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地区营救同修中的一些认识


【明慧网2006年3月26日】最近的20天里,唐山地区大法弟子大概有七、八起、近12人因散发真相资料被邪恶绑架,目前对同修的营救异常紧迫。从我们了解的情况看,目前唐山很多弟子正念正行、做的非常好,但也有相当一部份弟子在营救中表现出的一些状态或认识与法的要求有一定差距,因为营救同修只有我们在法理上有更清醒的认识、在法上做,才能真正做好。在此抛砖引玉,谈一下个人认识。

一、走出麻木和依赖

师父讲:“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 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师父讲的这个法,我们同化了吗?尤其开始的几位同修被迫害时,我们和周围的一些同修非常麻木,没有把被迫害的同修当作自己的事,还忙自己的事,有同修形容说:常人中好朋友之间还要尽心尽力帮助呢,我们连这个都没有做到,所以听到同修被迫害很木讷,发正念也是一种被动的状态,象是完成作业一样,而不是发自内心的为同修着想,更没有从内心认识到迫害同修就是迫害法,就是迫害自己;遇到同修被迫害,总是想:“他(她)与我不熟、不认识,我发发正念就行了。”表面上看有一定“认识”,其实内心还是对同修不负责任。

麻木状态不仅是对同修的不负责任,也是对众生的冷漠,因为大法弟子的存在是为了救度众生,一个大法弟子在世间能救多少生命啊!那么对同修的冷漠,说到底不也是一个“私”字吗?!师父在《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中讲:“为私是过去宇宙的根本属性,……将来的法是圆容的、是为公的,由于宇宙的根本属性的改变,也使宇宙的过程、生命的特点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宇宙的根本属性决定了宇宙的根本状态。”

二、摆正基点

我和许多同修从麻木的状态中走出来,积极营救,发正念,上网公布单位电话,讲真相,但是总是感觉心不到位,好象能量和威力发挥不到极致,对邪恶的震慑还没有完全显现出来,这虽然与很多同修的麻木状态有关,但向内找发现我们的营救是为了营救而营救,目地性太强,当时有同修说:“我多发正念,让他下午就出来,我还有别的事呢……。”前半句也许是正念,后半句就完全是人心了。

我们大法弟子存在的目地是救度众生、清除邪恶、证实法,这个根本的基点是不变的,不会随着发生什么什么事情而有所变化,否则,旧势力就会没完没了的给你制造“事”,让你总在其中。那么是不是就不积极营救呢?当然不是,关键是如何摆正基点,摆正心态。

因为我们的基点不变,所以一旦出现同修被绑架事件,我们揭露邪恶、向世人讲清真相,就是给邪恶曝光、清除邪恶、救度众生,这些与我们的基点并不矛盾,而且是溶合的,因为我们只是对孰轻孰重做一个调整,也就是说,邪恶在这里露头了,正好是我们大面积清除它们的大好时机(此时多发正念,时机是最佳的。);而且与此同修相关的众生也会关心此事,更便于我们讲清真相。如此摆正之后,立刻就不会再有被旧势力牵着跑,累的够呛却劳而无功,没有走在师父给安排的路上。

这种认识就不会为了营救而营救,不会象原来一样,听到同修被绑架时间长和被劳教后,就放弃了发正念,觉的事情也没能解决,自己都有些疲惫了;听到同修被放出来后,就象完成任务一样,感觉“万事大吉”了。

《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我做事最注重过程,因为在这个过程中能叫人认识真象,在过程中能救度世人,在过程中能揭示那真象。”“但是大家往往重视结果,不注意在这个过程中把你们应该讲到的真象都讲到位。应该叫人知道的人都知道了,那才是真正的证实法、讲清真象。问题出在哪里你们就去讲”,“我是从慈悲救度众生的角度来讲,主要是重视过程中该做的一定要做好,那个结果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

我们是证实法的大法弟子,是以救度众生为历史使命的伟大生命,不能容许一个同修被邪恶迫害呢?只要有一个大法弟子被囚禁,就应该发强大正念捣毁邪恶黑窝,不能让邪恶在宇宙中存在。“恶人施暴不停正念不止。”(《正念制止行恶》)

三、摆正位置

有同修说:“我们去找他们要人。”其实,向人要大法弟子,这本身潜在就是承认了人有能力左右大法弟子,其实人只是被邪恶利用的表面空间生命,他不配大法弟子去向他要人,我们是去救度他,去清除背后的邪恶,去为了他讲清真相,让他知道善恶有报的天理,从而摆正自己的位置,最大限度救度众生,结果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

四,互相圆容 互为补充

大法弟子被迫害,肯定是自身和整体出现了漏洞,但作为一个善良的生命,听到同门弟子、同修真善忍的同修被迫害,肯定不会首先责备他(她),而是首先圆容和补充,这才是一个善良的生命表现。但也有老弟子听到同修被迫害一事,首先是指责和埋怨:“都到了这个时候,还被迫害,这个人得有多大的漏洞啊!”其实,这是旧势力强加的、变相迫害同修的错误理念,是恶的表现,是对整体的破坏,如果一定承认这种“认识”,就等于是死死抱着旧势力不放,就会给邪恶输注能量,造成同修更大的魔难承受(虽然表面也在发正念);有同修表面没有指责,但很消极:“我可以帮着发,但是最主要的还是靠他自己,……”所以发正念也是似是而非、不是主动、发自内心的圆容同修。

从另外一个角度讲,同修的被迫害是整体有漏洞在这个同修身上的反映(只是这个同修在某些方面稍微重一些),每一个弟子都有自己的问题才造成的,那么,你的指责和不善是不是也是邪恶迫害同修的漏洞之一呢?为什么不看看自己?

五、归正自己 加强正念之场

我在写同修被绑架的消息稿时,每当写到“绑架”一词,总是心里有一种不认同的感觉,好象“绑架”一词写的过重和不符合事实,通过学法、交流、向内找,观念中有许多认同邪恶迫害的东西,好象有“发真相资料是偷偷摸摸的”的念头,甚至思想业中掺杂一念(非常不明显):“在做错事”,不仅如此,我发现自己头脑中类似的观念还很多:“发资料会被认为是违法,肯定比较严重”“被抓就是犯到他们手里了。”“发资料被拘留后,会被劳教。”等等“潜在”的念头(不仔细体会会错过去)。

这使我想到刚刚被绑架的一位同修,在被绑架的前一天与我交流说:“我今天讲真相,怎么有一种理亏的心理,好象自己不是很正。”(当时没有做深入探讨)。

精神和物质是一性的,本来这些观念不是你,可是你承认了就是你,在这个问题上就成为了旧势力的帮手,加持了邪恶的迫害理由和成度,说的严重点:表面在营救,实质在加重迫害。所以提醒同修对于每一个不正的“念”都不能放过,揪出旧势力强加的物质,分清自我,才能达到真正清除邪恶的效果。

个人认识,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