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大法弟子张祥骏屡遭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6年3月26日】天津大法弟子张祥骏因坚持信仰被非法判12年有期徒刑,被非法关押于天津第一监狱。

张祥骏是天津市郊县蓟县上苍镇人,自99年7.20迫害发生以来,进京上访,他和同修张玉东到天安门石桥打出巨幅标语,他和同修被天安门派出所警察非法绑架,后送到驻京蓟县办事处公安局惨遭毒打,连夜拉往蓟县分局。

到分局以后连夜审讯,问他们为什么到北京打横幅,大法弟子张祥骏和张玉东说:法轮功是佛法修炼,是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我们没有罪,大法没有罪,师父没有罪,还大法清白,还我们师父清白。邪恶露出了狰狞的鬼脸,把他们铐住双手吊起来,拳打脚踢,用电棒电击脸、胸及全身,整打了一天一夜,两人全身是伤,还在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向警察讲真相

他们分别关押在蓟县拘留所,蓟县公安局副局长李贺民,看守所所长王雪松对他们说只要你们说不炼,就放回家,张祥骏说:我们就炼,我们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我们就炼。两个恶警说好,是你们嘴硬还是电棒硬,告诉你们打死你们算自杀,打死白打。说完了,两个恶警拿起电棒对准他们猛电,电的两个人身上全是大血泡,出现了烧人肉的味,拿桶凉水浇在身上,逼他们写悔过书,两个人始终没写,两恶警说,把他们押回号房,严加看管,被戴上手铐脚镣子,在拘留所受到残酷的迫害,一个月后送到天津青泊洼劳教所,张祥骏被留在青泊洼劳教所,张玉东被送至北辰区双口劳教所。

下面是张祥骏个人被迫害的经过。张祥骏被送洗脑班,很多大法弟子遭到残酷迫害,张祥骏也不例外,恶警开始劝说,不要痴迷法轮功了,转化吧。张祥骏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功是什么,炼大法的人都是好人,是信仰真、善、忍世上最好的人群,修大法让人身体健康,道德回升,能给社会带来安定。恶警开口便骂:共产党说你是××,你就是××,不是也是,告诉你上边有命令不转化,就火化,打死白打,我们还得到奖金。劳教所恶警们在上面的命令和金钱的诱惑下,开始残酷的迫害,丧尽天良,把张祥骏绑在老虎凳上,用七个电棒同时电击张祥骏,往他脸上、嘴里、小便处猛电。恶警高喊着,炼不炼?得到的回答是一个字:炼。同时恶警用皮鞭猛抽张祥骏,张祥骏被打的死去活来,一天要晕过去几次,恶警用凉水浇醒。张祥骏开始绝食,恶警们给他往鼻子里插管子,连续很多天不让睡觉,每次灌食都是非常痛苦,鲜血顺嘴往外流,绝食达两个月,本来胖大的张祥骏被折磨的只有几十斤,骨瘦如柴。恶警们不让家属看望,不转化就不让看。恶警还把张祥骏在银行的钱冻结,封锁经济,让家人劝张祥骏“转化”,家里人说:他没有罪,他是好人。恶人没有达到目的,可是钱至今还被冻结着,父母孩子现在靠借钱过日子。

张祥骏被折磨的奄奄一息,邪恶的警察把他抬到大院外,让家属接回家,可是邪恶的蓟县610在他们家安了6个监控,白天黑夜看守张祥骏,不让他与外界联系,更不让外人看他,经过几个月的疗养和学法炼功,他身体得到恢复,在一天深夜,趁着监控们睡着了就跑出去了,张祥骏被迫害的流离失所,在外要饭度日,但是他没有忘记自己是大法弟子。在外面继续做正法事,到处讲真相。

因为惦念家中的父母和孩子(因为他妻子也是炼法轮功的,也被关押在天津女子监狱,始终没有转化,这里就不多说了),拿手机往家里打电话被恶警定位,又被恶警抓捕,押回到蓟县公安局,这一次被迫害的更严重,恶警们将张祥骏五花大绑长达八天八夜,带上死刑犯的脚镣,不让他吃饭、睡觉,用刑的还是那两个恶警,副局长李贺民、看守所所长王雪松亲自毒打张祥骏,电棒六、七根同时电,还浇凉水,拳打脚踢,把张祥骏的右肋骨打断两根(至今没有痊愈),血压被电棒电的高达280,被迫害的神志不清,关在蓟县看守所。

检察院、法院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非法判了张祥骏12年有期徒刑,被送至天津第一监狱,至今张祥骏不穿囚服、不干活。他说:我们没有罪,我们是大法弟子,同时向恶警们和那些监控们讲真相,证实大法。最后张祥骏要求国外大法弟子把蓟县公安局副局长和看守所所长王雪松起诉到法庭,让他们得到应有的制裁。