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心动魄——山西法轮功受迫害纪实


【明慧网2006年3月25日】不久前亲友转邮给我海外报刊登载的关于中国山西省霍州发电厂公安部门对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刑讯逼供的消息。我看了以后觉得这只是冰山的一角。多年来,我和我的同事在采访期间,了解到更为惊心动魄的事实,在这个以富煤著称却又历来矿难频频,偏僻落后的省份里,许多平民百姓只因为练法轮功强身励志,便受到当局的残酷迫害,不少学员妻离子散,受伤致残,甚至失去了生命。这里随手举几个例子。

今年农历新年在山西运城劳教所,本来在传统新年到来的时候关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可以和自己的亲人见面。劳教所却偷偷利用这个机会折磨犯人和他们的家属。他们让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家属来劳教所,让犯人去接见,但是又不让家属与教养学员真正见面,只让你见到对方的一个背影,然后说你因为表现不好,取消接见。如果你要会见家属,就要写新的坦白交代材料,批判法轮功。在这里有一个张姓学员曾经被非法关押达七次,在劳教的两年中没有见过自己的家属。另外一名劳教的法轮功学员潘镜的妻子要求见丈夫一面,最后被带到接见室,被一个科长脱光了衣服,污摸了半个小时,妻子为了见丈夫而忍住了,但是最后还是没有见到她的丈夫,回家大哭一场,要不是邻居劝住,潘镜的妻子早就自杀了。

2005年11月30日在大同某看守所,法轮功成员鲁明夫妻因为经常被毒打,决定绝食抗议,看守所干警带了7、8名刑事犯给这对夫妻灌食灌水,将塑料管插进去拔出来,几次错插到气管中,鲜血从鲁明夫妻口中鼻中迸出,这对夫妻几次昏死。一个星期之后,鲁明夫妻被秘密送进了另外一个监狱。

2004年8月,在中共山西省委政法委书记杜某直接指挥下,陕西省会太原市公安局装置了进口的超大功率网络监控系统,对全市电脑网络进行及时监控,重点是法轮功,发现有特别的内容立即定位,查址,立案,侦破。一年多来,该系统发现和破获了近100桩关于法轮功的案件,可以说立了大功。来自晋祠的一名女法轮功学员凤林就是被这个系统在网络上被发现的,后来被警察从网络上诱骗到一个地方,说是交流炼功心得,然后派人将凤林绑架到看守所,再送到山西省女子监狱,此监狱的李姓监狱长亲自对她训话,诱劝,后来叫来女警强迫凤林吃下一种药片。凤林在多次半昏迷中写下了20多份悔过书。监狱后来将悔过书张贴出来,教育别人,帮助洗脑。据她家属说,凤林在写了悔过书之后,后悔不及,开始每天用筷子磨尖了扎自己身体,扎手臂,大腿,甚至扎乳房,扎阴部,弄得鲜血淋漓。出狱之后凤林精神失常,连家人都不认识了。

精神失常的人继续被关在监狱和劳教所,而不是精神病的法轮功炼功者却被送进精神病院。在长治地区精神病院,许多学员进去之后要过3关,第一是拳脚关,被干警或者其中的犯人病人打得浑身没有一块好肉。第二是迷药关,进去的人都被强行灌入药水药片,说是为了防止精神病人的暴力行为,使得你整天迷迷糊糊,然后写下很多检讨书。第三是禁睡关,许多人被禁止睡眠,有时24小时,有时36小时,甚至48小时。长期不睡觉的病人是很容易被洗脑的。对法轮功的女学徒来说,还有第四关,强奸关。在长治精神病院里,19岁的姑娘肖亦在三个晚上被轮奸了14次,胸部和下体被强奸者用香烟头烫出了一个个疤,最后躺在床上不能动弹。一些年轻漂亮的女法轮功学员本来没有精神病,在多次的强奸、轮奸下真的成了精神病患者。

该省靠近北武当山有一个叫庞泉沟的地方,那里有一个专门为法轮功学员设立的洗脑中心,这是05年8月在太原举行的北京军区国防动员委员会会议之后,作为重点的“国防工程”,在山西省委第一书记张保顺、副书记兼省长于右军直接领导下建立的,代号058中心。在这里,我们直接或间接地了解到许多令人发指的迫害事实,很多闻所未闻的刑罚。比如将洗脑者的脸、身扎针;扒光衣服站在寒冬中,或者只留内衣再泼上凉水受冻;让刑事犯人一对一折磨法轮功学员;强迫学员每天咒骂法轮功的创始人,撕毁法轮大法的小册子;让学员互打嘴巴;将学员的双手铐于厕所马桶边,头对着马桶等等。

据山西省监狱管理局周副局长透露,山西省已证实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达289名,我不知道这个数字在全中国占第几位,但是已经够多的了,毕竟是一条条人命哪!作为记者,我们曾经想向中央有关部门写内参,向北京总社报告我们所了解到的情况,我们甚至希望这些非法行为都是下面的人干的,中央领导并不知情。但是省委主管部门不容许我们如实报导,甚至不容许我们写专供领导干部阅读的内部参考材料,谁写就是违反党纪。

说实话,大多数记者也没有这个胆量,很多人怕失去现在的职务,收入,失去现在安定的生活,怕自己和家庭受到牵连和类似的迫害。但是,我们毕竟还有良心,还有一点点正义感,羞耻感,我们要向全世界宣布,也许我们并不赞成法轮功的一些观念,做法,也许我们不会去练法轮功,但是我们绝对反对对法轮功成员的这种精神和肉体的迫害,对他们的人权的侵犯。

同时,我们也希望人们将来在公正的社会审判中,把我们这些人与那些制造罪恶的人,与邪恶的制度区分开来,所以我决定将我所了解到的真实的故事告诉公众。为了保护受害者,文章中提到的名字都是假的,但事情是真实的。限于条件,现在我还不能将我所了解到的全部写出来,我有的一些照片也暂时无法提供给外界,我也只能请朋友帮助我发出这个文章。我只希望这些基本事实让更多的人知道,让国际舆论的压力制止中国当局一小部份残酷的迫害狂继续作恶。也许有一天,我会像澳洲的陈用林先生一样面对国际媒体,公开我所知道的一切。

(原载大纪元,作者为中国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