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家屯罪恶——魔鬼中共的最好写照


【明慧网2006年3月25日】人们用“惊天内幕”来形容摘取活体器官并焚尸的苏家屯秘密集中营,既是“惊天”,必然出乎意料,难以置信。

当年美军走进纳粹集中营时,看到成堆的尸体,吓得目瞪口呆,看到了都不敢相信。但是,如果人们能了解到纳粹是如何煽动对犹太人的仇恨,如何让人们觉得犹太人的生命毫不值钱,如何从野蛮驱赶到随意射杀,那么,对于集中营中的暴行就不会觉得不可思议了。

同样,也许苏家屯活体器官摘取并不是一开始就有的阴谋,但是,却是在当权者歇斯底里发泄私愤和参与者们被驱使的发狂的一个可怕但很“自然”的结果。

第一,集中营的出现为大屠杀提供了条件

因为大量抓捕法轮功学员,劳教所和监狱人满为患,中共甚至提前释放其他犯人来腾出地方。很多法轮功学员拒绝中共的洗脑转化,坚持真善忍信仰。许多法轮功学员被抓时警察没有正当手续,相当多的学员是在住所地之外被抓,家属根本就不知道人被关在哪里,就象“失踪”了一样。从2001年开始,中共着手筹建要长期关押法轮功学员的设施,号称关到死为止。如同纳粹杀害犹太人,集中关押大量“失踪”法轮功学员为“苏家屯集中营”所发生的屠杀创造了最基本的条件。

第二,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的遭遇如同死刑犯

法轮功是江泽民集团和中共的头号敌人,原妄想“三个月铲除法轮功”,但低估了信仰的力量。江氏集团气急败坏,步步升级,直到勒令监狱、劳教所“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第三,中共本来就有一套从劳教所、监狱到医院的器官交易体系

实际上,从70年代器官移植开始,在大陆就形成了医院与所在地公安机关进行器官交易的一套程序。中国政府在去年也公开承认过中国大多数移植器官来自于“死刑犯”。

自1999年迫害法轮功以来,数十万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劳教所遭受残酷迫害。在死亡案例中,曝光出来的就有多例器官“失踪”。狱医也提醒毒打法轮功学员的打手们“不要打腰部,腰子有用。”

这种器官摘取只是过去一套程序的延续,不过是从死刑犯扩大到了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因为劳教所的警察和医院合作,倒腾器官移植,大家都有大油水可捞。

第四,毫无法律和道义底线的制约

作为中共的头号敌人,中共要求对法轮功学员不讲任何法律。所以,对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来说,没有了任何法律上的障碍。其次,中共几年铺天盖地的诽谤宣传,除了编造栽赃一大堆的“杀人、自杀、发疯”之类的谎言,罗干等人还特别制造了天安门“自焚”伪案,把人们对法轮功的仇恨推向了最高潮。法轮功学员被妖魔化成杀人犯、神经病和走火入魔,让参与迫害的“医生们”没有了从活体摘取器官的道德上的障碍。

法轮功学员的生命被认为不值钱,可以随意处置。这是一个很关键的分水岭。犹太人的厄运就是从被丑化到“生命不值钱”开始的。

第五,巨大的器官市场需求

中国有一个潜在且庞大的器官移植市场。光是尿毒症病人中国目前约有150万。如果以发达国家肾移植的比例测算,中国肾移植的需求每年为5万例。还有很多外国患者,趋之若鹜,到中国求医,中国已成为“全球器官移植中心”。

据卫生部统计数据,1993年至2005年,中国共实施了59540例肾移植、6125例肝移植和248例心脏移植,数量呈逐年增长态势。仅去年一年的肝移植手术就达到2700多例,肾移植手术近6000例;加之骨髓移植、角膜移植以及其他脏器的移植手术,全年的器官移植手术已近万例。

