传之时,能走到一起,是为法而来,对丈夫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他感动的不得了,很感谢师父,感谢大法。我自己在修炼的同时,常向他讲真相,讲同化法的好处,他也拿书看,抄书。

1999年7月20日以后,我要走出来证实法,他要求跟着大法弟子做。我认为他不学法,没有正念走出来,把握不好会给大法造成损失。他一再恳求表示要和大法弟子同生共死。我想他一个聋哑人业力太重,要做也好,至少还能积点德,也就同意了。2002年正月初八,我俩在做真相时双双被绑架,关押在长春市第三看守所。在看守所里他受到的迫害比我还重。恶警提审我俩时,把我叫出去,把他留下来单独提审。结果他什么也没说。提审后有人问:怎么处置他俩?关两个哑巴干啥,给放了。恶警感到不可思议,连哑巴都出来护法,还俩口子呢。

随后,恶党人员利用家人阻止丈夫继续跟大法走,家里人明着、背地里所谓的“劝”,为这事和家里人发生了冲突,婆母的眼睛一夜之间间接性失明。恶党人员就利用家人把所有的怨恨发泄到丈夫身上。他们全家给我施加压力,不许带他出去。我知道是旧势力想把我丈夫拉下地狱,家里人不明真相,受毒害太深,坐在那里把最难以启齿的事告诉了家人,目地是让他们知道大法给这个家、给他们的儿子带来了什么好处。丈夫为什么这么坚定,谁在给他造福,指出他们的心胸狭窄及可怕的自私,并反问他们这一切都是邪党惹的祸,你们为什么不敢去针对邪党,反而针对有恩于自家的大法?说得他们都走了。几天以后,他们回来向大法弟子道歉,表示不再干扰了。

从此以后,丈夫一直跟着大法弟子走在证实大法的行列里,用他自己在人中的特长──工艺美术,做大法的横幅,写美术字,刻美术字,解决当时材料紧缺的问题。看着他那认真的劲头,我深感惋惜,如果他学法,真正成为一个正法弟子该多好啊!看了最近师父《2005年旧金山讲法》中说:“大法弟子,我给你们讲一个道理,一个常人在这种对大法弟子迫害的今天能够做了大法弟子做的事,这个人一定成神,即使他是常人都没修炼。”我恍然大悟,原来他坚定的跟大法弟子走到今天,也是修呢!他曾告诉我有两次看见师父法身金光闪闪的在他身边。

我真正体悟了师父在正法中对所有生命一视同仁的慈悲救度。聋哑人在人类社会中,是最低层、最不起眼的,在常人看来一个“傻哑巴”。只因坚信大法,坚信师父,顺应大法而行,在宇宙正法中选择了善,师父给予的都是伟大的境界。同时我也深感惭愧,因为在后期我有些不怎么精進了。师父的《越最后越精進》这篇经文发表后,我一看,真是在说我呢。在此我向师父保证,下决心精進,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写到这里,我发自内心的希望那些不精進、中途停步、甚至邪悟的学员,跟上来吧。也希望我们的同修帮助一下,把他们拉上来,让我们整体升华,整体提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