第六,强大的金钱利益诱惑

在国内三甲医院的评定中,有一定数量的器官移植手术成为考核指标之一。所以,器官移植目前在中国若“百舸争流”——可以施行肾移植的医院达到368家,其中200多家可以进行肝移植。有些设施简陋、只能进行一些基本医疗救治的乡卫生院也跻身其中。数量上远远超过医学技术最发达的美国。

更重要的是,器官移植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利益。中国国际器官移植网络服务中心(China International Transplantation Network Assistance Center)在其网站上提供有价目表:

肾移植$62,000 美元
肝移植 $98,000~130,000 美元
肺移植 $150,000~170,000 美元
心脏移植 $130,000~160,000 美元
角膜移植 $30,000美元

很多非本行的医生也“走穴”去做器官移植捞外快。广东卫视《社会纵横》节目就报导过一起非泌尿科的医生也都操刀换肾的医疗事故。

器官的短缺成为这个暴利行业的瓶颈。中共残暴迫害法轮功,便把被非法关押的数以千万计的法轮功学员变成了人体器官的供体,当代最惨无人道的魔鬼“生意”就这样展开了。

第七,集中营成为活体器官的目标

在以上条件下,本来就有的一套从劳教所、监狱到医院的器官交易体系,就把眼光放到了集中营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身上。为了钱,人们可以去贩卖人口,走私毒品,同样,金钱在苏家屯集中营这里成为根本性的催化剂。不同的是,走私毒品还有点犯罪感,而虐杀法轮功学员,却正好符合了中共及其江泽民集团想要铲除法轮功、急于发泄私愤的魔性心理。于是,一个由金钱暴利和暗中杀人相勾结的血腥犯罪系统就形成了。

过去,江泽民集团要用各种株连手法强迫各地警察去迫害法轮功,而苏家屯活体器官摘取牟取暴利的模式,却由巨大的经济利益自动把各个环节联系起来,共同残害法轮功,把“负担”变成了一本万利的“摇钱树”。可以想见,当江、罗“意外”的发现这一模式之后,一定更加主动的要求各方配合。

第八,道德良知的自我麻痹

要维持这个活体器官摘取流程系统,对各个环节的参与者都是巨大的良心挑战。但是,这里有一个环节与环节之间的自我麻痹效益来缓冲道德冲击。比如,对患者来讲,求生心切,他不愿去打听器官的供体,有就好,保命要紧;操刀的大夫,也假装不知器官的来源,不愿去承受那良心的拷问,有人把器官弄来,有病人躺在手术台上,做手术就行了;在第一线拿刀摘取器官的医生,他或者面对的是被折磨的快死的法轮功学员,或者想象是走火入魔者,或者认为是死刑犯,因此,杀一个是杀,杀几个也是杀;而那些人性丧尽的恶警们,是为了钱什么都能做出来的。想想那个河北涿州恶警何雪健,竟当着另一个警察的面强奸跟自己母亲年龄一样大的老人;想想沈阳的高蓉蓉,美丽的面孔被毁的惨不忍睹,最后还是把她置于了死地……这些被江泽民集团训练得丧尽天良的恶棍们还有什么干不出来?还有什么良心可言?

第九,人们不相信有迫害,苏家屯集中营就是最好的证据

自迫害开始,法轮功学员就不断揭露江氏集团惨无人道的暴行,但是,很多人不相信,对这场迫害无动于衷。正是人们的这种“不信”,才加剧和怂恿了中共的人权侵犯,演变到摘取活体器官的骇人听闻的地步。

如果人们了解了今天共产党对法轮功的迫害升级过程,了解到监狱劳教所与医院早就存在的器官交易系统,了解到中共对法轮功的抹黑程度和导致的人们对法轮功学员生命的漠视,了解到中共及其江氏集团的私愤和参与者们对金钱的追求,那么,苏家屯活体器官集中营,对人们来说,就并不是“惊天”,而是邪恶之大成的必然结果。

在这场暴行中,中共及其江泽民集团“满意”了,参与的“医生”和恶警“发财”了。

然而,人神共愤了!它们的末日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